第1283章 人心可畏-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283章 人心可畏

    “裴诗语,你就不能少说几句吗?你没看到老爷都变成这样子了,你这个女人怎么如此狠心啊。”

    安抚了一句封云后,江蔓柔立刻把战火对准了裴诗语。

    可是裴诗语难道就会是忍让她吗?当然不会。

    “封夫人,这句话还是留给你们自己吧,今天我就告诉你们,只要我裴诗语还活着一天,封擎苍的东西任何人都不可能碰。”

    “如果你们不信的话完全可以试试,看看我到底能不能做到,对了,忘了告诉你们,如今你们住的地方,恐怕也得搬走了。”

    裴诗语的嘴角噙着一丝冷笑,仔细看的话还有讥讽。

    听到这句话,封云顿时更加气了,手指着裴诗语说道:“你说什么?你到底什么意思?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的狠心。”

    “房子可是我们封家的,跟你没有一分钱关系,你还想收回房子,门都没有。”

    越说越气,旁边的江蔓柔这才紧张了起来,不住的安慰着:“老爷你别激动,深呼吸,冷静点,不要想那些好吗?不然你的身体怎么办。”

    可以是因为真的担心封云会出事吧,江蔓柔居然流下了眼泪。

    不过裴诗语这个人一向不相信眼泪,欺负自己可以,欺负自己的人,永远不行,哪怕是封擎苍的父亲。

    这就是裴诗语的骄傲跟固执,她会保护好自己爱的人,不让他受伤害还有诋毁。

    “董事长,封夫人,如今已经过去了探视时间,俩位还是请回吧。”

    裴诗语如今根本不想多看他们,立刻就下了逐客令。

    她很清楚封擎苍现在一定还在听着他们的话,也不知道他的心情是如何的郁闷。

    自己一个局外人听到都会生气,更何况封擎苍本人。

    “蔓柔,我们走。”

    封云也不知道忽然怎么了,就想明白了,站起来要往外面走去。

    而江蔓柔却有些犹豫了,好几次看向封擎苍,可是却没有说什么。

    她的所有动作眼神全部被裴诗语看在了心里,心里忍不住有些想笑了。

    这些人就是这样惦记着封擎苍,恨不得在他摔倒的时候,直接就把他踩成了肉泥把。

    “封夫人,不知道你还想做什么,还是想等着苍哥哥醒过来,好好的感谢你。”

    裴诗语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隙,威胁的看着江蔓柔。

    此时裴诗语对于她的厌恶,简直就是到达了新起点新高度,也不知道为什么小宇会有这样的妈妈。

    不过也挺正常的,封萧潇不就是江蔓柔带出来的吗?看看封潇潇,裴诗语还是很清楚的知道,江蔓柔会是什么样的人。

    可是以前裴诗语只是觉得他们会有心机或者什么,可是如今却是明白了,他们根本就是想置人于死地啊。

    哪里还会顾忌别的什么,就是恨不得直接把你给怎么样了。

    对于这样的人,裴诗语眼里还怎么可以容忍的下去,不说难听的话已经很不错了。

    “裴小姐你想太多了,我就是担心擎苍,想看看他,也不知道这个苦命的孩子,到底什么时候可以醒了。”

    江蔓柔捂着眼,可是裴诗语还是很清楚的看到她眼底的庆幸。

    或许心里正巴不得封擎苍永远不要醒来呢,不然怎么会如此幸灾乐祸呢。

    可是就算封擎苍不醒来,她也得不到什么,就凭着封擎宇跟封潇潇俩个人吗?

    裴诗语并不是看轻谁,而是封擎宇根本没有任何野心,他也不想管理什么公司。

    封潇潇虽然有那个心,可是能力在那,她怎么可能会掌控的了封氏。

    “既然这样,封夫人要不要留下来照顾擎苍,我刚回有事!”

    裴诗语笑了笑,看起来真挚而又让人忍不住的信任。

    “不,我还要陪着老爷回去,你也知道的,老爷如今身体这么差,我放心不下他。”

    江蔓柔果断的拒绝了裴诗语的话,目光立刻就从封擎苍的身上移开,回到了封云身上。

    而旁边的封云也跟着点头,不满的看着裴诗语:“蔓柔还得照顾我,这里不是还有你吗?”

    “既然这样不待见我们,我们也不是多想留下来。”

    封云不知道怎么忽然想明白了,拉着江蔓柔要离开。

    她就算再心有不甘,也不能忤逆封云啊,毕竟封云现在也是她的丈夫,更加是孩子的父亲。

    如果忤逆了封云,估计再次得到信任,就会很困难,江蔓柔当然不会做这种赔本的买卖。

    看着俩个人相携着离开了,裴诗语心里忍不住一阵阵的难过。

    她替封擎苍不值得,他从来都是会顾虑那个家,可是这些人呢,一个个都是想着,要如何把他置之死地。

    恐怕随你自己是封擎苍的话,一定会受不了而崩溃的。

    “苍哥哥。”

    裴诗语喊了一声,心里很清楚封擎苍并没有睡着,他一定听到了那些人的声音。

    回头就撞进了封擎苍温柔的眼神里,他似乎并没有被那些人影响,而看起来格外的温暖。

    “傻瓜。”

    “你才是,都这样了你居然还能笑的出来,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裴诗语走过去娇嗔的说道,眼里都是疼惜。

    可是封擎苍却看起来就像没事人一般,认真的的看着裴诗语,似乎怎么都看不够。

    “没事,真的。”似乎怕裴诗语不相信,封擎苍再次加了一句。

    然而就是这一句,却让裴诗语的眼泪轰然倒塌,怎么都止不住的流下来。

    “别哭别哭,甜甜。”封擎苍看到裴诗语的眼泪后,顿时就着急了起来。

    然而裴诗语却根本不在意,她一直不停的哭着,扑进去封擎苍的怀里,好像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

    看着裴诗语这样哭,封擎苍顿时很无奈,不过还是抱着她,希望她可以有个温暖的依靠。

    “苍哥哥,为什么他们要那样对你,明明你都是为了他们好,你也是他的儿子啊。”

    “如今你就是生病了而已,他们居然就想着要把公司据为己有,还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