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2章 你是来找茬的吧-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282章 你是来找茬的吧

    本来封擎苍还想说什么的,可是听着外面的敲门声,他就忍不住头疼,只能点头让裴诗语出去看看。

    开门后,裴诗语瞬间就愣住了,门外站着的居然是封云跟江蔓柔俩个人。

    “董事长,封夫人!”

    裴诗语惊讶的说道,心里却忍不住疑惑了起来,因为自己完全不知道俩个人是过来干嘛的。

    “擎苍他是在里面吗?”

    江蔓柔也明显没有想到会是裴诗语,脸上顿时一阵阵尴尬,可是封云不说话,只能自己开口。

    她脸上的尴尬让裴诗语忍不住想笑,不过想了想,还是忍住了。

    “对,你们进来吧。”既然他们是过来看封擎苍的,裴诗语也没理由一直阻止他们。

    而封云一直沉着脸不说话,听到裴诗语的话后,立刻就迈步往里面走了进去。

    看着他们的背影,裴诗语心里顿时闪过一阵阵错愕,因为她忽然想起来以前,封擎苍小时候出事。

    当初他们就是巴不得封擎苍出事了,如今过来,恐怕也是想来看看封擎苍到底还活着没有吧。

    “董事长,其实苍他……”

    “他一直没有醒吗?”

    裴诗语的话还没说完就直接被封云打断了。

    她眼里露出错愕,最后看着床上双眼紧闭的人,她还是点点头,略带心痛的说道:“是啊,他一直没醒来,医生说,可能……”

    可能什么,裴诗语并没有继续说下去,在封云跟江蔓柔期待的眼神下,裴诗语停下了。

    封云有些尴尬的咳了咳,最后问道:“一直是你在照顾他?”

    “对。”

    “很好,我现在交给你另外一个任务!”封云的眉头皱了下,似乎还有一些的犹豫,不过最后也不知道为什么,居然下决定了。

    裴诗语奇怪的看着他:“董事长想让我做什么?”

    这怪不得裴诗语好奇,因为封云本来就对自己心生不喜,如今封擎苍还在病床上,也不知道封云会如何对待自己。

    “这个任务有些重要,现在擎苍这个样子,公司不可能一天没有主人,而你也是擎苍的妻子,所以这个重任就交给你了。”

    “我相信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

    封云不知道到底在想什么,说出来这些话的时候,脸上居然还带着得以。

    他的做法让裴诗语瞬间就炸毛了,不悦的道:“董事长,您交给的任务恐怕我没有办法完成,如今他还躺在这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醒了。”

    “如果我也走了,那么他一个人要怎么了?你也知道,在医院不比别的地方,既然公司需要一个人,董事长你不是就是现成的吗?”

    裴诗语心里很清楚,封云估计就是呗江蔓柔说通了,然后觉得封擎苍不行了,一定要把手里的东西拿回来。

    他们估计也是料定了自己一定不可能会怎么样。

    “这个,我还是需要考虑下,不过让你去似乎也有点不合适,毕竟你跟擎苍还没结婚,有点名不正言不顺啊。”

    封云似乎也忧心了起来,手捂着眉头,好像很难过的样子。

    一边的江蔓柔眼底都是忍不住的笑意,如果不是封云还在,恐怕这会就要笑出来了。

    “董事长说的很对,所以公司的事还是董事长亲自去。”

    裴诗语直接拒绝了封云的要求,而且她也没兴趣管封擎苍公司的事。

    最重要的事就是,封云根本不清楚封擎苍已经醒了,他每天大概就是想着,如何把自己的儿子弄下台。

    也不知道这样的人脑子里到底在想着什么,明明封擎苍才是他的儿子,而且能力出众,他就要喜欢另外的。

    “可是,擎苍以前交代过,如果他出事了,公司的事就需要你做决定,他把大部分股份全部转给你了。”

    封云忍不住气呼呼的说道,而裴诗语也瞬间明白了,原来是因为这个,怪不得会让自己去。

    可是封擎苍什么时候居然把股份给自己转了过来,裴诗语根本不清楚,所以自然很诧异。

    “董事长你这是什么意思?如今你的儿子正生死不明的躺在床上,你居然还想着公司股份,你还是个人嘛?”

    裴诗语现在很生气,非常生气,她完全没有想到,居然会是这样。

    如果提前知道了,一定不会开门,就让他们俩个人在外面好好的等着吧。

    “我当然知道他是我儿子,可是现在公司的事情还不能没有人管。”

    封云也是理直气壮,仔细想还真是会觉得他一定为了公司。

    可是裴诗语却清楚,哪里是什么为了公司,分明就是听了江蔓柔的话,然后过来逼宫的吧。

    趁着封擎苍没有醒了,让自己交出来一切,到时候恐怕封擎苍醒了,也一定会回天乏术。

    “董事长,如果你是为了这个还请你离开,这里不欢迎你。”

    裴诗语下了逐客令,脸上的笑容也随着声音的落下而冻结。

    这不是自己想我看到的,封擎苍真的是太让人心疼了,裴诗语心里充满了无奈,可是没有用。

    “裴诗语,你居然敢赶我走,你到底知不知道我谁?你有什么资格赶我走!”

    封云彻底生气了,尤其是听到裴诗语居然让自己离开以后,他就愤怒了起来。

    然而裴诗语却冷笑道,看着他们俩个人:“我当然知道你们是谁,不就是俩个披着羊皮的狼吗?还有什么好奇怪的。”

    “不管苍哥哥到底会不会醒了,我告诉你们,公司你们不可能会动摇,再者说,不管谁告诉你们苍他住院,下场恐怕已经很清楚的。”

    裴诗语的目光变的清冷了起来,这还是她第一次这样对待封云跟江蔓柔俩个人。

    以前总是会想着为了别的事情而一直忍让着,可是如今他们真是太过分了,居然想趁着封擎苍没醒来,就把公司抢走。

    “裴诗语!”封云气呼呼的喊了声,然后忍不住后退了一步,江蔓柔立刻跟过去扶住封云,心疼道:“老爷你别激动啊,你这样我可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