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1章 固执的人-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281章 固执的人

    一句话让叶沛灵脸上的笑容都忍不住1僵硬在了脸上,不仅仅是叶沛灵,就是封擎苍也忍不住僵硬了。

    她看着裴诗语,好半天都没回过神,不明白自己要怎么跟裴诗语说了。

    “嗯,既然这样,就好。”

    封擎苍自然也看出来了俩个人的尴尬,顿时开口说道,同时心里也有心疼,对于施玲这样伤害裴诗语,他感觉很愤怒。

    不过如今还不是对付施玲最好的时间,只要自己出院了,有机会第一个做的事,恐怕就是直接把施玲给彻底的掀出来。

    “小语,我先回去了,顾墨刚打电话过来接我了,今天小核桃回家,你要不要看小核桃?”

    叶沛灵看着裴诗语苦闷的样子,顿时有些无奈。

    就知道裴诗语会因为施玲心情不好,如今果然应征了,可是叶沛灵却更加知道,只有这样,裴诗语以后才不会失望。

    毕竟毁灭一个人的心,真的很夸张也很快,叶沛灵就是害怕裴诗语被施玲给彻底毁了。

    所以一定要让裴诗语逐渐的,慢慢的明白过来。

    “好啊,等明天你带小核桃过来,我也好久没有看到小核桃了。”裴诗语点点头,心里也很想念小核桃。

    毕竟一个萌萌的孩子,没有一个人会去讨厌。

    如今唯一不好做的,恐怕就是施玲的事情了,虽然裴诗语自己心里也有预感,但是依旧不愿意承认。

    这不是什么值得开心的事情,也不能让自己的朋友跟着自己不开心或者怎么样。

    “嗯,封少,再见。”

    “再见。”

    叶沛灵离开了,房间里再次剩下了裴诗语跟封擎苍俩个人。

    裴诗语脸上挂着笑,但是笑意却没有达到眼底,看起来有些虚假的样子。

    “傻瓜,不想笑就不要为难自己,你以为我跟叶沛灵看不出来吗?何必这样让自己难受。”

    封擎苍指责道,并且拉着裴诗语的手,让她看着自己的眼睛。

    大概是是因为封擎苍眼里的光太过于温柔,可以治愈一些伤痛吧,慢慢的裴诗语居然真的感觉不到什么痛苦了。

    “苍,我没有,就是感觉有些难过,我不知道妈妈为什么会这样对我,明明我没有做错什么。”

    这才是裴诗语崩溃的事情,施玲的简单的一句话,就可以把裴诗语完全的打入一个可怕的地步。

    如今裴诗语感觉自己就像是在一片泥沼前进,不管怎么迈步,可是依旧没有办法走出去。

    “可能是因为心情不好吧,她说了什么吗?”

    虽然可以猜出来,但是封擎苍依旧问了出来,这是对于裴诗语最起码的尊重吧。

    犹豫了一下,裴诗语还是告诉了封擎苍,施玲说的话。

    最后俩个人只能同时看了彼此一眼,然后沉默不语,因为真的不知道说什么了。

    “苍,你说妈妈为什么不喜欢我呢?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她是不是怕顾老先生伤害我?”

    “不然我真的想不到了,明明我也是她的孩子,可是她每次都会这样残忍的对我,你说我怎么可能会开心。”

    “以后我也不知道自己要如何面对她,我就是感觉好心痛。”

    裴诗语的一只手还捂着心脏的部分,因为她很痛,真的。

    受不了裴诗语不开心,封擎苍此时脸色黑的吓人,但是却还是在温柔的哄着。

    “傻子,你心痛什么。不是还有我吗?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不会那样对你,你是我的宝贝,怎么可以任由别人随意欺负,”

    “以后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别让自己的心那么脆弱,毕竟那颗心是我的。”

    封擎苍抱着裴诗语,在她耳边青山路的说着,似乎声音带着催眠的功效一般。

    裴诗语居然慢慢的就被封擎苍给说动了,看着他的眼睛重重的点头:“好,我会守着自己的心,不让它乱动。”

    “苍,你也要好好的,我知道自己不可以这样,放心好了,我一定可以调整过来。”

    裴诗语终于忍不住露出了笑,她心里也是第一次豁然开朗。

    对啊,就算她不喜欢自己那又如何,自己还有很多,爱自己的丈夫封擎苍,还有闺蜜叶沛灵,卫小萌,还有唐夜,唐佩。

    这都是自己的私有物,他们都不会希望自己受伤害。

    而且那些人都在不停的支持自己,如果自己就因为这些一点点的事情就伤心难过,他们也会失望的。

    “我相信你,你去休息会,我现在状态很好。”

    看着裴诗语眼底的疲惫,封擎苍心疼的说道,她也是为了自己,不然怎么可能会一直强撑着。

    最后裴诗语还是拗不过封擎苍,只能躺在他的身边,安静的睡了下去。

    旁边的人睡得安稳,可是封擎苍脸上却一片冰冷,身上冷冽的气息尽数散发了出来。

    如果不是因为裴诗语还在,恐怕封擎苍如今就会直接对施玲做出什么事情。

    真是太可恨了,欺骗裴诗语不说,居然还对她如此冷漠,这样随意的伤害。

    明明裴诗语是自己心尖上的人,怎么可以被她这样轻视。

    不管什么原因,在封擎苍的心里已经给施玲宣布了死刑。

    拿出手机发了几天信息后,封擎苍这才安心的搂着旁边的人,安稳的睡了过去。

    “砰砰砰。”

    一阵巨大的敲门声吧俩个人吵醒,尤其是裴诗语,猛然从床上坐起来,盯着门口,脸上都惊恐。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可能因为忽然被惊醒的潜意识吧。

    “苍,外面是谁啊,怎么这么大声?”裴诗语有些惊讶的看着封擎苍,这会她已经稍微冷静了下来。

    旁边的封擎苍黑着一张脸,不悦的看着门口的方向,似乎正在决定自己要怎么办。

    “不清楚,别理。”

    最后封擎苍居然直接说了这句话,而裴诗语也点点头。

    门外的敲门声居然停了下来,俩个人都忍不住有些庆幸,可是没多久,敲门声再次响了起来。

    “我去看看吧,可能是有人来了,不然他一直敲门,也不是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