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0章 我相信她-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280章 我相信她

    面对裴诗语的笑脸,叶沛灵还是忍不住对她说出来什么伤害的话,或者可以伤害到裴诗语的话。

    大概这就是叶沛灵的悲剧了,明明心里已经很清楚了,可是却还是没办法。

    “灵灵,你在这样迷恋我,你家顾墨就该吃醋了,明白吗?”

    裴诗语噘着嘴说道,眼里却满满的都是笑意,似乎看着叶沛灵,自己心情就莫名的好了起来。

    “不明白。”

    “好吧好吧。你说什么都是对的,待会我就给你家顾墨打电话,看看你还敢不敢如此嚣张了,小样。”

    裴诗语幸灾乐祸的说道,最后发现没有办法威胁叶沛灵后,她最终还是忍不住叹气了。

    俩个人随便聊了会,叶沛灵明显有些心不在焉,时不时的目光还会瞥向封擎苍那边。

    这让裴诗语很郁闷,不知道叶沛灵是不有事。

    最后叶沛灵还是决定问问裴诗语:“小语,我走了后,是不是顾老夫人来过了?”

    “啊?没有啊?你怎么忽然这样问?灵灵你是不是看到她了?”

    裴诗语忍不住皱眉,声音都充满了惊诧。

    可能是因为完全没有想过什么,所以裴诗语心里充满了惊讶。

    而叶沛灵却点点头:“是啊,我回来的时候刚好在外面碰到了,我还以为她过来看你。”

    “可是这么久你也没有提起来,我就感觉很惊讶。”

    这是叶沛灵唯一可以想到的,不会让裴诗语怀疑的方法,似乎除了这个办法,自己再也找不到任何有效的方法。

    “没过来,灵灵,以后不用想这么多,你知道吗?”

    裴诗语语重心长的说道,同时也似乎理解了叶沛灵一直心不在焉,估计就是想着施玲的事情。

    “嗯,我就是问问,不是过来看你们,她来医院干嘛,而且我看到她遮掩的很严实,好像怕被别人发现了什么一样。”

    叶沛灵瞬间就露出一种原来如此的想法。

    听到叶沛灵的话,裴诗语心里还忍不住的一阵阵痛,不过也并没有说什么。

    “叶小姐,你确定是顾老夫人吗?我听说顾老夫人现在还在家里,应该不是过来这边了。”

    “会不会看错了?毕竟顾老夫人哪次出来,不是打扮的光鲜亮丽,怎么会遮掩,又不是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封擎苍也领悟了叶沛灵的意思,忍不住跟着说道。

    其实俩个人也并没有指望裴诗语如今就忽然想明白,而是希望裴诗语心里种下那个想法。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只要有了怀疑的种子,那么就不用担心裴诗语一直不接受事情了。

    “有可能是我看错了吧,反正看着挺像的。”

    叶沛灵这会也有些不确定的说道,并且主动跟裴诗语道歉:“小语,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那么说的,只是那个人很像顾老夫人,我还以为她过来看你们。”

    “没事,我给她打电话问问吧,刚好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她了。”裴诗语摇摇头,心里有些难过。

    虽然脸上有笑,但是却充满了苦涩跟无奈。

    自己的妈妈,每次过来医院却不是来看自己,明明都是自己的孩子,顾笙当初她都是拼命的做。

    可是换做了自己,她居然连一次都不想过来,唯一来过的一次,还是过来给凌悦求情的。

    裴诗语越想心里也越委屈,决定自己一定要好好问问施玲,到底为什么要如此的绝情。

    “灵灵,你们先聊着,我出去打电话。”裴诗语拿着手机有些失神的说道,然后站起来跑了出去。

    看着裴诗语彻底没有影子,叶沛灵顿时露出笑看着封擎苍:“封少,这次我们的希望又大了一点点。”

    “怎么说?”封擎苍有些奇怪的说道,虽然配合叶沛灵演戏了,但是还是没有明白。

    “我确实碰到她了,而且她过来是去见一个人,那个人我已经拍照了,并且录音,他还有一大堆关于施玲的证据。”

    “只要这证据公布了,顾老夫人这个名,恐怕就要彻底的消失了。”

    叶沛灵冷笑一声,然后吧其中一些给封擎苍看,看到证据后,封擎苍也第一次露出了笑。

    俩个人可以说已经完全达成了协议,这会都有些兴奋了起来,就需要一个合适的契机,俩个人就可以告诉裴诗语。

    而裴诗语出去后,直接在走廊里就拨通了施玲的电话。

    “你怎么忽然给我打电话了?有事吗?”

    电话接通后,就是一句冰冷无情的话,好像裴诗语就是个陌生人一般,声音里没有任何的温度。

    就算裴诗语心里有再多的牵挂,如今也要被施玲的这些话说的彻底的消散了。

    “我没事,就是想问问你,今天是不是去医院了。”裴诗语的声音也清冷了起来。

    既然别人如此对你,那么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医院?我去医院做什么?你是不是现在生病了还没好,脑子都病糊涂了,顾笙刚出院,我没事来医院做什么。”

    “而且我现在没有心情管这些,顾芮的破事一大堆,我快烦死了,等我忙完了这段,过来看你。”

    施玲的声音虽然听着严肃而让人难过,但是裴诗语却心里充满了激动。

    因为施玲对自己解释了,为什么不会来医院,为什么不会过来,都是因为顾芮啊。

    虽然裴诗语也有些难过,可是总好过施玲来了医院也不看自己好。

    “好。我知道了。”

    “知道就好,我挂了。”

    施玲听到裴诗语的话后,电话立刻就挂断了。

    看着被挂断的号码,裴诗语心里一阵阵的无奈,同时充满了痛苦,还有一些清醒。

    她昏昏沉沉的回去病房里,看到叶沛灵还有封擎苍殷切的眼神,心里就忍不住开始难过了起来。

    “小语,你怎么了?”

    叶沛灵第一个发现了裴诗语不正常,跑过去紧张的文道,虽然心里已经做了准备,可是叶沛灵依旧很吃惊。

    “我相信她,她说没时间过来医院,一定是你看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