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7章 你为什么要那样做-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277章 你为什么要那样做

    “我从来没有说过,那些话不算数,都是你自己一直再说,我有说过吗?”

    最后施玲似乎也不耐烦了起来,说话变的随意了起来。而施玲没有看到的是在她说话到时候,男人的脸色骤然变的阴狠了起来。

    “那你意思就是可以了对吗?”男人一直躺着,可是脸色却看起来让人难以忽视。

    本来施玲还是想发火的,但是接触道了男人的目光后,她忽然就停了下来,怔怔的看着病床上的男人,明明就是个行将就木的人,也不知道施玲到底在害怕什么。

    “你冷静点,碑激动啊,我们收好的事情怎么可能会变卦,你又不是不了解我。”

    门外的叶沛灵这会心里已经格外的震惊了,她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会看到这样的施玲,好想把这一切拍下来或者录下来,可是叶沛灵却知道细节真的很难做到。

    她一直在外面想着自己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就听到身边一个人的声音。

    “小姐,请问你找谁?”

    “啊,我,我做错了。”叶沛灵看着跑不掉男人立刻跑开,一直到了医院外面叶沛灵这才停了下来。

    她不停的喘着气,似乎想要把整个人都给咳出来了一般。

    叶沛灵躲在医院外面等着施玲,想看看她什么时候出来,然后自己进去看你那个男人,因为叶沛灵很清楚,那个男人一定是有着特别重要的作用。

    一直站到了脚麻,叶沛灵才看到施玲施施然的从里面出来,同时她身上的衣服也换了一套。对于施玲如此谨慎的行为,更加的坚定叶沛灵内心的想法。

    她看到施玲的身影彻底消失了,这才出来,目光看向了医院,她觉得自己一定要去里面看看,至少也应该去问问那个男人,也许自己真的会发现什么呢。

    既然已经决定了要进去,叶沛灵立刻就开始行动了起来,到了病房门口,叶沛灵停了下来,疑惑的看着里面,本来应该在床上的人,如今居然已经下地了。

    他这会看起来好像正在吃东西,口上满口的油水,也不知道吃的什么,叶沛灵觉得自己这个时候应该不能打扰他,所以叶沛灵一直在外面静静的等待着。

    吹完了东西,叶沛灵觉得应该可以进去了,可是在此看到他,居然从抽屉里拿出来一**酒,没错,就是一**酒。

    难不成他还想喝酒,叶沛灵心里忍不住一阵子的崩溃,明明那还看起来还是一个重症患者,这么短的时间居然喝酒,这还是一个病人一个做的事情吗?

    不管他到底想做什么,反正叶沛灵已经决定了,自己要等着他酒足饭饱的时候在进去,毕竟没有一个人愿意自己的秘密被别人发现。

    “你好,我们可以聊聊吗?”

    听到叶沛灵的声音后,男人的目光顿时就变得迷茫了起来,如果不是看到过这个男人跟施玲那样讲话,恐怕叶沛灵真的会相信他。

    “你是谁?我们没什么好说的。”

    “我是施玲的朋友吧,施玲你应该认识吧?”

    叶沛灵并不想跟这个人兜圈子,既然这样就只能实话实说了。

    男人听到了施玲的名字也没有任何的表示,好像真的很施玲这个人没有任何的关系,对于男人的眼神叶沛灵只能说感觉非常的佩服。

    “不认识吗?我还以为自己可以救你呢。”叶沛灵非常遗憾的看着男人,好像这个人真的错过了什么重要的机会一般。

    “什么意思?”

    “意思很清楚,就是看你要不要配合了,你只要知道,她可以给你的,我也一样可以。”叶沛灵忍不住说道。

    然而男人并没有任何的心动,甚至有些无奈的看着叶沛灵,那个眼神充满了猥琐,这让叶沛灵心里很不舒服,有些奇怪。

    “你一直盯着我做什么?”对于他的目光叶沛灵特别的反感,可是并没有怎么样。

    “你不是说她可以给的,你也可以吗??”

    好像是在嘲讽一般,叶沛灵心里一阵恶心,她没有想到施玲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我说的是别的,你再敢用你那样的眼神看我,你就死定了。”

    叶沛灵对于这个人顿时就充满了警惕,同时还在紧紧的压抑着自己内心的紧张,因为他的目光就像是毒蛇一般。

    “呵呵,可是我除了这个,你觉得我还需要别的什么?”大概俩个人真的不是在一个频道吧,叶沛灵甚至有些后悔了,觉得自己这次有点冲动了,就应该让封擎苍亲自过来的。

    不过如今说这个也没有什么用了,她只能让自己吧心里所有的想法狠狠的压下去。

    “我觉得这个时候你最应该做的,就是管好自己,否则我觉得你的生命大概真是会到现在了。”

    对于这个男人的行为,叶沛灵根本不知道自己要怎么跟他说了,反正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尽力了。

    “你觉的我会害怕吗?小姑娘,想骗人你还是有点稚嫩了,不管你跟施玲是什么关系,对于我都没有任何的用处,我跟她的事情不是你们可以说的清楚的,明白了吗姑娘。”

    男人似乎对于叶沛灵的话并没有什么反感,这会居然开始教训起来了叶沛灵。

    本来对于男人十分厌恶的叶沛灵,这会居然对于他的印象出现了改观,不过也就仅仅是改观而已。

    “看起来你也知道她都做了什么,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这样做?难道你们就不怕遭天谴吗?”

    叶沛灵激动异常的说道,目光紧紧的看着男人,想从他的眼神里看出来一些什么。

    可是男人没有,他依旧那副冷漠的样子,只是轻微的冷哼了一声:“这是我的事,与你无关。”

    这句话让叶沛灵直接气的差点就吐血了,不过她还是忍着,毕竟还要从男人口里知道别的事情。

    “好,既然你这么说,看起来我就只能对施玲下手,反正早就看她不爽了,你认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