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5章 祈愿你平安-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275章 祈愿你平安

    “嗯,不会了。”

    俩个人在病房里说了很多话,封擎苍也告诉了裴诗语自己的病情,不过并没有林深说的那么严重。

    所以裴诗语心里很清楚,一定是林深故意的,不过她还是特别感谢林深,因为正是林深,才让自己有机会回来。

    不然以后发生什么事情了,恐怕封擎苍还是会选择自己一个人承担,这是不好的。

    第二天早上,封擎苍一大早就被推进去了手术室,裴诗语坐在门口的椅子上,孤单的等候着。

    心里想着无数个理由,也想了无数个可能,不过每一个都是封擎苍可以好起来。

    她很清楚,自己的心。手术室的门只要开了,裴诗语就会忍不住的过去看一眼,可是都不是她。

    时间过去的很快,裴诗语一直等了六个小时,手术终于完了。

    她期盼的看着手术室的门口,那个人影子终于出现在眼前,裴诗语心里出现了一丝的感动。

    她快步走过去,看着他紧紧的闭着眼,裴诗语的眼泪就再也控制不住的往下落。

    这是裴诗语第一次感觉如此的心疼,恨不得直接代替他躺在这里。

    “苍哥哥,你怎么样?”

    “医生,他为我还没醒来,是不是”

    裴诗语泪眼模糊的看着眼前的医生,说的话都不敢说完了,生怕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然而医生脸上却露出笑,对着裴诗语认真的说道:“裴小姐请放心,封少的手术很顺利,再过会封少就会醒过来。”

    “啊,真的吗?谢谢医生,谢谢。”

    裴诗语喜极而泣,看着医生离开,她还是不停的掉眼泪,终于好了,终于好了。

    这是裴诗语心里唯一的一个想法,可是她自己也很清楚,封擎苍手术以后,还是会需要静心照顾。

    到了病房里,裴诗语一直坐在病床跟前看着他,希望他醒来后第一眼就可以看到自己。

    “苍哥哥,你快点醒过来吧,我好想你啊,你怎么还没好。”

    “等你好了,我们一起去玩啊,我好想跟你一起玩。”

    “以后我们还要旅行婚礼,可是我不想太多人,就让灵灵他们过来就好了。”

    “苍哥哥,以后我会一直陪着你,知道吗?”

    裴诗语拉着封擎苍的手一直在不停的说着。

    大概是因为她的话管用了,封擎苍的手指居然真的动了,然后眼睛骤然睁开。

    “傻瓜,哭什么。”

    明明就是一个正常的话,但是如今封擎苍虚弱的口里说出来,一切都听起来那么的嘶哑。

    裴诗语因为这句话,眼泪瞬间就落的更加汹涌了起来,扑在封擎苍的身上,尽情的哭了起来。

    “乖,我这不是好了吗?”封擎苍困难的说道,想伸出手摸摸她,安慰她,给她擦眼泪,可是却抬不起来。

    “不哭,我擦不到你眼泪。”

    每句话都是只戳泪点,裴诗语觉得,封擎苍大概不是进去做手术了,而是重新进去学习了一次吧。

    不然他怎么会说的这么的令人想哭,令人忍不住的掉眼泪。

    不知道哭了多久,裴诗语这才停了下来,有些尴尬的看着封擎苍,好久都不知道说什么。

    看着裴诗语尴尬的样子,封擎苍很无奈:“傻瓜,怎么了?”

    “没。”裴诗语摇头,怎么都不想承认自己就是情绪太过于激动了,所以怎么都忍不住不哭。

    “嗯,我这不是好了,你看看你哭的,眼睛都红了,再不要哭了,不然我会很心疼。”

    如今封擎苍冷静了会,终于感觉到了一丝丝的力气,没有那么的虚弱了。

    裴诗语听到他的话,脸上立刻露出笑,变脸速度之快,简直令人咋舌。

    “是啊,真棒。你告诉我,那会我说的话,你是不是都听到了。”

    “什么话?”

    “你还装傻?就是,就是”

    裴诗语就是了半天,也没有说出来什么话,这让封擎苍心里却更加的开心了起来。

    其实裴诗语说的话他全部都听到了,就是有些开心,而且有点小私心罢了。

    “我没听到啊。”面对裴诗语的尴尬,封擎苍顿时无辜说了一句。

    然而听到他这句话,裴诗语瞬间就脸红了起来,心里还忍不住想着,还好没有听到,否则真是太丢脸了。

    可是封擎苍说了这句话,没有多久又接着说了句:“等我好了,我就跟你求婚,到时候就找我们的好朋友过来见证一切。”

    “你,你不是说没有听到吗?你居然骗我!”裴诗语顿时炸毛了,气呼呼的从凳子上起来,指着封擎苍。

    这幅样子看起来别提多可爱了,封擎苍摇头,一脸茫然:“我确实没有听到你说的啊,小语,我怎么骗你了?”

    面对无辜的封擎苍,裴诗语这会居然不知道说什么了,哪里还有什么指责的话。

    “嘶”

    “啊,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痛?要不要我去找医生啊!”

    裴诗语听到封擎苍痛的叫声,顿时就紧张了起来,拔腿就准备往外面跑去。

    然而下一秒,却被封擎苍直接拉住,拽进了怀里。

    “我没事。”

    他凑着裴诗语的耳朵,声音刚好就这样轻飘飘的到了裴诗语的耳朵里,尤其他呼出来的气息,还飘散在裴诗语的脖子上,痒痒的。

    “你,那你叫什么!”

    裴诗语忍不住缩了一下,还是奇怪的看着封擎苍,生怕他是真的怎么了。

    面对如此紧张的裴诗语,封擎苍顿时就有些后悔了,觉得自己不应该跟裴诗语这样开玩笑。

    “刚有点不舒服,这会没事了,过来让我抱抱,大概是因为我想你了吧。”

    封擎苍吧裴诗语搂在怀里,而裴诗语也特别温顺的躺着,并没有说话,俩个人之间的气氛顿时安静宁和了起来。

    许久都没说话,裴诗语甚至还以为封擎苍睡着了,转头看了眼,这才发现他正盯着自己看。

    “你,你在看什么?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

    “没有,就是想看看你,一辈子都看不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