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3章 必须要回去-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273章 必须要回去

    “瑞娜小姐,你这样只会让他更加的烦躁,对于一切并没有什么用。既然封少决定不告诉你,你在怎么样也是枉然。”

    林深的立场特别坚定,怎么可能会因为裴诗语的几句话就变的怎么样呢。

    可是裴诗语却根本不听,既然知道封擎苍是有事,自己怎么可能还会安心的呆在这里。

    这不是裴诗语的风格,也不是她想要的,如果不能回去,恐怕也会让自己生不如死。

    “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听的,如果你不允许我回去,你猜我会怎么做?”

    裴诗语忍不住勾了勾手指,让林深过来,并且坏笑着看他。

    这样的裴诗语让林深有些意外,不过他还是皱眉看着裴诗语,顺着她的话:“你想怎么样?”

    “自杀啊,我想如果封擎苍知道自己吧我交给你后,我居然自杀了,你猜他会怎么样?”

    这是裴诗语唯一可以想到的,好像除了威胁再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其实裴诗语很清楚,自己也就是威胁下他,怎么可能会自杀。

    裴诗语的心里总是感觉自杀就是弱者的行为,自己怎么可能会因为这个而怎么样。

    但是林深很显然相信了,他是一个心理医生,同时他也是封擎苍的朋友。

    俗话说得好,关心则乱,他对封擎苍也是关心的,否则怎么会一直瞒着裴诗语。

    “瑞娜小姐,你怎么可以这样轻贱自己的生命。”

    林深不赞同的说道,眉头紧紧的皱着,看起来非常的难受。

    可是裴诗语却冷笑一声说道:“跟他的安危比起来,生命算什么!我随时可以去死!”

    大概也就只有林深会相信裴诗语吧,分明她的话里充满了狡黠。

    “好吧,既然你非要如此执着的知道,那我就告诉你!”

    林深无奈的叹口气,然后坐在沙发上,人整个陷进去,给人一种颓废忧郁的感觉。

    “好,你说。”

    对于林深口里的话,裴诗语还是十分的相信的,她站在林深旁边,紧张的看着他。

    似乎林深说的不是封擎苍的什么,而是关于自己的问题一般。

    “封少其实是因为想要做一个手术,可是手术成活率很低。他怕自己熬不过去,所以不想你在身边。”

    林深的声音听起来很舒缓,可是裴诗语却忍不住皱眉。

    “什么手术?他身体不是一直挺好的?如果熬不过去,他想怎么样?”

    裴诗语忍不住质问道,好像林深就是封擎苍一般。

    而沙发上的林深并没有在继续说话,从兜里拿出烟,放在口里,静静的抽了起来。

    “你说话啊林医生,他到底怎么说的?”

    裴诗语忍不住催促到,看着林深抽烟的样子,真是恨不得直接把他给怎么样。

    自己还耐心的听着呢,他居然不想说了。

    “就是头部的问题,他会头疼,之前没有恢复记忆的时候,医生就介意他手术,可是后来恢复记忆了,他直接拒绝手术。”

    “他告诉我,如果他好了就会来找你,瑞娜小姐,我相信封少会好起来的,所以我们一起等待结果吧。”

    林深的声音里充满了无奈还有心痛,裴诗语听的却好想直接把林深给打死。

    “不行,我必须要回去。林医生,我告诉你,我不会看着他出事的,如果封擎苍有事,我也不活了。”

    这是裴诗语第一次如此坚持的为俩个人的爱情而抓狂。

    她想起来封擎苍居然独自一个人去做手术,并且做好了让自己一个人的准备,她就快要疯了。

    “可是”

    林深还是有些犹豫,但是他心里恐怕也是充满了浓浓的担忧。

    “哪里有那么多可是,如果你真的愿意等,你会对我说吗?你不担心吗?你不担心,为什么下了飞机后脸色就变了。”

    “我知道你也是听了他的安排,可是我们都是活的,安排可以变的不是吗?”

    裴诗语语重心长的说道,虽然自己也很想告诉自己,一定会没事的。

    但是很多事情并不是说自己觉得没事了,就一定会没事的,所以如今裴诗语也是充满了担心。

    “我知道,可是我不想让他失望了。”林深有些颓然的说道,他的眼睛瞬间就红了起来。

    最后裴诗语忽然想起来一个问题:“手术时间是什么时候?”

    林深重重的叹了口气,可是目光却不敢再直视裴诗语,似乎自己做了什么对不起裴诗语的事情一样。

    “说话啊?手术什么时候?”

    裴诗语忍不住提高声音再次问道,如果可以,自己我不想发脾气的,但是如今看到林深,裴诗语就总是控制不住的想起来封擎苍。

    大概是因为心里对于封擎苍的担心太多了吧,裴诗语居然想着,自己要怎么办。

    “明天早上。”

    “什么,不行。今天我们就回去,我一定要回去,”

    裴诗语整个人都开始暴躁了起来,一只手还上去疯狂的拽自己的头发,看起来糟糕透了。

    她的这幅样子让林深心里顿时出现了一丝的愧疚。

    “好了。你别这样,我去安排下飞机,今晚我们就回去,然后我直接带你去那边。”

    最后林深还是妥协了,为了封擎苍,或许也是因为裴诗语吧。他不忍心裴诗语为了封擎苍,而变的如此的失控。

    她的病情虽然控制的差不多了,可是如果再次遭遇道重大的刺激,那么可能会更加的严重。

    这也是林深告诉裴诗语的原因,因为通过几次的接触下来,他好像对裴诗语也有了一定的认识。

    这个女人固执,较真,有强大而细腻的思维能力,绝对是个特别难对付的女人。

    可是同时她却很厉害,她的能力也不是一般人可以企及的。

    晚上八点,裴诗语终于回到了帝都,看着熟悉的城市,她心里顿时忍不住想落泪了。

    虽然才离开几天,可是裴诗语却感觉似乎过去了很久很久的样子。

    裴诗语真的很难想象,如果自己没有回来,没有知道,那么以后的路要怎么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