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9章 突然离开-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269章 突然离开

    “没事,凌然会处理好的!”

    封擎苍却并没有说什么,他对于裴诗语总是有种特别的宠爱。

    不管裴诗语想什么,或者怎么样,封擎苍总是可以讲裴诗语安抚好,或者说让她没有任何的后顾之忧。

    听到封擎苍的话,裴诗语心里的担忧也多少烟消云散了起来。

    “嗯,我也觉得,毕竟凌然的能力也是不错。”

    裴诗语点点头,目光却忍不住看向了门口,随后脸上出现了一丝笑容:“苍,有客人。”

    “嗯?”封擎苍的眉头轻轻皱了下,然后看向了门口的方向。

    “嗨,没有打扰你们吧?”

    林深在门口并没有进来,就那样站着安静的看着俩个人。

    本来裴诗语看着林深还是很开心的,可是发现封擎苍的脸色很难看以后,裴诗语的心情也逐渐的冷静了下来。

    “没有,林医生,今天还要做治疗吗?”

    “嗯,今天过来,我是有事想跟你们商量的。”林深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看着裴诗语跟封擎苍俩个人。

    他的话不仅仅让裴诗语郁闷,就是封擎苍都忍不住向他投过来一个诧异的眼神:“什么事!”

    “林医生,你有什么事就直说,不用客气的。”

    裴诗语还以为林深有什么事情需要俩个人帮忙,便主动开口说道,毕竟她还是记得封擎苍说过的,林深是从国外回来的。

    既然是国外的,肯定是对国内不太熟悉,这也是裴诗语这样想的理由。

    “嗯,因为我那边有一个特别紧张的事,所以我需要立刻回去。”

    林深说这句话的时候目光还不忘在封擎苍的身上停留了几秒钟,最后才彻底转向了裴诗语。

    “而且,我想我需要带着瑞娜小姐一起回去。”

    这几天说完后,病房里顿时就是一阵诡异的安静,就是一根针掉落下去,几乎都可以听到声音。

    “什么事这么急。”

    出乎意料,封擎苍竟然没有直接拒绝,而是疑惑的看着林深,似乎对于林深特别熟悉的样子。

    裴诗语也很好奇,怎么林深忽然回去,居然还想着带着自己一起。

    “林医生,我可以留下来吗?”

    她并不想回去,尤其是现在这个敏感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如果回去了,一定会出事。

    然而这并不是什么事,她也不知道林深为什么那么说。

    “封少,你看”

    林深并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他吧问题直接丢给了封擎苍。

    似乎早就有了答案,封擎苍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就直接下了结论:“小语,你跟林深一起去。”

    “苍!”

    裴诗语可以说直接提高了声音,声音里还是不敢置信,她不敢相信封擎苍居然如此放心自己。

    以前不管自己去那里,封擎苍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出事。

    可是如今居然对林深如此放心,关键现在身体还没好起来。

    “乖,听我的。”

    相对于裴诗语的激动,封擎苍就冷静太多了,他脸上的表情甚至都没有动一下,看起来冷静而沉着。

    裴诗语怎么都不会想到,自己居然是最后一天留下来,而且是跟封擎苍最后这样说话。

    “可是”

    “等你好了,我会接你回来的。”

    这一次,封擎苍居然没有给裴诗语说话的机会,这个决定就这样忽然的定下来了。

    一边的林深似乎早就料定了,看着裴诗语说:“瑞娜小姐,你放心吧,跟我过去后,我会安排好你的一切治疗。”

    “大概俩个月的时间,你就可以完全康复了。”

    这个声音对于裴诗语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噩梦了,她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

    忽然之间的事情,让几个人都不知道说什么,甚至有些无所适从了起来。

    “那么久的时间,”裴诗语皱眉,身子往封擎苍身边靠了靠:“苍,我不想去,俩个月的时间,太久了。”

    裴诗语并不是不想跟林深去,她也希望自己的病情可以快点好起来,可是她舍不得离开。

    尤其是现在,俩个人好不容易才有机会在一起,好不容易才在一起了,她怎么可以这样离开。

    “傻瓜,我知道,可是你的病情不可以这样耽误,你知道吗?如果可以,我也想让你在我身边,可是如今没有时间了。”

    “你也知道我这段时间公司出了点问题,就算你留下来,我也没时间陪你,让你一个人我也不放心。”

    封擎苍的声音里充满了无奈,其实这也不是他想的。

    如果可以,封擎苍还是想把裴诗语就这样永远的囚禁在自己的身边,让她永远没有机会离开。

    或许这是裴诗语不愿意离开的理由,但这也是封擎苍心里的牵挂。

    他们俩个人心里,都有彼此的影子,但是却不知道要怎么继续下去,尤其是经过了那么多的事情后,裴诗语对于感情的事,更加充满了担心。

    “可是,我会想你,我会舍不得你,我怕”

    裴诗语并没有说自己怕什么,可是封擎苍心里却很清楚,也明白裴诗语的担心。

    他有些心疼的吧裴诗语搂在怀里,目光还不忘给了林深一记深深的白眼,莫名中枪,林深顿时感觉到了绝望。

    “傻瓜,我也想你,你不知道我有多舍不得你,你这个傻子。”

    封擎苍的手不自觉的抚上裴诗语的肩膀,还有她的头发,充满了眷恋,还有不舍的。

    可是这种感觉却让裴诗语很奇怪,觉得好像有什么不一样,或者说哪里有问题了。

    但是裴诗语又想不明白,哪里出问题了,尤其旁边的林深还是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俩个人。

    “好了,我说你们俩个人别这样啊,又不是生离死别的,这不是过段时间就好了。”

    “等你们想对方了,还是可以回来看看的,又不是不让你们见面的。”

    林深对于俩个人这样真心很无语,但是自己也不能怎么样。

    “可是你不是说需要俩个月吗?那么久,你还说我们可以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