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8章 世事难料-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268章 世事难料

    “小萌。”对于卫小萌如此幼稚的行为,裴诗语只能摇头,她也不知道自己要如何劝说。

    “小语,你就不要跟我说了,我不会见他的。”卫小萌别扭的说着,然后转头盯着封擎苍:“封少,你去告诉他,我不见他的。”

    明明就是要求别人的事情,可是卫小萌却说的理直气壮,似乎封擎苍一定会帮助自己。

    本来封擎苍是不愿意的,然而接触到裴诗语的眼神,他还是点头答应了。

    “嗯。”

    看着封擎苍终于出去了,卫小萌这才松了口气,有些尴尬的看着裴诗语。

    只是她的眼神却有些奇怪,尤其是让裴诗语感觉全身阴森森的样子,她不禁皱眉看着卫小萌。

    “小萌,你这是做什么?”

    “没有啊,我就是忽然想起来一个事想跟你说。”

    看着她如此紧张兮兮的样子,裴诗语心里总是有种不好的感觉。

    不过却并没有表现出来,她盯着身边的卫小萌,眉头都轻轻的皱了起来:“什么事?”

    “就是乔天啊,他跟你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这几天让裴诗语瞬间傻了,因为裴诗语也不知道自己要怎么说。

    “小萌,这个,我不是说了我跟他没有任何关系,真的。”

    其实裴诗语确实告诉过他们,但是她的话却并没有人相信,这让裴诗语特别的郁闷,好像自己做什么了一般。

    “切,我才不信呢,好吧,你不想说就不要说了,你说封少能不能拦着凌然啊!”

    其实这才是卫小萌真心忧心的,她真是害怕凌然直接闯进来,然后把自己拎回去。

    虽然卫小萌口里说的厉害,可是心里却对凌然怕的紧,尤其是凌然的手段众多。

    对于她来说,回去简直就是生不如死啊。

    “这个,应该可以把,他答应了就一定会做到的。”

    裴诗语非常认真的看着卫小萌,不过心里却并没有多少把握。

    因为凌然跟封擎苍可不是一般的关系,如果凌然非要进来,恐怕封擎苍真的很难阻止。

    “嗯,我也相信封少,我哎,小语你眼睛怎么了?”卫小萌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裴诗语的眼神变的奇怪了起来。

    “是吗?你宁愿相信别人,也不相信我。”

    凌然的声音忽然阴森森的响了起来,让卫小萌整个人就从椅子上蹭了起来。

    她不满的看着凌然,脸上都是挑衅:“对啊,有什么问题吗?你觉得你还有什么资格让我相信?”

    “我告诉你,趁着我这会心情好,你立刻从我身边消失。”

    卫小萌气呼呼的叉着腰,脸上都是特别夸张的表情。

    可是她轻微发抖的声音还是泄露了她的心,因为卫小萌这会心里真是好担心啊。

    “你再说一遍。”

    凌然听到这些话,心里顿时仿佛受到了一万点伤害,他居然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了。

    而卫小萌看到凌然居然生气了,心里更加火大,于是立刻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这让凌然整个人仿佛被点炸了一般,指着卫小萌半天没有说出来一句话。

    这让卫小萌嚣张的气焰更加的高涨了起来:“说话啊,为什么不说话?不知道说什么了吧?”

    “告诉你,你就是亏心事做太多了,如今终于得到报应了。”

    其实卫小萌心里也是有些发慌的,可是没有听到凌然的声音,就是让她心里有了一些底气。

    对于凌然的沉默,卫小萌完全就当做了默认,以为这是凌然的一个认错了。

    “这就是你心里想的?”凌然的眸子忽然变的深沉了起来,尤其是听到卫小萌的话。

    他盯着卫小萌,没有说话,俩个人就这样对视着,谁都不肯先让一步。

    “不然你还让我怎么想,把你想成一个为民服务的高大形象吗?很抱歉啊,你这样的人根本不配。”

    只要想起来凌然居然敢背着自己给裴诗语打电话,并且说了凌悦的事情,卫小萌就生气啊。

    就算别的事情可以过去,这个事永远都不能。

    凌然冷哼:“你想怎么样?”

    “不想怎么样,你从我眼里消失,我不想看到你。”卫小萌也哼了一声,俩个人似乎在比一下哪个人哼的好听。

    对于他们俩个人的战争,裴诗语跟封擎苍俩个人只能说无语了。

    因为实在是太幼稚了,就这样吵下去,估计一辈子都争吵不完了吧。

    “你让我消失?卫小萌,你是不是觉得我太过于纵容你了,所以你就给我这样,你想我对你”

    “闭嘴,你还想对我怎么样?以前是我傻比一样的,以后你觉得我还会那么蠢吗?”

    卫小萌直接打断了凌然的话,其实她就是生气,为什么凌然不可以给自己解释一句,哪怕就是一句也是好的啊。

    明明就是他错了,如今还是这样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裴诗语根本不知道自己怎么办。

    “小萌,你别这样说。”裴诗语都听不下去了,忍不住开口喊了一声。

    然而如今卫小萌的怒火已经被凌然彻底的点燃了,对于裴诗语的召唤也没有任何表示。

    尤其是听到后,直接拉着凌然就往外面走去:“有本事跟我出来说。”

    这么强悍的样子,让裴诗语心里一阵阵的疑惑,这真的是自己认识的卫小萌吗?

    不是应该对凌然特别的害怕吗?为什么如今看起来就好像反了一般。

    “苍,你说他们俩个人这样出去不会有事吧?”

    裴诗语还是有些担忧,尤其是卫小萌那副样子她替凌然担心,因为女人一旦疯狂起来了,真是什么事都会做。

    然而封擎苍却摇头说:“不会。”

    “哦,我发现小萌这次生气的好像很厉害,也不知道凌然那个木头能不能理解小萌的意思,哎,真是替小萌心疼。”

    裴诗语忍不住在一边嘟囔着,心里还是有些替卫小萌心疼了起来。

    大概所有的男人都是这个样子吧,明明自己做错了事情,可是却无论如何都不愿意答应。这才是最可怕最尴尬的的事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