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6章 我不爱她-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266章 我不爱她

    这让裴诗语心里特别的不舒服,对于凌非岩的仅有的一点点好感,顿时就化为乌有了。

    “你说施玲?这跟她有什么关系?”凌非岩不解的看着裴诗语,眼里的诧异特别的浓厚。

    大概凌非岩根本不知道施玲对他的爱吗?

    “当然有,施玲是我的妈妈,你说这跟我有关系吗?”

    裴诗语语气不善的说道,还不忘用眼睛求助的看了眼封擎苍,希望他可以帮助自己。

    因为裴诗语根本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这一切似乎都重合在了一起,让她感觉很无力。

    这是裴诗语第一次感觉如此的迷茫,不知道何去何从。

    “凌先生,小语就是想问问你,对于施玲,有没有愧疚,毕竟当年你们之间也是有故事的。”

    封擎苍在脑子里斟酌了好久,这才问了出来。

    其实封擎苍心里很清楚,凌非岩跟施玲没有任何的关系,但是裴诗语不知道了。

    她一直以为施玲是自己的妈妈,而施怡跟凌非岩就是辜负自己妈妈的人,她怎么可能会有什么好脸色。

    听到封擎苍的话,凌非岩脸上忍不住有些迷茫,随后又清醒了过来,似乎终于回忆起来了这个事实。

    “对于她,我没有什么好愧疚的,我感觉需要愧疚的应该是她,毕竟怡儿对她那样好。”

    “况且,我并不爱她,也从来没有对她有过什么不该有的想法。”

    听到凌非岩几乎几句话就把自己和施玲的关系撇清了,裴诗语真是恨不得大骂了。

    从来没有爱过?应该是施玲愧疚?明明事实不是那样的。

    “凌先生,没想到你是这样敢做不敢认的人,亏我还对你改观了,我看凌悦变成这样,应该跟你也脱离不了关系。”

    裴诗语的语气顿时就变了,就连一边的卫小萌都感觉到了,同时为裴诗语捏了把汗。

    她真是太猛了,居然敢对凌非岩这样说话?

    “小语。”卫小萌忍不住开口提醒了一下,希望裴诗语可以想起来凌非岩的身份。

    然而如今裴诗语满脑子都是凌非岩说的那句,没有爱过,应该施玲愧疚,这让裴诗语都快疯了。

    “小萌我没事,我就是想说说,毕竟有些人就是打着这样的名义,也不知道到底想干什么。”

    裴诗语的话说的直白而露骨,可是她就算说这些,也有些心里没法接受。

    毕竟凌非岩愿意为了凌悦跟施怡俩个人的行为道歉,可是却不愿意为自己的行为道歉。

    或者可以说,凌非岩根本就不愿意承认那些事。

    “诗语,我确实是没有理解你说的意思,因为我自认为对于你母亲,已经仁至义尽了。”

    “何况当初”

    “够了。”裴诗语直接冷冷的开口打断了凌非岩的话。

    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之间自己有些不想听凌非岩说了,不管当初事情怎么样,自己都不想听了。

    就算凌非岩真的承认了,那又如何?施玲受的苦,还有自己从小所遭受的白眼,就都可以忽略吗?

    不可能,这一切根本就没有挽回的可能了,所以裴诗语不想提。

    “诗语,好吧,既然你不想听,那我也不提了,以前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就不要再提。”

    凌非岩这次并没有什么别的不开心,而是有些无奈。

    或许曾经的那些事,大家都不想提起来,也许这样才是对施玲的尊重吧,毕竟没有必要让裴诗语对施玲那些做法有什么不好。

    “当然你不想提了,那些事我也不想,你们之间的事情,总是需要解决的,我也没法说。”

    裴诗语只是忽然想起来了施玲,她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让裴诗语的心里的天平慢慢的偏向了凌非岩跟施怡这边。

    因为好像互相对比下,施玲才更加的像那个比较恶毒狠心的人。

    施怡看起来就是温柔善良,而凌非岩,可以做总统,说明他的人品是没有问题的。

    至少不会是像施玲所说的那样,这才是裴诗语不愿意说的原因。

    因为自己根本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所以裴诗语心里对于施玲的话第一次产生了怀疑。

    “这些事,其实已经解决了,以后还有什么的话,我觉得我们三个人是应该好好的聊聊了。”

    凌非岩似乎想起来什么,脸色都变的有些难看了起来。

    可是裴诗语脑子里却不停的回响着施玲告诉自己的那段过往,裴诗语当然不能直接提出来。

    她不知道真假,也不能直说,当然需要慢慢的去观察,既然如今自己可以跟凌非岩他们接触,裴诗语相信事情总是会有解决的一天。

    “嗯,希望你们的事情可以尽早的解决。”

    裴诗语有些累了,她忍不住皱眉,视线在凌非岩身上扫了扫,却感觉到一种熟悉的感觉。

    好像凌非岩跟自己应该有什么牵扯一般,这个认知让裴诗语心里有些诧异。

    因为自己跟凌非岩估计并没有任何关系,俩个人唯一的关系,大概就是施玲跟施怡的关系。

    其实凌非岩也可以说是自己的姨夫了,这个关系应该并不会让自己感觉熟悉。

    “你为什么这样看着我?”凌非岩发觉裴诗语用一种特别奇怪的眼神看自己,顿时就忍不住问道。

    实在是裴诗语的眼神太过于奇怪了,居然让凌非岩开始有些心虚了。

    “没有,就是感觉凌先生是个好父亲。让你见笑了,刚有些走神。”

    裴诗语回过神才发现自己刚才居然一直盯着凌非岩看,这也让人有些欲哭无泪。

    可是凌非岩却不相信裴诗语的话,摇摇头说:“没事,诗语你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告诉我,我们当年说。”

    “而且今天我过来也是为了大家可以好好的沟通,最重要的是,我今天是过来道歉的,所以你完全没有必要隐瞒什么。”

    凌非岩脸上的神色一直很平和,哪怕跟裴诗语说话,也是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完全没有那种高高在上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