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5章 只能原谅-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265章 只能原谅

    看着卫小萌如此坚定的说着要为自己报仇,裴诗语心里很感动,可是自己怎么可以让卫小萌做什么。

    “小萌,你说的什么话,我不需要报仇,而且凌然也没错,你不能一直怪他了,知道吗?”

    如今卫小萌心里都是凌然利用自己的事情,哪里还能想到其他的什么。

    裴诗语就是不想让卫小萌心里总是充斥着仇恨,怨愤,这样下去卫小萌的心性也会被改变的。

    “小语,你还给他说话,都是他的错,今天还凶我,我不想理他了。”

    卫小萌其实就是因为想起来凌然对自己冷漠的态度,所以心里很气愤。

    这会,看到裴诗语还安慰自己,没有怪凌然,卫小萌心里简直都要疯掉了。

    明明裴诗语就是这么好的人,可是最终却总是要被伤害,明明凌悦那么坏,依旧有人护着。

    而自己,就只有凌然一个人,他现在还对自己大呼小叫的利用自己,明明就是他自己错了,居然还洋洋得意。

    “哎,你啊,不要纠结这个事实了,我跟你说,我没有怪你们啊,这个事实也不是你们的错。”

    其实裴诗语心里也很无奈,当初还是会有一点点受伤的,但是又不能告诉卫小萌。

    如果给卫小萌知道了,恐怕又要进行一轮世界大战了。

    一边的封擎苍看到这种情况,只能无奈摇头,心里也是有些怪凌然的,可是卫小萌却是无辜的。

    “小语说的对,我们不用一直揪心这个事,现在已经过去了,还是过好以后最重要。”

    封擎苍走过来,温和的说到,声音没有以往的那种冰冷无情,多了一点点的人气。

    其实卫小萌根本没有想过,有一天封擎苍居然会跑来跟自己说这个,她立刻点头:“嗯。”

    “我不想,但是不会轻易原谅他了,那个混蛋。”

    卫小萌气鼓鼓的说着,这个时候,却听到有人敲门。

    “我去开门。”

    封擎苍走过去开门了,卫小萌忍不住冲着裴诗语做了一个大大的鬼脸,小声说到:“没想到封少居然也会安慰人,好开心。”

    “啧,你开心什么,安慰你也是为了我,少嘚瑟了。”裴诗语忍不住翻了白眼说到。

    可是再次转过头来的时候,裴诗语整个人都震惊了。

    居然是凌非岩,他来做什么,裴诗语有些谨慎的盯着他,不过并没有开口说话。

    “诗语,你怎么样?”

    察觉到裴诗语对自己的抗拒,凌非岩却并没有在意,微微的笑了笑,对裴诗语说道。

    虽然俩个人之前并没有过多的打交道,但是裴诗语一直对凌非岩的印象还是不错。

    而且自己总是会忍不住想要靠近,好像凌非岩身上有什么让自己依恋的东西。

    “我挺好的,凌先生你怎么来了?凌夫人跟令女都没事吧?”

    裴诗语还是忍不住询问道,毕竟如今凌悦自杀了,她也不能对别人伤口撒盐,何况凌非岩也是无辜的。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凌悦,她现在还是躺在病床上没有醒了。

    “她们都已经脱离危险了,难得诗语你现在还记挂着他们,真是让我汗颜啊!”

    凌非岩叹了口气,脸上的皱纹这会却清晰可见。

    虽然以前他就是这样,可是如今裴诗语看到了,心里总是会有种难过,也不知道为什么。

    “我就是问问,”

    “凌先生,请坐。”

    封擎苍看到凌非岩一直站着,忍不住说道,并且拉了一把椅子过来,放在凌非岩身后。

    可是凌非岩却直接摆手拒绝了:“不用,我不坐,我今天过来,是专程道歉的。”

    他看了眼封擎苍还有卫小萌,最后依旧吧目光转回道了裴诗语的身上。

    毕竟如今裴诗语才是最直接的受害者,凌悦伤害的也是裴诗语,真对的也是裴诗语。

    这次,凌然的事情,最难过的也是裴诗语了。

    “道歉?”封擎苍跟裴诗语都诧异的看着凌非岩,完全没有想到,骄傲的总统大人会过来道歉。

    卫小萌其实心里也很诧异,不过并没有说话,现在也没有她说话的地方,所以只能看着。

    “对,我要为我的女儿,以及我的妻子,还有我的侄儿,在这里慎重的向诗语道歉。”

    “凌悦做出那样的事,我也不想袒护她,可是后来我夫人却让凌然找你说和,这是对你的一种伤害,我之前并不知道,现在知道了,肯定不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诗语,你才是最大的受害者,凌悦以后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过问了。只是还希望你可以原谅我夫人。”

    凌非岩仿佛在这一刻老了很多,明明他才是天之骄子,可是如今却为了自己的女儿,妻子,跟裴诗语道歉。

    这个道歉,有多大的意义,裴诗语心里很清楚也很明白。

    “不,凌先生,你不用道歉,这一切都跟你无关,你是总统大人,每天忧心那么多,这些事根本无足挂齿。”

    裴诗语立刻说到,她不是不想接受这个道歉,只是感觉心里过意不去。

    明明凌非岩才是最无辜的一个,他公正公平,无私,可是却要被凌悦那样拖累。

    很多时候裴诗语都会想,为什么凌非岩跟施怡会教出凌悦那样的女儿,明明他们俩个人都很好吧。

    虽然当初负了施玲,可是裴诗语从这段时间的接触,完全可以看出来,凌非岩跟施怡,其实是好人。

    至于当初的事,裴诗语心有不甘,但是这却不是她不讲道理的理由。

    “这是我们的错,我今天就是过来道歉的,希望诗语你可以原谅她们,不然我也良心不安啊。”

    听到凌非岩的这句话,裴诗语骤然想起了施玲。

    他道歉自己不原谅会良心不安,那么当初对施玲呢?他又是否有过不安。

    “那施玲呢?你对她有没有不安过,当年的事情,难道你们就可以那样肆无忌惮的伤害一个无辜的女人吗?”

    裴诗语看着凌非岩说到,然后就看到凌非岩皱眉,不解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