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4章 我只是不想女儿出事-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264章 我只是不想女儿出事

    “是,伯父。”

    凌然抬头深深的看了眼施怡,这才开口回答道,然后退了出去,既然凌非岩过来了,那么凌悦那边一定是没有人了。

    他想起来卫小萌哭着离开,心里也很痛苦,但是又不能丢下施怡一个人,所以凌然还是打算完了再去看卫小萌,顺便解释。

    看到凌然离开了,凌非岩叹了口气,然后坐了下来,盯着施怡:“怡儿,你就没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

    “非岩,我只是不想我们女儿出事啊,你也知道封少的背景,还有”

    “够了,怡儿,你这样做不荒唐吗?我也是一国的总统,难道她是我的女儿就可以随便犯错吗?”

    凌非岩直接打断了施怡的话,失望的说到:“她做了什么你知道吗?她直接害死了裴诗语的孩子,间接的害死了不知道多少家庭啊,你居然还想着袒护她。”

    “既然她是我凌非岩的女儿,就更加的应该明白,到底有什么该做,什么不该,犯错了总是要承担的。”

    凌非岩从来没有这样跟施怡说过话,可是这次他也是太过于失望了。

    明明都是凌悦的错误,可是最后还是需要袒护她,包庇她,这让凌非岩心里特别的失望。

    没有谁生下来就是比别人高人一等,从前凌悦不管如何任性,自己还是可以原谅她。

    但是如今,凌悦犯的错也是越来越大了,再这样下去,恐怕凌悦就要是非不分了。

    “非岩,我都知道,可是我还是不忍心啊,你就不能理解一个做母亲的心吗?难道你要我眼睁睁的看着小悦出事吗?”

    施怡心里不是没有想过,但是所有的道理在自己的孩子面前,都是微不足道的。

    如果可以,施怡甚至愿意自己去代替凌悦。

    听到施怡的话,凌非岩只能叹气,这么多年了,他又怎么会不了解施怡呢。

    “怡儿啊,不管你怎么想,你都要忍住了,况且如今,难道你觉得凌悦就知道错了吗?”

    “她根本不知道错,她还是觉得自己都是对的,她如此偏执的性格,如今自杀也不过是因为自己受不了压力,害怕我们不要她。”

    凌非岩对于凌悦的行为其实心里很明白,所以他还是会失望跟伤心。

    他不明白为什么凌悦会有这样的想法,为什么凌悦会变的如此的偏执跟不顾一切。

    难道是因为爱吗?如果有爱,怎么会做出来如此荒唐的事情。

    “我,我知道我不对,非岩,等小悦醒来了,我们问问她,机会还是需要给的啊,我们也就只有这样一个女儿。”

    施怡始终觉得凌悦一定知道错了,所以还是想让凌悦改过自新。

    听到施怡的话,凌非岩只能叹气,不过并没有继续说什么,而是告诉施怡。等她醒了。

    看到施怡睡着后,凌非岩这才起来往外面走去,既然他们做错事了,这个做丈夫,做父亲的,总是需要去承担点什么。

    “派人过来看着夫人。”

    凌非岩直接给自己的保镖打电话让他们过来,而他却往裴诗语的病房里过去。

    “小萌,你别哭了,你来了到现在就是再哭,也不告诉我到底怎么了,你这是想急死我吗?”

    裴诗语看着在一边哭个不停的卫小萌,心里也被她哭的好烦躁。

    可是更多的却是担心,卫小萌这个人一向开朗,如今变成这样哭唧唧的,一定是出事了。

    “小语,你别激动,小萌哭够了,一定会说的,让他哭会。”

    封擎苍现在旁边忍不住说到,虽然他心里还是有些猜测的,但是并没有说出来。

    毕竟这是卫小萌跟裴诗语之间的事情,自己总是这样插手也是不太好。

    况且卫小萌哭的也太伤心了,封擎苍根本不忍心再说什么刺激或者打击她的话了。

    还好封擎苍的话说完了没多久,卫小萌终于停止了哭泣,可是还是不停的抽噎着。

    “唔,小语我跟你说,凌然就是个混蛋,不要脸,变态。”

    卫小萌不哭了,这会又开始疯狂的怒骂凌然了,可是骂出来的话却让裴诗语忍不住满头黑线。

    这是什么鬼,变态?不要脸。这个跟凌然有关系吗?

    “咳咳,那个,小萌啊,你冷静啊,到底怎么了?凌然怎么就是变态了!我觉得他挺正常啊。”

    其实裴诗语心里确实好奇怪,为什么卫小萌会这样骂凌然。

    明明好好的一个正常人,在卫小萌的口里居然变成了变态的存在,这也太有喜感了。

    “哼,他主要是混蛋,变态什么的,都是附加的。”

    “小语,都是我不好,我对不起你,没有看住凌然那个混蛋,居然让他跑过来找你,呜呜呜。”

    卫小萌想起来这个事,还是忍不住再次哭了起来。

    都是因为自己太粗心了,不然一定可以发现凌然的行为,这样裴诗语也不会受伤害。

    “小萌,你说的是这个事?凌然他没有找我。”裴诗语忍不住说到,其实心里也是明白了卫小萌为什么会这样。

    可是如今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再让卫小萌伤心也是没有什么意义的。

    “你还不告诉我,我都知道了,本来我是过去看伯母的,谁知道居然在门口听到他们俩个人说话,小语,我对不起你啊。”

    卫小萌撇嘴说到,一副给裴诗语打抱不平的样子。

    其实裴诗语也没有怪凌然或者卫小萌,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可以拒绝的事情。

    比如凌然没有办法拒绝施怡的请求,比如裴诗语没有办法不顾虑卫小萌,而拒绝凌然。

    这一切都是一个圆圈,互相钳制,大概是因为凌悦还罪不至死,老天爷都不愿收她吧。

    “傻瓜,我没有怪你,而且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别想太多了。”裴诗语忍不住安慰道,看着卫小萌红彤彤的眼睛,心里忍不住自责了起来。

    可是卫小萌哪里肯放过,直接对裴诗语说:“我会替你报仇的,小语,你相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