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礼服的误会-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28章 礼服的误会

    裴施语吞了吞了口水,身体背了过去,试图避开那灼热的视线。

    封擎苍的视线更加暗沉,指尖无意识在沙发扶手上快速敲打着,透露出他内心的烦躁。

    “你入场了吗?现在在哪里?”余问渊温和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我已经到了,和封少在休息室里。”裴施语低声道,还偷偷瞄了一眼那个男人。

    脸黑如锅底,大事不妙。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你在那里等我,我现在就过去。”

    裴施语还来不及说些什么,余问渊就已经挂了电话。

    她转过身干笑着:“那个是余大哥要过来。”

    封擎苍并未言语,用那幽黑的眼神静静的看着她,让她不由为之一颤。

    “封,封少,我脸上有什么嘛?”

    封擎苍的眼眸暗了暗,封少,余大哥,一看称谓,便知亲疏有别。

    脑子里闪过记忆碎片,把他拉回从前。

    “我叫你封哥哥好不好?”女孩扑闪着大眼,一脸渴望的望着男孩。

    “不要。”男孩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女孩眼底尽是失望:“为什么?你不喜欢被我叫哥哥吗?我只是觉得这样显得我们关系比较亲近,我一直很想有个哥哥。”

    男孩有些别扭道:“我不喜欢这个姓。”

    “那我叫你苍哥哥?封是姓,擎是你的家族排名,苍是属于你一个人的。”

    “好。”

    “太好了!苍哥哥,我好开心啊,我以后就有哥哥了!我一直都想有个哥哥呢。”

    “……”

    “封少?封少?”裴施语出声叫道,一脸好奇的望着封擎苍。

    这个男人竟然也会走神?!

    “不要叫我封少。”男人回过神来,脱口而出。

    裴施语怔了怔:“啊?那……封总?”

    “我不喜欢这个姓。”封擎苍直直的盯着她,眼底充满了渴望。

    裴施语愣住了,这话有点……大逆不道吧?

    可是为什么,这句话听着这么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

    宛若灵魂深处的声音,记载着前世遗忘的过去,若有似无的会呈现破碎朦胧的片段。

    可她怎么都抓不住,心里有种空荡荡的感觉,身体好像缺失了一部分。

    她怎么会有这种古怪的感觉?

    裴施语压住心底的异样,询问道:“那我该叫你什么?”

    “你叫我……随便。”

    “……”

    怎么感觉这个男人在闹别扭?好像在不甘心什么。

    裴施语被自己的脑洞给惊诧到了,她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你让我我以后叫你随便?”裴施语眨巴着眼,一脸天真。

    男人沉着脸什么话都没说。

    裴施语内心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封少的心思你别猜,你猜来猜去不明白啊!

    “恕小的愚笨,你给个提示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呢,虽然你很有诚意地看着我,可是你还是要跟我说你想要的。”

    她忍不住出言调侃,说完把自己给逗乐了。

    封擎苍看着她笑得花枝招展,明艳动人,和从前单纯得有点傻乎乎的模样完全不同。

    他贪婪的看着这样的她,心底轻轻叹了一口气。

    罢了,你虽然已经忘记,我并不着急,会让你慢慢想起来。

    这时,休息室的房门被打开,余问渊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他今天走的是雅痞风,身穿浅灰色棉质休闲西服搭配浅卡其色马甲,深灰色宽松西裤,胸口配着口袋巾,悠闲又绅士。

    余问渊款步走进来,第一眼就看到了裴施语。

    白皙的脸上有着精致的妆容,整个人容光焕发,那眼睛弯弯的像是月牙儿,此刻似乎正笑着……

    笑着。

    带着一丝羞涩和矜持,但眼睛里却是闪闪发光,流光溢彩。

    这样的她,他从不曾见过。

    眉头忽然一皱,余问渊接下来就看见了裴施语身上那一套礼服。

    肉粉色的贴身露背长裙,还有那高高挽起的头发,无一不让她看上去显得高贵,有一种夺目的光彩。

    可是……

    这一身衣服,却不是她送的。

    余问渊的脚步,停了一下。

    封擎苍这个时候也看见了他,递过去一个目光。

    两人目光相撞,忽然之间有那么一点刀光剑影的味道。

    消失了的笑容,重新出现在余问渊唇角,为他添上了一层光彩。

    封擎苍……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一位风云人物,也给裴施语送了礼服。

    今天的裴施语,没有穿他送的蓝色鱼尾裙,看来,穿的是封擎苍送的了?

    “余大哥。”

    裴施语的声音一下传来。

    原来他在这里站了一会儿,裴施语终于看见了他,连忙迎了上来,打了声招呼。

    余问渊立刻恢复了正常,也走上来两步,看着裴施语的目光,充满了欣赏:虽然对她没有穿自己的礼服感到十分不满,可至少今天出来的裴施语,漂亮到了一种极致。

    他是一个非常风度的人,也不介意去欣赏别人。

    “小语,你今天很漂亮哦。”

    依如平常,总是那么的温和,善解人意,不会让人难堪。

    “呃……谢谢。”

    也许是因为身上礼服的关系,也许是因为余问渊的笑容很真诚,裴施语只觉得一阵阵心虚。

    她勉强笑了一声,回了一句。

    余问渊继续温和地微笑:“这一身礼服也很漂亮,很适合你。”

    “……”

    要不要这么阴森森地啊……

    虽然觉得大神在笑,可为什么她有一种被凌迟的感觉?

    裴施语都想哭了。

    他越这样,她心里越觉得愧疚。

    余问渊是今天的绝对主角,不管怎样应该以他为先,偏偏她辜负了他的好意。

    “呵。”

    另一边,封擎苍终于没忍住,冷冷地笑了一声,注视着余问渊的眼神,立刻变得不善起来,眼底藏着风云与敌意——

    一见面就夸礼服,这件礼服……

    果然是余问渊送的。

    他身上的冷意,终于压也压不住了。

    站得离封擎苍最近的裴施语,率先感觉到这种变化,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回头一看,便瞧见了封擎苍注视着余问渊的眼神……

    呃。

    她是不是忽略了什么,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礼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