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3章 荒唐-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263章 荒唐

    可是转瞬之间,卫小萌又想起来了,凌非岩也是凌悦的爸爸,也许这个事,他也有参与呢?

    所以很快,卫小萌的脸色就变差了,连带着凌非岩都看的不爽了起来。

    不过卫小萌也就只能心里不爽,因为凌非岩给她的压力还是挺大的,但是这个举动,却让凌非岩产生了怀疑。

    “嗯,你跟凌然吵架了?”

    没有疑问,这是一个肯定的句子,凌非岩忍不住叹了口气,拍拍卫小萌的肩膀:“凌然有时候是有些冲动了,你多担待点。”

    其实不是凌非岩非要给凌然说话,而是不希望他们俩个人有什么隔阂了。

    “哼,我才不想原谅他,以后我跟他没有关系了,伯父我先走了!”

    卫小萌冷哼一声,气呼呼的说到,脸颊都因为生气而变的可爱了起来。

    可是凌非岩既然碰到了,又怎么可能让卫小萌就这样走了呢,看方向,卫小萌应该是从施怡那边出来的。

    “小萌,你们因为什么吵架?你伯母她,还好吗?”

    凌非岩试探性的问道,脸上也带着一丝的探究,心里想着他们俩个人会争吵的理由。

    然而听到施怡的名字,卫小萌脸色更差了,对着凌非岩都忍不住拉下脸,不悦的说道:“她没事。”

    “你们的人重要,我家小语也是人,真是太过分了。”

    其实并不是卫小萌故意说的,而是想起来就忍不住发脾气,所以这会居然无意识的说起来这个。

    她的话让凌非岩忍不住皱眉,问道:“小萌,怎么回事?是不是凌然对你说什么了?”

    本来凌非岩身上就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虽然他脸上带着笑,可是给人的压力却很大。

    这会卫小萌心里的委屈差不多冲散了很多,努力回忆下,这才明白过来自己到底说了什么。

    不过卫小萌就算想起来了,心里也是不怕的,毕竟就是他们对不起自己。

    “哼,他敢对我做什么。你们居然让凌然去跟小语说,让她原谅凌悦,这不过分吗?”

    “明知道小语跟我是好朋友,如果凌然去说,她肯定会有所顾虑,现在好了,居然堂而皇之的去了,这不是欺负人嘛。”

    卫小萌心里的怨气确实不这会说出来了,顿时舒服多了。

    可是很快卫小萌就笑不出来了,因为凌非岩脸色骤然变差了,难道自己猜错了?凌非岩并没有参与?

    “伯父,你”

    “你说你伯母让凌然去跟裴诗语说,原谅凌悦?”

    凌非岩脸上的表情很严肃,说话声音都带着一丝急切,眼底伸出也有些疼惜。

    看着他这样,卫小萌忽然有些不忍了,但是想想裴诗语的委屈,她还是点头:“对,我刚去看伯母,谁知道就听到他们俩个人说这个。”

    “最后小语还是决定原谅凌悦了,我真没想到,凌然居然会这样,你说他这样,让我怎么办嘛。”

    卫小萌想起来这个,心里就充满了委屈,裴诗语可是自己的好朋友。

    旁边的凌非岩一脸的惊骇,眼里也是满满的愤怒,不过还是忍着没有对卫小萌怎么样。

    “小萌,这个事我会让凌然给你一个交代的,你别太难过了,明白吗?”

    凌非岩一直在努力的隐忍着,他真是恨不得把凌然这个小子给直接揍死了。

    他说什么不好,居然跟裴诗语去说这个,这不是存心往人家伤口上撒盐么,可恨的是,这居然是施怡的注意。

    “好,我先去看小语了,伯父,我不想跟凌然说话了,你让他不要找我。”卫小萌嘟着嘴说道。

    而凌非岩本来是准备去看凌悦的,这会听到卫小萌的话,哪里还有心思去看凌悦。

    这一切都是因为凌悦引起的,如今居然又横生枝节,冒出来这些事。

    凌非岩心里不是不气,可是如今就算生气也没有任何的用处了。

    他铁青着脸往施怡的病房里赶去,这件事不仅仅是凌然的错,更加是施怡的。

    她肯定是怕裴诗语不会原谅凌悦,最后就去找了凌然,因为凌然跟卫小萌的关系,裴诗语肯定会有所顾虑。

    如今好了,凌然说了,裴诗语确实原谅了,可是卫小萌这次却是做了夹心饼干。

    “怡儿!”

    凌非岩进去后直接喊了一声,他的声音太过于突然,让施怡都忍不住有些惊讶。

    “非岩。”

    “伯父!”

    听到俩个人的声音,凌非岩心里更加的难受,看着他们说:“你们俩个人心里还有我这个人吗?”

    这句话,让凌然的心里顿时就忍不住咯噔了一下,以为自己以前的心思被凌非岩知道了。

    他顿时就紧张了起来,张口想解释,却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

    “非岩,你都知道了!”施怡没有惊慌,也没有失措,她非常冷静的看着凌非岩说道。

    其实施怡心里也是害怕的,可是如今也不能在继续隐瞒下去了,刚才卫小萌已经听到了。

    这样下去,恐怕对任何人都是不小的打击。

    “你这也太荒唐了,怡儿,你这样做到底是为什么啊?你不知道这都是凌悦的错吗?你居然还一味的偏袒她,你让裴诗语跟封擎苍俩个人怎么想?”

    凌非岩真是恨铁不成钢,本来女儿做了这样的事情,就让他够心烦了。

    如今施怡跟凌然俩个人居然也这样,凌非岩的心里从未有过这样愤怒失望的时候。

    “伯父,这是我一个人的主意,跟伯母无关。”

    凌然看到凌非岩生气了,立刻站出来说到,虽然也很怕,但是并不想让凌非岩对施怡失望。

    可是凌非岩怎么可能相信他,回头冰冷的看了眼凌然,这才说道:“你的事,我待会跟你说,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妻子是用来疼的,不是用来利用,算计,最后还置之不理的。”

    凌非岩想起来卫小萌哭的通红的眼睛,心里也是忍不住的心疼跟感慨,因为凌然的性格他太了解了。

    如果不是凌然强硬的态度,卫小萌也不会那么的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