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1章 你是最重要的-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261章 你是最重要的

    “我没事,现在医生不是说养养就好了吗?”

    裴诗语对于封擎苍无限的紧张自己,很无奈,同时心里却还是感觉暖暖的。

    因为被一个人在意的感觉,真的很好,就算裴诗语多么不愿意,可是心底依旧是很喜欢的。

    “可是只有你才是最重要的,我觉得没什么必要去看她,只要知道她没死,就好了。”

    并不是封擎苍太过于冷漠,而是他真的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必要去看凌悦的。

    她自己犯错,自己自杀,这一切可以怪谁呢?

    还不是凌悦自己做的,封擎苍本来是不想去看她,但是耐不住裴诗语的恳求。

    虽然裴诗语口里说着让凌悦去死什么的,可是真的发生了,她还是不忍心。

    所以这个世界上,善良的人总是受伤害,让人没有办法怎么样。

    “你也是最重要的,等我出院了,我们就可以再要一个宝宝。”裴诗语点点头,却忽然想起来自己的孩子。

    他还那么就被凌悦害死了,可是自己却不能那样残忍的去对待凌悦。

    如今凌悦自杀了,大概所有的恩怨也是可以暂时放下了,虽然不甘心,却心里很震撼。

    “傻瓜。等你身体好了再说,孩子的事情我们先不急。”

    忽然听到裴诗语提起来孩子,封擎苍还是有些意外的,毕竟每次裴诗语提起来,都是非常激动。

    如今这样平和的提起来,其实真的是非常难得的一个事。

    裴诗语脸上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只是看起来很累的样子,大概因为那个消息,也让她稿费了一些心力。

    “嗯,苍哥哥,我睡会。”

    她忽然感觉好累,好像所有的坚持都在知道凌悦自杀的那一刻,完全崩掉了。

    裴诗语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办,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甚至心里的巨大的仇恨,也在这一刻分崩离析。

    她好想休息,也许睡一觉起来一切都好了,自己的痛苦也好了,凌悦的事情就像一个梦。

    最近的人或许都是有病吧,唐佩刚好起来,凌悦又变成了这样,还真是让人想笑。

    施怡的病房里,她悠悠然醒过来,看到房间里只有凌然一个人,眼睛骤然瞪大,手抓住凌非岩紧张的问道:“非岩,小悦呢?”

    “怡儿,小悦还没醒来,你先冷静点。”凌非岩看到自己温柔的妻子,居然变成这样,心里变得格外的痛惜。

    他紧紧的抓着施怡的手,希望她可以坚强一点点。

    然而施怡却根本就不听,看着凌非岩说到:“你告诉我,小悦是不是,是不是已经”

    话还没说完,就是一阵崩溃的哭,刚醒过来的身体,这会也忍不住开始巨大的情绪起伏。

    “没有,小悦没事的,她就是还没醒来而已。”凌非岩也忍不住红了眼睛,因为他要承受的痛苦更加巨大。

    “不,我不信。”施怡忍不住闭上眼,眼泪再次顺着脸颊流下来,她的眼泪让凌非岩更加的无措起来。

    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凌非岩只能拉着施怡的手,不停的安慰着。

    “我没必要骗你,小悦真的没事,已经脱离危险了,你知道吗,你要吓坏我了,怡儿,以后不要这样了可以吗?”

    凌非岩将施怡的手轻轻的放在自己的嘴边,希望她可以冷静下来。

    其实施怡也没有不相信,就是忽然醒过来,在想想凌悦的手都是血,所以他情绪激动。

    可是如今慢慢的冷静下来了,施怡也明白,凌非岩应该不会骗自己。

    她在凌非岩期待的目光下,只能重重的点头:“嗯,我想去看看小悦。”

    如今大概只有亲眼看到凌悦没事了,施怡才会相信吧,毕竟没有看到凌悦,她还是很怀疑的。

    “怡儿,医生说你需要静养,不能受刺激,你”

    “你不是说小悦没事了吗?我就是看看她,会受什么刺激啊。”

    施怡完全不明白,为什么凌非岩一定要阻止自己。

    想起来凌悦可能出事了,她的脸色顿时就变的苍白,看着凌非岩不敢置信道:“你,不会是小悦真的出事了,所以你才拦着我!”

    施怡感觉这个可能性真的很大,不然怎么会组织自己。

    “不是,你别乱想。小悦真的已经脱离危险了,凌然陪着她呢。”

    凌非岩对于施怡的怀疑很无奈,可是这会却不知道要如何向施怡证明,凌悦是真的脱离危险了。

    “凌然来了?你让他进来,我去问问他。”

    施怡听到凌然过来了,心里顿时有了另外一个想法,毕竟凌然不会欺骗自己的。

    而凌非岩听到施怡的话,虽然心里很无奈,可是却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想了想,最后还是答应了施怡的请求:“也好,我去跟他换换,我看看小悦。”

    “嗯,非岩,小悦可是我们的女儿,一定不能让她出事,知道吗?”

    虽然凌非岩答应自己了,可是施怡还是忍不住的开口提醒道。

    “虽然小悦做错事了,可是我们还是得原谅她啊,如今她这样,别再说那些不开心的话了。”

    施怡的心里始终还是对凌悦有些温柔的,哪怕孩子再不好,每个做父母的,都会尽力让孩子变好。

    虽然那个轨道有些困难,但是还是得尽力,只有尽力了,才会不留下遗憾。

    凌非岩过去后,直接跟凌然换了下,所以没多久施怡就看到凌然进来了病房里。

    “凌然你来了,快坐下,小悦怎么样了?”

    施怡刚看到凌然,就忍不住问道,眼里充满了期盼。

    而凌然本来是不想跟施怡见面的,但是凌非岩忽然过来,他只能听话。

    可是进来后,看到施怡难看的脸色,还有红肿的眼睛,凌然还是忍不住的心疼了起来。

    他上前一步,拉着施怡的手说到:“伯母,你照顾好自己啊!”

    “小悦的情况这会已经慢慢稳定下来了,医生说她很快就可以醒过来了,你别担心了,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