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0章 望眼欲穿-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260章 望眼欲穿

    医生的话无疑就是一颗定心丸,直接就让几个人的心放进了肚子里。

    可是还有凌悦,想起来她,三个人的脸色还是难堪了起来,因为施怡晕倒的前提,就是凌悦自杀。

    如今凌悦还没出来,就算施怡醒过来了,恐怕还是会有点接受不了。

    “伯父,你进去看伯母,我跟封少一起等着小悦。”

    凌然犹豫了好半天,还是下了这个决定,毕竟自己现在过去看施怡,也并不是什么好的时机。

    “也好,待会怡儿的情况稳定了我就过去。”

    凌非岩点点头,抬脚走了过去,看到凌非岩终于走了,凌然整个人才松了口气。

    其实每次面对凌非岩的时候,还是会有些压力的,尤其是刚才,虽然并没有怀疑,可是凌非岩身上那种气息,依旧让凌然崩溃。

    他不知道自己现在要怎么不了,毕竟凌悦还是生死不明。

    “刚,你失态了。”

    封擎苍的嘴唇微微勾起,眼角含笑的看着凌然,仿佛再说一件特别平常的事情。

    然而听到这句话的凌然,目光却陡然凌厉了起来,看向封擎苍质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很清楚。”

    对于凌然,封擎苍也是不想多说什么的,毕竟如今凌然对施怡,估计也就是担心了。

    但是还有卫小萌,所以封擎苍依旧不得不开口提醒一下,毕竟俩个人也是朋友。

    没有道理看着朋友一只脚踏进了火盆里,居然不去拉一把,也未免太残忍了些。

    “好吧,我会注意的,待会小悦醒过来了,我就离开。”

    凌然脸色灰白,这会他知道自己没有办法说什么,唯一可以做的,大概就只有避嫌了。

    希望凌悦跟施怡俩个人可以快点好起来,这才是心里唯一想的。

    “家属,家属呢?”

    俩个人正在说话,就听到医生尖细的声音忽然响起来。

    “这里。”

    他们一起走过去看着医生,心里却同时有一些不好的预感。

    “医生,她怎么样了?”

    “病人的情况已经基本稳定了,可是我要提醒你们的是,并且情绪需要特别的注意,不可以让他受刺激。”

    “而且我们查出来,病人的精神状况很差,可能会出现间歇性狂躁,或者别的,希望你们可以随时关注。”

    医生的话让俩个人都十分的意外,很显然没有想过,凌悦居然还会有精神方面的疾病。

    “我们会的医生,谢谢。”凌然对着医生点头,然后拉着封擎苍往一边走去。

    因为凌悦这会已经被推到了特护病房,所以俩个人直接就过去了。

    “凌然,凌悦精神状况有问题,这是一直有的还是?”

    封擎苍忍不住询问到,因为自己跟凌悦在一起的时候,凌悦好像挺好的,并没有怎么样。

    但是如今居然冒出来她精神方面有问题,这对俩个人来说,都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我不清楚,应该没有,可能是因为你们的事情给了她太大的压力吧,所以才会有点问题。”

    这是凌然唯一可以想到的,不然凌悦怎么可能会忽然精神有问题。

    从小就被凌非岩跟施怡俩个人捧在手心里,凌悦根本就没有受过任何的挫折。

    所以凌悦不可能会有什么压力,如今认识封擎苍以后,大概是因为求之不得,所以才会那样。

    “嗯,你过去吧,我要看看小语,她这会一个人。”

    封擎苍忽然停了下来看着凌然说到,他并不想去看凌悦,因为凌悦对于自己来说,更加的像一个陌生人。

    如果没有以前的时候,或许封擎苍还会对她存在一点点的怜悯,但是如今,根本不会了。

    他只要看到凌悦,就会想起来那些事,怎么可能还会对凌悦有什么别的想法。

    就怕自己看到凌悦,就会忍不住那些阴暗的想法。

    “你不去看凌悦了?”

    对于封擎苍的忽然停下来,似乎凌然并没有什么意外。

    毕竟封擎苍就是封擎苍,,如果他还有那么多善良的话,恐怕他封少的名号就不会来了。

    所以如今他不看凌悦了,才是适合他的风格。

    “嗯,你去吧,顺便让她养好身体,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封擎苍忽然重重的叹了口气,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

    如今凌悦忽然自杀,确实给别人很大的震撼,可是震撼并不代表谁会因为这个退缩。

    大家比的并不是谁更加厉害,而且那个人的心。

    “好,”

    看着封擎苍的背影,凌然的心里却忽然响起来了卫小萌,这个时候自己居然有点想她。

    所以凌然的脚步更加的快了,希望自己可以快点过去。

    封擎苍回到病房后,就看到裴诗语此时正等着自己,她脸上没什么表情,可是眼里却依旧是担忧。

    “苍,你回来了,她怎么样?”

    其实凌悦自杀的事情,裴诗语也是知道的,毕竟封擎苍打电话的时候,裴诗语也听到他那个尖叫声。

    所以裴诗语心里担心,虽然凌悦做了很多错事,自己也恨不得杀了她,但是凌悦这样忽然之间就出事了,裴诗语总是感觉很难受。

    “已经脱离危险,不知道醒过来没有。”相对于裴诗语的担心,封擎苍整个人就显得更加的平静了起来。

    因为他对于凌悦并没有什么别的想法,所以凌悦自杀,他没有什么感触。

    虽然后来过去了,可是也是因为裴诗语一直在自己身边嘟囔着,所以封擎苍只能去了。

    不过自己去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看看凌悦还是不是活着。

    “苍,你没去看她?”

    裴诗语还是有些意外的,因为她觉得,不管怎么样,凌悦也是陪着封擎苍那么久。

    就算不爱凌悦,可是也应该去看看,这是裴诗语内心的想法。

    “没有,小语你别管她了,注意休息,你这样下去,恐怕你的身体就好不了。”

    对于凌悦来说,封擎苍当然还是更加关心裴诗语的身体状况。

    毕竟对于封擎苍来说,只有裴诗语才是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