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9章 你是在质问我吗-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259章 你是在质问我吗

    “他还是选择了这一步吗?”

    凌非岩刚拿起一根烟准备放进嘴里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一个声音。

    他放下烟,转头看了眼后面的人一眼,这才点头说到:“是啊,这个孩子太傻了,不管怎么样,也不能想不开啊。”

    其实凌非岩并不是赞同凌悦的做法,只是任何人在面对亲情的时候,依旧是很脆弱的。

    没人可以真的枉顾亲情,尤其是以前很爱的人,忽然之间就不爱了。

    这是一件特别可怕的事情,凌非岩感觉自己都有些不敢面对了,但是不可以。

    “或许,只有这样,她才会体会到生命的不容易吧。”

    封擎苍忍不住勾了勾唇,目光看向了急救室紧紧关闭着的门。

    那里有俩个女人,一个是凌非岩的妻子,另外一个是他的女儿。

    “是小悦不懂事啊,现在错误铸成,说什么都没用,只希望她以后可以改过自新。”

    “小苍,如今凌悦已经自杀了,不知道她做的那些事,还有她的自杀,能不能够抵过那些错误。”

    其实凌非岩也不想这样说,毕竟生命都是无辜的。

    但是凌悦已经犯错,而且自己不可以包庇,如今凌悦已经自杀了,凌非岩的心,还是忍不住柔软了起来。

    “凌先生,如果她真的知道错了,事情并不是不可以化解,所以这一说怎么样,还是得看凌悦的想法。”

    其实封擎苍过来就是专门跟凌非岩说的,毕竟这些事,跟裴诗语和自己还是有关系的。

    不管怎么样,凌悦也是去了医院后,就直接自杀的,说跟俩个人没有关系,恐怕也没有人会信。

    “我知道,等她醒了,我会跟她好好聊聊。”

    凌非岩点点头,心情却莫名的沉重了起来,就算凌悦做错了事,可是他却永远没有办法对她弃之不顾。

    “伯父,小悦呢?她怎么样了?”

    封擎苍跟凌非岩俩个人同时愣了起来,转头就看到凌然焦急的跑过来,身上还是穿着工作服。

    他脸上的焦急太过于明显,封擎苍有些不赞成了皱眉,可是凌然却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些。

    现在他恨不得直接过去冲进去,看看凌悦的情况,毕竟自己刚接了施怡的委托。

    “小悦正在里面抢救。”

    凌非岩皱眉说到,心里却闪过一丝奇怪的感觉。

    凌然的目光在急救室外面搜寻了一圈,最后他不解的看着凌非岩:“伯父,伯母呢?她没跟你一起过来吗?”

    “她,也在急救室。”凌非岩有些颓然的说到,这是他心里怎么都没法平复的伤口。

    如果说凌悦的自杀让他震惊,那么施怡的晕倒,简直就是让凌非岩抓狂了。

    “什么?你说她在急救室?伯母她怎了?她不是好好的吗?”凌然焦急的说到,声音里都忍不住带上了一丝的质问。

    可是凌然的这种态度,却让凌非岩十分的不满,脸色都沉了下来,看着凌然说:“你在质问我!”

    不是疑问,而是肯定,再接触到凌非岩凌厉的眼神,凌然整个人都忍不住后退了一大步。

    “没,没有,伯父,我就是忽然有些接受不了,所以想问问!”

    凌然咬牙说到,不管怎么样,自己对施怡的紧张特别的多,远远的超过了凌悦。

    大概是因为从小就看着凌然长大,凌非岩对于凌然,也是了解的特别的透彻。

    这会看到凌然满脸的悲楚,仍旧忍不住开口安慰:“她接受不了小悦的事,所以昏迷了。”

    “嗯,我知道了。小悦跟伯母一定会没事的。”

    凌然点点头,眼底还是有些忌惮的,虽然凌非岩确实什么都没做,可是凌然还是害怕。

    尤其是每次遇到什么事情了,凌然还是会忍不住的担心。

    “嗯。”

    今天凌非岩似乎并不想过多的很凌然说什么,这会回答了凌然的话以后,凌非岩立刻目不转睛的看着前面的急救室。

    如果可以,凌非岩真的是想自己进去看看,亲眼看着这样才可以早一点的看着这个可怕的事情发生。

    但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所有的事情发生都是有着他自己的规律的。任何人都不可以干涉。

    气氛有些尴尬而又沉静下来,凌然担心的看着里面,可是却因为什么都看不到,忍不住烦躁。

    一边的封擎苍这会自然是看出来了这些,可是他却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

    因为凌然几乎已经把全部的话都说完了,再也没有一句可以说。

    大概也是因为怕说了,就错了,所以只能这样当做什么都没说,都没做,就是担心凌悦。

    明明是因为凌悦过来的,可是凌然的目光却始终在施怡急救室那边。

    “凌然,别太伤心了,都会好起来的。”

    封擎苍忍不住开口说道,因为他觉得自己如果在不开口,估计凌然一直要盯着施怡的急救室。

    到时候不管凌非岩怎么想,他自己也是一定会尴尬的。

    “嗯。”凌然听到后骤然回神,对着封擎苍感激的点头,同时心里也是忍不住一惊。

    自己居然差点在凌非岩的面前就对施怡有什么想法,就算是担心,也是不可以这样明显。

    俩个人点点头,然后跟着凌非岩一起并排坐下,可是凌非岩却还是有些诧异的看了眼俩个人。

    或许他心里也是有感觉的,但是并不愿意承认,毕竟没有任何一个男人,会愿意承认这些事。

    况且凌然可是自己的亲侄儿,又怎么会做出什么事情。

    急救室的门终于开了,不过却是施怡那边的,医生快步走了出来,几个人迎上去。

    “医生,我妻子怎么样了?她没事吧?”

    一向冷静的凌非岩居然在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声音都忍不住的颤抖,因为他真的很怕。

    如果施怡有事的话,自己要怎么办,凌非岩一直在拼命的控制自己,希望自己可以冷静一些。

    “病人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如今马上就要醒过来了,你们可以去看她了,不过记得病人不能受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