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7章 你走吧-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257章 你走吧

    凌悦努力的说着让裴诗语原谅她的话,尽量让自己的脸上也看起来可以更加的真挚。

    然而裴诗语跟封擎苍俩个人,却根本都不愿意看她。

    “瑞娜姐姐,只要你原谅我,我一定会对你感恩戴德的,真的,相信我。”

    凌悦忍不住又上前了一步,可是随后又想起来裴诗语不愿意自己触碰她,立刻停了下来。

    就那样远远的看着,可是却不敢在继续说话,仔细的看着裴诗语的脸色,因为今天施怡已经说了,如果得不到裴诗语的原谅,自己也不用回来了。

    “不,我不需要你对我感恩戴德你知道吗?你明知道我最想要的是什么,可是你曾经怎么做的,你让我如何相信你?”

    裴诗语忍不住质问到,想起来自己还没有出生的孩子,她怎么可能会原谅凌悦呢?

    这次决定的也不过是为了可以更好的惩罚凌悦,不然怎么会对凌悦有什么感觉。

    “瑞娜姐姐,我这次不会了,以后也不会了,如果不相信我,那我就死给你看。”

    凌悦眼里带上了一丝决绝,因为自己如果得不到原谅,那么恐怕也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所以凌悦的话并不是虚假的,但是裴诗语却好想笑:“你想死就去啊,你以为我会怎么样吗?对了,要死也离我远点。”

    她知道凌悦并不会真的去,也就只是说说罢了,凌悦这样的人其实骨子里还是特别在意自己的生命。

    “我”

    听到裴诗语的话,凌悦紧紧的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来,因为太可怕了。

    裴诗语仿佛可以看到自己内心想的东西,让自己的想法根本没有办法遁形。

    “呵,刚不是还说要去死吗?如今你怎么不说话了?凌悦,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

    她冷哼一声,目光看向了凌悦,却如实质性的刀子一般,让凌悦的脸上生疼。

    凌悦这会有些尴尬,因为自己说的话,大概真的只是说一下,因为自己没有勇气去死。

    “我,我已经认错了,你还想怎么样?”

    凌悦忍不住脱口而出,完全忘了自己今天过来的目的。

    听到凌悦的话,裴诗语甚至还有些欣喜的,因为凌悦终于露出来自己的真面目了。

    她没有再继续用那个伪善的语气,也没有再做那个虚假的自己。

    可是她这样,又凭什么让裴诗语原谅她呢。

    “想让你去死。”

    裴诗语简单粗暴的一句话,让凌悦的脑子里好像轰隆隆的一声,彻底的垮了。

    她的脚步一顿,立刻就往后面退去,有些不堪的扶住墙:“我,你让我去死!”

    “对,如果你真的知道自己错了,那你就去死啊,只要你死了我就不会记得那些事了,你觉得呢?”

    “你不是想求我原谅吗?凌悦,你觉得你的命可以抵我孩子的命吗?”

    裴诗语的声音有些提高,她其实就是故意的。

    总是要把凌悦的身上的锐气搓搓,不然她一直这样下去,自己又要如何下手呢。

    听到裴诗语让自己去死,凌悦的眼睛里就开始变的无神起来。

    想起来施怡的话,如果不能求的裴诗语的原谅,你就不用回来了。

    不用回去了,凌悦想想就想流眼泪,所以最后只能鼓起勇气过来,希望裴诗语原谅自己。

    因为凌悦不想因为这个失去家,失去自己的父母。

    可是眼看着裴诗语居然不肯原谅自己,甚至开始为难自己了,凌悦心里就忍不住的绝望。

    让她去死?其实裴诗语不原谅自己,还真的跟死亡差不多了。

    “我知道都是我的错,你让我去死,我就死啊,反正也是死路一条了,有什么了不起。”

    凌悦的口里无意识的说到,然后整个人都开始迷茫起来,眼里没有了任何光彩。

    她没有在看裴诗语跟封擎苍俩个人,而是转身就往外面走去,看起来跟丧尸还是很像的。

    看到凌悦自己出去了,也没有跟俩个人打招呼,裴诗语忍不住皱眉看着封擎苍:“她怎么就这样走了,不是说过来道歉的吗?”

    “不清楚,要走就让她走,反正也不想看到,不然我怕自己回忍不住。”

    封擎苍皱眉摇了摇头,对于凌悦忽然离开,当然没有任何的感觉了。

    其实凌悦在的时候封擎苍就特别想说,让她赶紧滚,但是却依旧忍住了。

    “嗯,我休息会。”

    裴诗语点点头,其实因为看到凌悦,在听到凌悦的那番话,对于裴诗语来说还真是一个挑战。

    她的心里忍不住有些无奈,拉着被子躺下,将自己整个都蒙了起来。

    而凌悦脚步虚浮的走出医院,直接打车回去了家里,就像一个没有灵魂的木偶跟幽灵一般。

    家里施怡正在等着她,看到凌悦回来了,施怡顿时忍不住上前问道:“小悦,你回来了,诗语她怎么说,愿意原谅你吗?”

    凌悦仿佛没有听到凌悦的话一般,直接往自己房间走去。

    “小悦!”

    施怡忍不住在后面喊了一声,然后摇头,她以为凌悦这是受刺激太大了,有些受不了,所以并没有跟着上去。

    而凌悦如今心里脑子里都是回响着裴诗语那句话,就让她去死。

    所以凌悦如今回来,就是在不停的重复那句话,去死,去死,她迷茫的走回家,坐在凳子上。

    梳妆台上的化妆品,凌悦随手就直接扫在了地上,可是她却好像没有听到一般。

    凌悦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色苍白,憔悴,回响着最近自己的待遇,她忍不住自嘲的笑笑。

    “你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吗?”

    凌悦忍不住喃喃道,直接拿起桌上的刀就往手腕划去。

    痛,将凌悦刺激的清醒了过来,可是凌悦却没有害怕,甚至没有哭,她笑了。

    大概只有死,才是解脱吧。凌悦拿起手机给封擎苍发了一条信息,然后手机直接掉在了地上,人也忍不住往地上倒去。

    凌悦走后,封擎苍看着裴诗语睡觉,听到手机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