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5章 听我解释-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255章 听我解释

    “苍,”

    裴诗语喊了一声,可是并没有继续说话,而是闭上眼让自己努力的冷静下来。

    因为裴诗语已经做好了决定,并不会因为凌悦的那些事,而对她怎么样了。

    但是这不代表,裴诗语就可以轻易的原谅凌悦,因为在裴诗语的心里,凌悦其实就是自己头号敌人。

    “擎苍哥哥,你别走啊。”

    凌悦看到封擎苍推着裴诗语往进去走了,立刻跑过来,抓住封擎苍的胳膊,阻止他。

    然而封擎苍却只是回头,目光锐利的看着她:“松手!”

    声音冷漠而疏离,哪里还是自己曾经认识的那个擎苍哥哥呢,凌悦心里一阵阵的痛。

    可是她没有别的选择,施怡已经给自己下了最后的命令,一定要得到裴诗语跟封擎苍的原谅。

    如果自己取得了原谅,或许以后还是有机会的,如果没有,那么等待自己的,恐怕就真的很棒。

    “擎苍哥哥,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凌悦有些失望的看着封擎苍,心里怎么都没有办法接受。

    一向对于自己很好的封擎苍,如今居然如此冷漠了。

    然而封擎苍却忍不住冷笑了起来,看着凌悦说:“因为你认识了一个假的封擎苍。”

    “好了,我没兴趣陪你在这里浪费时间,我还得陪着小语散步。如果你没事,趁我心情不错,立刻滚。”

    其实封擎苍本来也是不想说话的,但是想起来裴诗语那会的提醒。

    她喊了一声,其实就是在提醒封擎苍的。

    既然俩个人已经做好了决定,那么该有的面子,其实还是要有的,这也是裴诗语想的。

    “我,我是过来跟瑞娜姐姐道歉的。”

    凌悦委屈的噘着嘴,双手还在无意识的搅动着。

    其实对于凌悦来说,跟裴诗语道歉真的很困难,因为要否定自己做的事情,这也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但是很多事,并不是自己想怎么样,就可以怎么样的,比如现在。

    凌悦根本不想跟裴诗语道歉,但是自己却必须。

    “我觉得我不需要。”

    裴诗语直接说到,她的眼睛在凌悦身上扫了一圈,凌悦顿时感觉全身冰冷,就好像被毒蛇盯着一般。

    凌悦的身子忍不住后退了一步,可是看到旁边的封擎苍,她还是鼓起勇气再次往前。

    “瑞娜姐姐,之前的事情都是我太冲动了,知道擎苍哥哥为了你丢下我,我真的接受不了,所以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其实我也好后悔,那会不该这样,如今我知道错了,你可以原谅我吗?”

    凌悦口里说着,心里却想着,自己只是后悔没有撞死了裴诗语。

    所以她的道歉其实就是没有任何的诚意的,裴诗语完全可以感觉的出来。

    但是裴诗语并不想说什么,也不想做过多的表示,因为凌悦这个人简直就是死不悔改。

    “随便你。”

    裴诗语说到,然后看了眼封擎苍,封擎苍立刻明白过来,推着裴诗语往病房继续走去。

    可是后面的凌悦却怎么可能让他们俩个人轻易的离开呢。

    她一直跟在后面,不停的说着对不起,还在不停的祈求着,让俩个人不要跟自己计较。

    听着凌悦的话,裴诗语心里其实都是忍不住想笑的,她亲手害死了自己的孩子,如今却在这里道歉。

    可是自己可怜的孩子呢,如今也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就冲着这一点,裴诗语就不可能原谅她。

    没有人做错事了,说了对不起,别人就一定要说一句没有关系。

    凌悦她可以说无数次的对不起,可是裴诗语却半个没关系都不可能跟她说的。

    有些错误,真的是需要付出一辈子的代价的。

    俩个人回去病房后,凌悦直接就跟着闯了进来,进来后就看到裴诗语戏谑的眼神,她忍不住就想脱口而出,可是最后依旧忍住了。

    “瑞娜姐姐。”

    她弱弱的喊了声,希望可以博取他们的同情,可是凌悦的算盘却打错了。

    毕竟如今的裴诗语跟封擎苍俩个人,并不是她凌悦的亲人或者什么人,所以对于她的撒娇,真是半点用没有。

    尤其是凌悦哭出来那副脆弱的样子的时候,裴诗语都会忍不住内心一阵阵的反胃。

    这不是裴诗语故意的,而是心里实在受不了。

    “别喊我,你不知道你那样说话我都会很恶心吗?凌悦你有什么直接说好了,别这样假惺惺的。”

    “还有,你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你心里很明白,不过你大概感觉自己还是对的是吧?”

    “既然你觉得自己没有错,你还来道歉做什么呢?你凌悦不是很厉害吗?你爸爸不是总统吗?”

    裴诗语还是没有忍住自己内心的厌恶,对着凌悦说到。

    她的话刚说完,凌悦的脸色就刷的一下变的惨白了起来,她看着封擎苍,撇着嘴喊了一声:“擎苍哥哥!”

    “凌悦,你在这里装什么?你觉得封擎苍还会听你的?你以为他还是你的未婚夫吗?”

    “别说你们俩个人没有结婚,就算你们俩个人结婚了,他也不可能听你的,也不会在意你。”

    其实裴诗语本来是不打算说这些话的,但是看着凌悦那副样子,她就怎么都控制不住自己。

    毕竟凌悦这样子,实在是太让人恶心了。

    明明自己过来道歉的,可是缺做出这样一副姿态,她这是想给谁看啊?还想着封擎苍心软吗?

    “瑞娜姐姐,不是的,不是你说的那样我没有那么想,你不要总是误会我的意思好不好?”

    凌悦如今说话的气势还是软了下来,因为凌悦很清楚,如果自己今天再不能好好的解决,恐怕回去了,也没有自己的好事了。

    她明白封擎苍的手段,所以为了自己的以后,凌悦还是决定了,不管发生什么,自己都会忍。

    “嗯,你说不是那个意思,那你告诉我,你说的都是什么意思啊?”

    “凌悦你今天最好还是说清楚了,不然我真的不知道,我到底还会不会让你离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