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4章 原谅吗?-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254章 原谅吗?

    本来裴诗语以为封擎苍一定会说什么的,可是他听到后,居然就是轻声的哦了一声。

    “苍,你是不是跟林深之间有什么误会啊?他说你们是朋友,可是我看你似乎”

    裴诗语并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她觉得封擎苍一定可以领悟自己的意思。

    但是封擎苍却直接摇头,否认:“没有,我们之间挺好的。”

    “我,好吧,那我就不能多想了,还以为你们之间怎么了,不过他真的好厉害啊。”

    裴诗语提起来林深,口里就是忍不住的夸奖,让封擎苍都有些吃醋了。

    他看着裴诗语,一脸的不开心:“你很喜欢他?”

    “是啊,他那个人阳光开朗,看到他就让人忍不住的想要靠近。”裴诗语立刻点头说到,一脸的欢呼雀跃。

    这让封擎苍的心里更加不好受了,抓住裴诗语的手,紧紧的都不肯松开。

    “啊,苍,你怎么了,你弄疼我了。”裴诗语忍不住挣扎着想要抽回手,可是却没有办法。

    这个时候封擎苍心里估计都没有这个想法了,他一定是被裴诗语的话给气到了。

    “你想接近他做什么,别忘了,你是我的女人。”

    这还是第一次封擎苍在裴诗语的跟前,那样的失控,真是非常奇怪。

    裴诗语诧异的看着他,然后摇头:“我并没有说想怎么样,就是单纯的夸夸他,你怎么这么激动!”

    对于封擎苍如此过激的行为,裴诗语还真是很无语。

    不过封擎苍却始终不愿意说什么,每次提起来都会主动岔开话题,裴诗语还以为他怎么了。

    结果,第二天林深过来的时候,封擎苍居然再次找机会出去了,这让裴诗语更加的诧异。

    因为她太了解封擎苍了,一般自己需要做什么,他都是第一个在的。

    但是如今自己做治疗,他却完全都是躲着不出来,但是他这个行为并不是因为自己,活下去了他忙。

    封擎苍根本就是为了躲避林深的,裴诗语心里很清楚。

    所以在治疗结束后,裴诗语依旧忍不住问了林深:“林深,苍他为什么好像对你有意见的样子,而且他还躲着你。”

    听到裴诗语的话,林深的手有一瞬间的不自然,可是很快他还是放松了下来。

    毕竟一个心理医生最厉害的,恐怕还是调节自己的情绪。

    “不清楚,我们之间挺好的,就是有段时间没有见面了,大概是因为互相太忙了。”

    林深并没有过多的解释,而他的解释听在裴诗语的耳中,却显得有些刻意了。

    因为自己并没有问他们见面的事情,但是林深却主动提起来。

    如果之前裴诗语仅仅还是怀疑的话,那么如今就是肯定了,因为封擎苍一定是有事瞒着自己。

    不然他怎么会躲着林深,而林深又这样说呢。

    “嗯。”

    所以最后裴诗语只能轻声的嗯了声,然后看着林深离开。

    林深刚走了没多久,封擎苍悠悠然的回来了,可是脸上却带着一丝阴霾,好像很气愤的样子。

    这让裴诗语很奇怪,不明白封擎苍的行为,为何如此的诡异。

    她诧异的看着封擎苍:“苍,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没有,怎么忽然这样问?”封擎苍摇头说道,并且伸手在裴诗语的头发轻轻的摸了摸。

    然而裴诗语却不信,如果没有事情瞒着,他们俩个人怎么就如此的奇怪呢。

    “就是有些好奇,你好像躲着林深,你们会不会有什么误会?林深说你们很久没见了。”

    裴诗语忍不住说到,因为心里实在是太好奇了,他们俩个人就好像是故意躲着对方。

    林深也是,第一天就是挑了封擎苍不再的时间,而第二天封擎苍也非常有默契的躲开了时间。

    他们俩个人都在躲避对方,但是裴诗语却想不明白,他们俩个人之间,还有什么值得躲。

    “别听他的,以后别问他我的事,你要做的,就是治疗。”

    封擎苍再次对裴诗语说到,脸上却带着一丝的慎重还有认真。

    其实裴诗语并不是非要知道,可是这种好奇的心思,确实会一直折磨着自己。

    所以裴诗语最后还是硬生生的吧这个念头忍了下来。

    “我带你去外面看看,好久没出去了。”

    封擎苍推着轮椅往外面走去,过路的人依旧会转头看着他们俩个人,对于这种目光,裴诗语其实早就习惯了。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现在不方便,她恐怕都会直接跑出去了。

    因为接受别人异样的眼光,很多时候并不是一个特别幸福的事情,尤其是一些更加讨厌的人。

    刚到外面,裴诗语就瞥见了一个,自己永远都不想看到的人。

    她脸上似乎看着特别憔悴,身上的衣服也是皱巴巴的,看样子过的特别的狼狈。

    “擎苍哥哥!”

    凌悦站在原地,并没有继续上前,只是喊了一声。

    本来封擎苍是没有看到她的,但是听到声音了,这才皱眉看过去,眼神阴沉。

    “你来做什么!”

    不是封擎苍想这样,而是看到了凌悦,自己就会想起来很多事。

    以前失忆的时候发生的一切,封擎苍都会想起来,而是都是让自己后悔的恨不得打死自己。

    他怎么都想不明白,自己那会居然脑子抽了的,要跟凌悦结婚。

    如果没有失忆,自己恐怕多看凌悦一眼,都感觉麻烦。但是相处久了还是会感觉照顾她。

    因为凌悦就是一个孩子,需要别人时刻照顾的孩子。

    “擎苍哥哥,我今天是过来道歉的,希望你们可以原谅我。”

    凌悦低头看了眼裴诗语,眼里都没什么过多的情绪。

    当然,凌悦的道歉其实就是单纯的跟封擎苍道歉的,对于裴诗语她还是没有一丝丝的后悔。

    因为在凌悦心里,不管裴诗语变成什么样子,都是她应该得到的。

    “没必要。”

    封擎苍冷漠的看了眼她,然后推着裴诗语往病房里走去,既然凌悦来了,俩个人哪里还有心情去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