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渣男贱女很后悔-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27章 渣男贱女很后悔

    “你,你……”裴绵绵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她骂的是什么,她的心里恼怒极了,偏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裴施语的文雅淡然,反观自己宛如市井泼妇一样,简直难堪极了。

    乔祁现在更是百感交集,什么时候一直躲在自己身后的女孩已经长大,可以独挡一面。

    她的身边有权势滔天的封擎苍,她却不肯像攀援的凌霄花借助那个男人的高枝炫耀自己。

    她自己就拥有红硕花朵,如同英勇的火炬。

    他终于明白,她为什么会这么喜欢《致橡树》这首诗。因为如同木棉的她,如此的绚丽多姿,让人无法挪开眼。

    可惜,现在站在她身边的人不是自己。

    乔祁眼底暗了暗,说了句抱歉,直接用暴力将裴绵绵拖走。

    “你干嘛拖着我,我不要走,我今天一定要和她说清楚!”裴绵绵不甘心极了,可力量悬殊,她完全没办法挣脱。

    “乔先生。”裴施语突然出声道。

    乔祁停止的步伐,目光投向她,充满着炽热。

    裴施语只当没看见,紧紧盯着裴绵绵道:“我的妹妹今后就交给你了,请你务必管束好她,不要让她再任性。看在从前的情分上,今天的事我不追究,但不会再有下次机会!”

    这话一落,瞬间哗然。

    这两个人竟然是姐妹?!

    搞了半天,原来是家庭纠纷。

    原本以为乔家这下是彻底完蛋了,竟然得罪了封少的人。可现在竟然爆出这么一句话,意味着这种猜测恐怕不会成立。

    人家到底是两姐妹,现在想不开吵吵,指不定过一会想明白了,就和好了。

    不少人甚至还用这个理由,解释了裴绵绵为什么这么草包,敢跟封少的人怼上。

    原来她们是一家人,所以根本不用担心外力作用。

    裴绵绵听到这话,又被点燃了:“我才没有你这样的姐姐,你是不知道哪里捡来的野……呜呜……”

    乔祁直接捂着她的嘴,将她拖到了没有人的角落,才放开了手。

    “乔祁!你个混蛋!你干嘛拉我走,我一定要让那个贱女人好看!你放开我!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她有多无耻!”

    裴绵绵重获自由,就开始高声咒骂,还想扑上去挠他。

    乔祁直接将她的手抓住,用身体将她压在墙角,高大的身躯笼罩着她,浓重的荷尔蒙气息将她团团包围。

    他深沉的目光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她,好像能够蛊惑人心,声音十分低沉心性感,在她耳边轻轻低吟。

    “绵绵,冷静下来,听我说。”

    这样的乔祁让裴绵绵骨头都酥了,原本的盛怒一点点被淡化。

    “那个贱女人这么欺负我,你不帮我对付她就算了,竟然还这么对我!你是不是对她旧情难忘?”裴绵绵嘴上依然不甘心道。

    乔祁轻轻抚着她的秀发,轻轻叹了一口气:“傻瓜,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吗?”

    “哼!”裴绵绵嘟囔着,嘴巴翘得可以挂酒瓶子。

    “这是什么场合?你这样大呼小叫,不管到底是谁的过错,大家都会觉得你太丢份。?”

    “女人发脾气是最难看的,你是乔家的少夫人,是拥有很多粉丝的明星,你真的希望大家都看到你呲牙咧嘴的模样?”

    乔祁苦缓缓开口,从侧面开导她。

    最注意形象的裴绵绵,顿时面色发白:“我刚才的样子很难看吗?”

    乔祁点了点头。

    “都怪那个野种!每次遇见她准没好事!”裴绵绵愤恨不已,为刚才不能当场让她难堪而恼怒。

    乔祁的眼眸闪了闪,很快又恢复平常。

    “乖,别忘了今天我们过来是为了什么,你只需要负责美美的就行,其他都不重要。”

    “那我看在你的面子上,不和那个人计较。”

    裴绵绵心底虽然还是很不舒服,却也没再说些什么,不情不愿的答应了。

    “我就知道绵绵你最善解人意。”乔祁将她搂入怀中,眼底却暗沉如墨,思绪不知道飘到了哪里。

    裴绵绵离开之后,封擎苍将裴施语带到会议室,让她终于获得片刻安宁。

    卫小萌也跟着进来,一进屋子就特别识趣的缩在沙发角落。跟只小仓鼠一样,捧着茶几上的点心吃了起来,耳朵却竖得高高的。

    “你刚才心软了。”封擎苍的指尖在沙发扶手上轻轻敲打。

    裴施语最后补的那句话,分明就是不希望其他人太过为难裴绵绵。

    否则众人看在她是自己的人的份上,肯定会有意无意的表示一下立场。

    裴施语茗了一口茶,摇头笑了笑:“不管怎样,如果不是她的父母,我现在恐怕就算没有饿死在垃圾桶里。她对我无情,我却不能无义。”

    封擎苍幽黑的目光,静静的望着她,眼底透着不赞同:“所以你要一直退让?”

    “当然不是。”裴施语直接肯定道。

    “这是最后一次了,如果还有下次,我不会再念旧情。她的父母对我虽然有恩,但是不代表可以随意践踏我的自尊。”

    裴施语目光淡淡,裴绵绵今天耗掉了她最后一丝情意。之前想到她还会难过,不明白为什么她们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现在,心静如水,她只把她当做一个陌生的过客。

    今天只是言语反击,再有下次她不会再手软。

    封擎苍微微颔首,深邃的眼眸里充满了欣赏:“至情至义的同事,有原则有底线,是该如此。”

    “你这是在夸我吗?”裴施语笑道。

    封擎苍挑眉:“不然呢?”

    心底顿时漏了一拍,裴施语的耳根开始微微发烫。

    两个人就这么静静的对视着,直到裴施语的电话响起,打破了这样的寂静。

    来电人是余问渊。

    裴施语下意识看了封擎苍一眼,朝着他抱歉一笑,接起电话,声音压得很低。

    “余大哥。”

    声音才一出,就忽然有些卡住。

    裴施语非常有危机感地感觉到了——

    方才注视着自己的那一道“高贵”的视线,忽然变得冰冷了起来……

    啊喂,boss大人,我就接个电话而已,要不要这么吓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