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3章 谢谢你-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253章 谢谢你

    “啊,怎么会,人家本来也是很优秀很厉害的。”

    裴诗语笑了笑说到,还不忘看了一下顾笙,因为她感觉顾笙一定会多想的。

    果然,听到裴诗语的话,封擎苍还没什么反应呢,顾笙就直接开口说:“你们说的要夸奖谁?”

    “就是林深啊,他是心理医生。”

    裴诗语对着顾笙解释道,心里还是有些奇怪,因为封擎苍的态度,真是让人有些摸不清了。

    林深本来就是他自己找回来的,可是如今居然让裴诗语不要夸奖人家,这不是故意吗。

    不过这些事裴诗语还是不可能说出来的,她当然不会在意这个了。

    “嗯,我还以为谁。”

    顾笙点点头,可是目光却忍不住往封擎苍吗身上看了一下。

    本来这就是特别正常的目光,但是封擎苍却有些不开心了,盯着裴诗语说:“我相信你。”

    这样没头没脑的话让裴诗语一头雾水,根本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了。

    但是封擎苍却似乎忽然之间心情好了起来,对顾笙说道:“谢谢你能来看小语,我对这个表示特别真心的谢谢。”

    “封少客气了,她是我的姐姐,我过来看望她,这是应该的。”顾笙摇头说道。

    因为自己跟裴诗语的关系,可以说非常的亲近了,如果自己因为这个不过来,恐怕还是有点说不过去。

    “嗯,希望如此。”

    不知道为什么,封擎苍这次对于顾笙的态度,却忽然有些难以捉摸了。

    如果不是因为很清楚他们俩个人没有什么问题,裴诗语真点会觉得,其实他们都是错误的。

    “当然了,小语,既然封少回来了,那我就先回去了,你好好养病,等你好了,在过来看我。”

    顾笙的声音柔柔的,听起来很舒服,不过听到他要走了,裴诗语心里还是有些不舍的。

    她忍不住开口挽留:“啊笙,要不你再带会吧,反正回去了,也是你自己一个人。”

    对于顾笙,裴诗语心里还是有着特别深厚的感情,好像自己对顾笙一直就是那种放松不下。

    他身上独特的那种病态的气息,居然还会让裴诗语忍不住的靠近,然后治愈他。

    可能就是因为这样,裴诗语跟顾笙俩个人的关系,也变的好了起来。

    “没事,我不打扰你休息了,而且那边事情还没处理好,我现在也是被我大哥丢过来很多任务。”

    似乎提起来这个,顾笙就是满脸的无奈,不过裴诗语还是忍不住替他开心,因为顾笙终于可以跟正常人一样的工作。

    “你大哥给你任务了,真是太好了,这样你就不会无聊了。”

    “是啊,每天都很充实。”

    明明就是正常的说话,可是裴诗语却似乎从顾笙的话里,感觉到了一点点凄凉的味道。

    她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可是却明白,顾笙或许有心事。

    但是如今封擎苍还在旁边,裴诗语想问下,又怕顾笙会不说,最后犹豫了一番后还是决定不说。

    “那就好。你开心就行了,我还担心你会不习惯呢。”

    裴诗语忍不住说到,其实她一直挺害怕的,毕竟顾笙从小都没有生活在那么多人的环境,这样忽然让他出来,怕会不习惯。

    但是看着顾笙如今的样子,裴诗语的一颗心还是放在了肚子里,因为她终于明白了,顾笙还是快乐的。

    “嗯,姐姐,我先回去了。”

    顾笙点点头起身告辞,封擎苍却忽然说自己去送送顾笙。

    看着俩个人一起出去,裴诗语心里很奇怪,不知道他们俩个人是不是有话说。

    但是裴诗语却再次睡了过去,昏昏沉沉的,一直听到有人在自己耳边说话,可是真的去听了却还是什么都听不出来。

    “小语,小语。”

    担心的声音再次响起来,裴诗语这次终于听到了声音,她努力睁开眼,就看到封擎苍担心的看着自己。

    “我睡了很久吗?”

    如果不是自己睡了很久,封擎苍应该不会这样着急跟担心吧。

    然而封擎苍却摇头说:“没有,就一会了,我只是看你一直在挣扎,说着什么,但是听不清。”

    “以为你做噩梦了,就想着喊你起来。”

    听到封擎苍的话,裴诗语顿时明白了过来,一定是自己睡着的时候说什么梦话了。

    但是裴诗语还是想不起来自己到底梦到了什么,就好像一切都是假的一般。

    “嗯,我也记不清了,感觉好累,可是头却不疼了。”裴诗语摇摇头,她也感觉自己如今好奇怪。

    明明就是做噩梦了,但是却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这让人格外的尴尬。

    看着裴诗语因为这个心烦了起来。封擎苍还是忍不住叹气:“你呀,一个梦而已,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知道吗?”

    “你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好好养好自己的身体,别的事情我们可以玩了慢慢计划。”

    虽然裴诗语情况好了很多,但是对于封擎苍来说,裴诗语依旧是个病人。

    如果可以,他真是恨不得全天二十四小时都守在裴诗语的跟前,但是这样似乎有些不好。

    她点点头,笑着说到:“嗯我知道,不会刻意去想了,刚就是忽然有些好奇。”

    其实裴诗语也明白,自己的情况慢慢在好转了,可是人的心里总是很奇怪。

    比如现在,裴诗语都要好起来了,她居然还有些怀念以前了,至少以前做梦的时候。自己还是可以记住的。

    这次居然莫名其妙的做梦,后来醒了忘了那些事。

    对于裴诗语来说,这个事情还是格外的严肃的,毕竟唐佩那天可是自己带着回来的。

    否则当时唐佩一定是不愿意回来,那么最后会是什么样的结局,恐怕没有人清楚。

    “嗯,你不乱想就好了,我跟你说,明天我带你去外面逛逛,晒晒太阳。”

    “可是明天林深不是还过来吗?他说明天还是需要做。”

    裴诗语有些苦恼的说到,本来心里并没有排斥,可是提起来的时候,总是感觉怪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