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0章 可以让她来公司啊-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250章 可以让她来公司啊

    裴诗语点点头,虽然心里还是有些不相信,但是并没有说什么。

    “嗯。”

    俩个人之间顿时就出现了一种奇怪的景象,似乎裴诗语并没有刻意的说什么,而封擎苍也没有在意。

    他一直默默的看着裴诗语,低着头,眼里有着万千柔情,可是却还是不忍心开口。

    因为那些事不仅仅对于裴诗语来说是一种伤害,对于自己来说,何尝不是呢。

    过了不知道多久,裴诗语重重的叹了口气,抬头看向封擎苍:“苍,我有话想跟你说!”

    “你说。”

    “你知道凌然找我什么事,你们也是朋友,而且小萌跟他在一起,我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平常的那般简单。”

    裴诗语想了很久还是决定要说出来,毕竟有些事还是需要解决的。

    既然施怡这样迫切的希望自己可以原谅凌悦,那么为什么不可以?

    “小语,你想说什么?”

    对于裴诗语的话,封擎苍还是忍不住皱眉,他不知道裴诗语怎么想的,因为那件事一直都是一个禁忌。

    俩个人都没有提出来,也没有说,可是不说却并不代表这一切都可以安然无事。

    并不是不说出来,一切就会好起来,就算说起来,也是没有办法的。

    “我,我就是想问问你,对于凌悦的事情,怎么想的。”

    裴诗语的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每次想起来那个名字,好像就是自己心里的一根刺一般。

    虽然扎的很深,可是不动的时候还是没有任何感觉,只要轻轻的触碰一下,便会痛苦。

    她不想提起来凌悦这个名字,可是却不能不说,因为这个人跟自己还是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我不会放过她的,可是也没有想到什么有效的办法。”

    封擎苍没有隐瞒裴诗语,如是说道,因为这件事确实需要好好的想想,最近事情太多了,自己根本没有时间去想凌悦的事情。

    所以自然而然的就把事情耽误到了现在,这也是封擎苍不想凌然打扰裴诗语的原因。

    “要不,我们给她一个机会,让她过来公司上班,只有让她在我们面前,才可以看着她。”

    裴诗语还是把这个要求提了出来,其实这件事自己以前就已经想过了。

    但是却并没有告诉封擎苍,也没有说给任何人听,因为这可以说就是自己心里的一个小秘密。

    既然凌悦喜欢,既然凌悦在意,那么自己偏偏不让她好过。

    这次她犯错了,那么就让她以后天天面对自己,担惊受怕,想着自己顾如何对付她。

    对于一个人最好的报复,大概就是让她永远生活在恐惧中。

    “不行。”

    对于裴诗语的要求,封擎苍甚至考虑都没有直接拒绝了。

    他担忧的看着裴诗语,心里却有些痛,这是自己拼命想要保护的人,可是却总是因为自己三番五次的被伤害。

    这是不能原谅的事情,可是让凌悦过来公司,不是让她天天面对自己的伤口吗?

    “小语,不能让她过来,我们可以用别的方式,你看到她就会想起来那些事,这不是存心的让自己不好过吗?”

    封擎苍还是担心裴诗语,在封擎苍的心里,只有裴诗语才是最重要的,其实任何人对于自己来说,都没裴诗语重要。

    “不,就是让她过来我身边,我要天天看着她,你不觉得这样很好玩吗?让她做我的助理,天天看我脸色,想着我是不是会针对她。”

    “如果让她失败的太容易,不是太简单了吗?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我要让她的心彻底的摧垮。”

    裴诗语看着封擎苍认真的说到,她知道自己这样说了,可能会让封擎苍震惊,但是这是最好的办法。

    没有别的办法了,凌悦的身份还有她自己,都不能让裴诗语彻底的怎么她,毕竟坏人总是不能这样轻易的死的。

    而且施怡跟施玲的身份,还有凌悦,自己不可以让他们这样轻易的生活,安然无事。

    “你想好了吗?”

    “我想好了,特别认真。”

    怎么可能会没有想好,其实这个事情裴诗语脑子里不知道想了多少次。

    可是却没有机会说出来,如今凌然的求情,大概刚好是给了自己这样的一个机会吧。

    裴诗语心里也很清楚,不可以用别的办法了。

    如果可以,封擎苍也不会这么久没有任何的动作,凌非岩那边不管怎么样,还是需要顾忌一下的。

    “苍哥哥,我不想让你为难,所以这件事就这样吧,如果以后她还是不安分,那么就不能怪我了。”

    裴诗语忍不住冷笑一声,对于凌悦的自找死路,其实裴诗语心里也是很清楚的。

    否则怎么会提出来这样的要求,如今她跟封擎苍已经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就算自己对她如何了,她也只能生生的受着,恐怕不会再跟以前那般的耀武扬威。

    “嗯,都听你的。”

    封擎苍露出一个笑,虽然眼里有些担忧,但是同时还是很欣慰的,因为裴诗语终于可以保护自己了。

    她的想法相比较以前更加的成熟了,也很清楚自己想要的东西。

    如今自己唯一可以做的,大概就是让裴诗语可以更好的飞翔,她的羽翼并没有任何人可以轻易折断。

    只要还有自己在,就绝对不会让其他人再有机会对裴诗语做出什么。

    俩个人商量好了后,封擎苍直接就给凌然打电话。

    “我跟小语商量好了,这个事等她出院了再说吧,嗯,对,好,我知道了,你别忘了你说的。”

    挂断电话后,封擎苍依旧忍不住长长的呼出口气,似乎十分的心累。

    裴诗语有些奇怪的看着他:“叹气干嘛,现在不是好好的。”

    “嗯,明天那边的专家过来,你”

    后面的话封擎苍并没有继续说下去,然而裴诗语却很明白,他一定是希望自己可以配合。

    “我知道,我会好好配合的,放心吧,我也不想拖着这样病态的身体去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