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5章 谢谢你-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245章 谢谢你

    不管自己身体如何,如今裴诗语心里最牵挂的一件事,当然就是唐佩了。

    自己梦到的那些事,裴诗语还是感觉很惊奇,也许唐佩真的不想醒过来,她不知道自己要如何面对。

    所以裴诗语觉得自己应该去看看她,告诉她一定要醒过来。

    毕竟这里还有人等着她,想要见到她,想要让她好好的。

    “不行!”

    封擎苍直接拒绝了,他不想裴诗语的身体越来越糟糕,而且如今就算裴诗语去了,也对唐佩的恢复,没有任何用处。

    这才是封擎苍拒绝的原因,但是裴诗语却不知道。

    她有些生气的看着封擎苍:“我不管,我跟你说了,我一定要去看佩姐,你凭什么阻止我!”

    “不管你同意还是不同意,我都是要去的,你管不住!”

    裴诗语这会已经因为封擎苍的话彻底的生气了,否则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然而对于裴诗语的愤怒,封擎苍没有任何的不开心,他甚至有些欣慰,裴诗语也会跟他发脾气。

    “那我不管,你觉得自己可以走出去,你就自己去吧。”

    其实裴诗语如今身体很差,自己走路也是有困难的。

    这才是封擎苍笃定的原因,如果裴诗语身体正常,自己也不会阻止她的,毕竟封擎苍也很清楚,唐佩对于裴诗语的意义,非比通常。

    “我自己去就去,”

    裴诗语也是固执了起来,谁说都不管用。

    她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已经耗费了大半的力气,如今哪里还有力气下去。

    所以裴诗语这会特别的绝望,她感觉自己真是太没用了。

    在这种关键的时候,裴诗语也明白,一定不可以退缩,但是身体这样,裴诗语只有无奈。

    “小语,你等身体好了点,我自然会让你过去看唐佩,可是如今你这样我怎么放心?”

    “而且唐佩的情况你也知道了,医生说了,她必须修养,静养。”

    封擎苍看着裴诗语终于消停下来了,这才耐着性子跟她说到。

    其实俩个人心里也都很清楚,谁也不会计较什么。

    但是裴诗语还是不愿意说话。她赌气般的转过身不去看封擎苍。

    就算他是为了自己的身体,裴诗语也不愿意,明明自己的好朋友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但是自己却没有办法去看一眼。

    这才是裴诗语心里最痛苦的,她不想让自己有什么遗憾。

    况且唐佩可是自杀的,她的求生意识一定特别的稀薄。

    “小语,你怎么了?”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叶沛灵的声音忽然响起来,充满了诧异。

    裴诗语听到了叶沛灵的声音,这才转过身,看了眼,发现病房里已经没有了人。

    她心里忍不住有些失望,可是却并没有流露出来,而是看着叶沛灵问道:“灵灵你怎么来了,佩姐咋么样?我现在身体好差,不然我早就过去看佩姐了。”

    “傻瓜,佩姐那会已经醒了,只是如今还太虚弱,不能起来。”

    叶沛灵的话让裴诗语的一颗心也终于放下了。

    她看着叶沛灵点点头,然后笑着说道:“醒了就好,我还以为佩姐没醒来。”

    “醒了,佩姐醒了第一件事就是找你,知道你昏迷了,还让我过来看看你。”

    其实唐佩跟裴诗语差不多就是同时醒了的,所以醒了第一件事当然就是问裴诗语。

    “我也没事,可能是最近太累了,精神有些紧绷所以才会晕过去的。”

    裴诗语有些苦涩的笑笑,她知道自己身体太差了,可是唐佩如今还是这样挂念自己,这让裴诗语很感动。

    因为自己没有办法过去看唐佩,所以裴诗语还是感觉好难过。

    “你呀,还是好好休息,等你们都好了。我们在一起啊,佩姐这次醒了后,似乎变了。”

    叶沛灵忽然之间说到,让裴诗语忍不住奇怪的看着她。

    “佩姐怎么了?”

    如今裴诗语最关心的大概就是唐佩的状况了,不管哪里裴诗语还是觉得自己需要知道。

    毕竟唐佩的情况特殊,如果真的有事,自己也要及时知道,然后帮助她。

    “你别急啊,佩姐有些变了是因为她相对于以前,好像变的正常了点,你也知道她之前那样,如今好像正常了起来。”

    叶沛灵斟酌了一番,还是对裴诗语说了出来。

    反正唐佩情况好了,对于几个人来说,都是好事。

    “真的吗?太好了,如果佩姐可以好起来,那就太好了。”

    听到唐佩好像恢复从前了,裴诗语自然是从心里就替唐佩开心了。

    不然按照唐佩的那个样子,以后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呢,不过裴诗语却忽然想起来封擎苍,顿时脸色难堪了起来。

    “你这是什么表情?佩姐好起来你不开心啊!”

    叶沛灵看着裴诗语忽然就变了脸色,立刻询问道。

    毕竟裴诗语跟唐佩的关系那么好,如果唐佩好起来了,开心的应该是裴诗语才是啊。

    但是如今裴诗语听了唐佩的情况好了,反而脸色变了,这就让人有些尴尬了。

    “不是,我就是想到了一些别的事情,所以有些郁闷。”

    裴诗语摇摇头,佩姐好起来了,自己当然很开心,可是想起来封擎苍刚才的行为,她还是有些烦躁。

    明明平时都是那样宠着自己,但是到了这种关键时刻,他居然阻止自己,不让自己去。

    这让裴诗语心里一阵阵的失落还有难过,有种封擎苍不爱自己的感觉。

    “你想什么?不会是因为封少吧?你们俩个人怎么了?我刚来的时候还看到封少在外面抽烟,你们吵架了?”

    叶沛灵有些意外的看着裴诗语,似乎对于俩个人之间的事情,有些无奈。

    裴诗语摇摇头:“没有,就是有些心烦,我感觉他好像变了个人一样,不爱我了!”

    “他以前都是什么都顺着我,你看看现在,我都不知道要怎么说了。”

    裴诗语有些失落的低下头,而且如今封擎苍居然离开了,换以前他一定会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