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4章 她一定会熬过来的-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244章 她一定会熬过来的

    “灵灵,你说佩姐怎么那么傻,怎么可以这样啊,她怎么忍心让我们这样难过!”

    裴诗语的眼睛也通红,可是却没有哭出来,这个时候自己流泪并没有任何的作用。

    好像所有的眼泪在看到唐佩的一瞬间,就已经凝固了。

    “佩姐一定会好起来的,小语,你坐在那边等等。”

    叶沛灵看着裴诗语脸色很差,忍不住开口提醒道。

    毕竟如今裴诗语也是一个病人,她的身体那么弱,如今在经过这样的精神刺激,叶沛灵还是很担心。

    可是裴诗语却一直担忧的看着门口多希望唐佩可以忽然之间走出来,笑意吟吟的告诉自己,哭什么。

    但是一切都不可能发生了,唐佩如今躺在冰冷的床上,她的手腕上的伤口,就像变成了裴诗语心里的朱砂痣一般。

    她想自己永远也不可能忘记了吧,唐佩这是再用自己的生命去放弃一切啊。

    “我不坐,我要看着佩姐好起来。”

    裴诗语固执的摇头,一直盯着里面,可是人的身体极限终究还是有限的。

    裴诗语没有坚持多久,就直接朝着地上倒了下去。

    “小语!”

    “小语姐姐。”

    “小雨滴”

    几个声音不约而同的响起来,可是裴诗语却再也听不到。

    封擎苍刚来就看到这一幕,眼睛都快要跑出来了,他跑过去将裴诗语抱在怀里,心痛的看着她:“你这个傻瓜!”

    “封少,小语她”

    “我送她去看医生。”封擎苍直接打断了叶沛灵的话,然后往医生在的地方跑去。

    看着封擎苍抱着裴诗语离开的背影,叶沛灵这才感觉到了一阵阵的放松。

    还好有封擎苍,如果裴诗语醒来了,也有封擎苍可以安慰,她一定可以走出来的。

    裴诗语不知道自己到了什么地方,那里也是一片纯白色,没有任何多余的颜色。

    好像所有的一切都是白色,她看到了唐佩。

    “佩姐,”裴诗语欣喜的走过去,想要靠近唐佩,可是唐佩却伸出手不要她过来。

    “别过来,小语,”

    “佩姐,你怎么在这里啊?”

    裴诗语诧异的看着唐佩,她似乎感觉唐佩应该在一个地方。可是却怎么都想不起来。

    而唐佩也跟着摇头说:“我也不知道我怎么来了这里,可是我不想回去了。”

    唐佩说着居然直接坐在了地上,可是他的周围好像粘满了人,男的女的,明明刚还是空无一人,但是如今却那么多的人。

    裴诗语惊恐的看着这一幕,生怕唐佩会出事:“佩姐,你过来啊,你过来我们一起回去。”

    “不,我不能回去,我要在这里陪着他们。”唐佩摇头,她脸上充满了淡漠,连微笑都不见了。

    裴诗语本来还疑惑,唐佩怎么来了这里。可是忽然之间裴诗语想了起来,唐佩好像自杀了。

    那么她怎么会在这里,裴诗语不清楚,可是裴诗语却知道,自己不能让唐佩在这里继续下去。

    “佩姐,你不能在这里,你跟着我回去,不然我也不出去了。”

    不知道为什么,裴诗语居然也是男难得的固执了起来。

    因为她好像有种感觉,如果唐佩没有跟着自己回去,那么她大概永远都不会回去了。

    “小语你别这么任性,听我的,一直往前面走,知道吗?”

    唐佩听到裴诗语的话有些惊讶,可是却再次立刻摇头说到。

    她的眼睛里充满了担心,甚至还有裴诗语熟悉的那种淡漠,绝望。

    她一定是知道什么,可是却不愿意回去了,裴诗语心里一阵阵的疼,她想起来了唐夜。

    “佩姐,你想想唐夜,他多么想你啊,你不回去了唐夜怎么办啊?”

    “唐夜还没结婚呢,你也知道他那个人,固执成那样,没有你患管着他,他会怎么样。”

    裴诗语一直努力的说服唐佩,似乎想要劝说她。

    可能是因为裴诗语的话起了一定的作用。唐佩周围的白色的雾终于消失了,她的人也清楚了起来。

    看到唐佩清楚了起来,裴诗语终于感觉到了一阵阵的欣慰,她伸出手笑着看向唐佩:“佩姐,我们一起回去!”

    “好。”唐佩立刻点头,准备起身,可是却犹豫了一下,她回头凶狠的看了眼,最后这才跟着裴诗语一起过来。

    裴诗语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然后睁开眼,就看到封擎苍担心的看着自己。

    “苍哥哥,怎么是你?”

    裴诗语惊讶的问道,她脑子里还在想着自己跟唐佩在一起。

    “你终于醒了,我还以为你怎么了,我担心你,所以过来看看,小语,你都昏迷一天一夜了。”

    看到裴诗语醒过来了,封擎苍的一颗心也终于放下了。

    可是听到封擎苍的话,裴诗语终于明白了,她惊恐的看着封擎苍:“佩姐呢?我要去看她,我要去找她。”

    裴诗语想起来梦里的唐佩,她不肯跟着自己回来,可是最后她们好像一起回来了。

    但是唐佩到底有没有回来,裴诗语根本不知道。

    “傻瓜,唐佩一定会熬过去的,她也是一直昏迷,没有醒过来,医生说可能是因为自己的防护意识太强烈了,阻止自己醒来。”

    封擎苍无奈的说道,虽然他也很清楚,告诉裴诗语这些,也许没有什么用处。

    可是如果不告诉她,估计她也是要一直挣扎着想去看唐佩的。

    与其这样,还不如直接告诉了她,反正唐佩如今情况还好,就是看自己的恢复情况了。

    “我要去看她。”

    裴诗语固执的看着他,挣扎着想要起来,可是却被封擎苍阻止,不让她起来。

    “你现在身体太差了,医生说了,你必须卧床休息,不然恐怕以后也会恢复不好。”

    对于裴诗语的担心,封擎苍很清楚,可是自己依旧要组织裴诗语。

    毕竟自己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而且唐佩现在还没醒来,就算过去了,也根本看不到什么。

    “可是我好担心佩姐啊,苍哥哥,我就去看一眼,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