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我的国王-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26章 我的国王

    她的声音很小,很细,甚至有点云淡风琴个味道,根本听不出什么怒意。

    那方才还压在自己手背上的手,现在已经收了回去,像是从来没有覆压在他手背上过一样。

    只有那残余的一点点凉意,让封擎苍相信,刚才那一瞬间,不是错觉。

    裴施语就这样站在她的身侧,脊背挺直,显得很倔强。

    始终不要他插手,坚信自己能解决?

    封擎苍一下不知道说什么。

    他原本打算直接叫人把裴绵绵轰走的。

    没有任何人,可以触犯他的领域——

    而裴施语,便是这领域里唯一的存在。

    不过……

    她愿意,他有什么可反对的呢?

    封擎苍微微地挑了眉,想起她方才主动放过来的手掌,忽然觉得很是愉悦,这可是第一次……

    嗯,那就勉强同意了吧。

    于是,他不再言语。

    裴施语静静地看着自己面前的乔祁和裴绵绵,一个是她曾深爱的前夫,一个是她曾疼爱的妹妹。

    一抹讽刺渐渐浮上了眼底。

    乔祁就在裴绵绵的身边,一面恼怒于她的不识抬举,一面又震慑于封擎苍的动作——

    方才他怎么可能没看到?

    裴施语跟封擎苍……

    想起那次自己约见裴施语的结果,乔祁心里竟有一种难言的不甘之感。

    他很想裴施语拉到身边,向所有人宣布这是他的人。

    可他现在不能这样做,他不能让小语陷入困境之中。

    而且,眼下的情况,容不得他想太多,不能再让裴绵绵闯祸了。

    强压下心里对裴施语的渴望和酸涩,乔祁放低了姿态:“封少,小语,很抱歉,今天是我们唐突了,我现在就带她下去醒酒。”

    “是该醒醒酒了,她疯了挺久了。”

    裴施语不无暗示地接了一句,随即对上了裴绵绵的一双眼。

    “你说谁呢?!”

    裴绵绵立刻就炸了,就要从乔祁手中挣扎出来。

    乔祁哪里能容许?

    他冷了一张脸:“抱歉,她的确是喝多了,我这就带她离开,打扰了……”

    有力的双臂,重新将裴绵绵拉住,裴绵绵却完全不配合,挣扎着死活不愿离开。

    从小到大,她明明才是最漂亮的那个,更是父母的女儿,凭什么?

    “我不走,我是被邀请来的嘉宾,我凭什么走!”

    “裴施语,你为什么总是这么无耻,总是这么阴魂不散!”

    “为什么总要我过不去,为什么总要抢走我的东西!”

    ……

    又是一番怒骂。

    周围人都忍不住指指点点了起来。

    裴施语却是简直要被裴绵绵的逻辑给逗笑了。

    完全不讲道理,以为这里还是她家吗?

    为什么她总能把过错放在别人身上?自己曾经三了别人,就以为所有人都跟她一样。

    只是,从小到大的一幕幕,都从裴施语脑海之中划过。

    她盛怒之中的那一颗心,也难得柔软了一下。

    “从小到大,我都没有抢过你的东西……”

    相反,她因为知道自己的身份,处处忍让,委曲求全。

    怎么到了他们的眼中,就变成了自己争抢?

    莫名地笑了一声,裴施语淡淡地看着裴绵绵,那目光里竟然多了几分怜悯——

    乔祁摊上了一个裴绵绵,也很头疼吧?

    罢了。

    她微微地一笑,并没有与裴绵绵一样动怒,只像是对陌生人一样生疏:“乔夫人,你可曾听说苏东坡和佛印的故事?”

    “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别扯开话题!我今天一定要让大家认识你的真面目。”

    裴施语并不理会她的歇斯底里,优雅而从容的缓缓开口:

    “苏东坡曾问佛印:‘以大师慧眼看来,吾乃何物?’佛印说:‘贫僧眼中,施主乃我佛如来金身。’

    苏东坡见佛印体胖,便调侃:‘然以吾观之,大师乃牛粪一堆。’佛印答:‘佛由心生,心中有佛,所见万物皆是佛;心中有牛粪,所见皆化为牛粪。’

    这个故事送给你,莫要以己度人,否则,依你品行只怕世间万物皆不能入眼了。”

    “这……”

    所有人都惊讶了。

    谁也没想到,面对裴绵绵的漫骂,裴施语竟然淡定地说出了这样的一个故事,这在圈子里,实在是太少见了啊。

    而且……

    细细一品味,实在太有道理。

    众人都忍不住露出了赞许的目光,甚至还有人直接鼓掌起来:“说得好!”

    “不愧是文化圈的人啊……”

    “这个女人还真是厉害,一句脏话不说,就把人贬到了泥底。”

    “果然不能跟文人吵架,被骂得狗血淋头,还没法反驳。”

    “既保持了自己的风度,又没有被对方欺负,能做到这个地步,真是太难了。”

    ……

    角落里,一个戴着老花镜,穿着中山装的老人,也忍不住多看了裴施语一眼:“问渊的新助理吗……”

    ……

    所有人都知道,眼前不过是一场闹剧,对裴施语的机智应对也实在佩服。

    就连封擎苍,在听了之后,都不由得缓和了面色。

    那个女人,就这么站在所有人视线的中央,半点也不畏惧,焕发出了一种别样的光彩……

    嗯,除了身上那一件礼服不是他送的之外,也没什么刺眼的地方了。

    被人欺负不可一味忍让,也不可如同泼妇一般上去撕咬,那样只会让自己和对方沦为同一类人。

    如此分寸,正好拿捏得当。

    他可以为她保驾护航,可难以让人正视她的能力。如此一来她再优秀也只能是他的附属品。

    现在,她做得很好,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好。

    可想到这个傻女人是如何成长到今天的样子,封擎苍的眼眸里,忽然染上了一丝复杂……

    如果早知道她嫁了人之后,不是享福,而是受尽苦难,他还会囿于世俗的羁绊,不敢插足她的生活吗?

    还好,一切都不算晚。

    也许她什么都不会知道,但他知道就可以。

    她是他的国王。

    他愿为她摇旗呐喊,也愿为她战死沙场。

    (大力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