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3章 有惊无险-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243章 有惊无险

    “现在还不知道,我们正在去医院的路上。”

    石晓晓犹豫了下还是告诉了裴诗语,毕竟这件事也是没有办法隐瞒的。

    而且唐佩的情况特别差,精神整个都崩溃了,也不知道她到底经历了什么,石晓晓也是第一次,对于自己的生活产生了怀疑。

    “知道了,我现在就过去。”

    裴诗语挂断电话后,直接换衣服然后打车过去医院,等着她们几个人。

    因为唐佩的情况很差,裴诗语真的会担心,所以她必须过来,万一唐佩也坚持不下去了,裴诗语根本不敢想,自己要怎么办。

    “小雨滴,你怎么过来了?”

    唐夜看到裴诗语来了医院,顿时有些惊讶的问道,他本来是出来买点东西,没想到却在门口看到了裴诗语。

    对于唐夜的忽然出现,裴诗语还是有些惊讶,并没有任何犹豫的直接告诉了唐夜,唐佩如今正在来医院的路上。

    “你说什么?我姐自杀了?”

    唐夜震惊的看着裴诗语,脸上写满了惊恐,手都忍不住在发抖。

    “你冷静点,佩姐他们现在还在路上,一会过来在看,你着急紧张也是没用的。”

    裴诗语忍不住说到,她虽然自己也很紧张,可是还是开口安慰唐夜,因为裴诗语感觉自己还是需要冷静。

    但是唐夜却根本没有办法冷静,转身就往外面跑去,裴诗语立刻跟着伸手拉住他:“唐夜你干嘛!”

    “我要去找她!”唐夜眼眶红彤彤的,看起来随时都要哭出来一般。

    “你现在去哪里找她,如今灵灵他们应该快过来了,我们等等。”

    虽然裴诗语心里也急的快要死了,可是越这个时候,就更加的需要冷静。

    一直冲动根本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唐夜在裴诗语的眼神示意下,最终还是留下来。

    可是他的目光却始终盯着门口,盯着外面。希望叶沛灵他们快点过来,再过来。

    “小糖丸,灵灵的车,我们快过去。”

    “医生,快点!”

    唐夜跟裴诗语一起带着医生往叶沛灵的车跟前跑去,恨不得现在就看到唐佩。

    俩个人还没到跟前,就看到叶沛灵下车,将唐佩抱了出来。

    虽然叶沛灵也是女孩子,可是这种时候,大概人的爆发力也是很可怕的。

    比如叶沛灵,她抱着唐佩走下来,唐佩这会眼睛紧紧的闭着,看起来脸色更加的苍白。

    在阳光的照射下,整个都看起来都是白的,憔悴不堪。

    本来就因为这段时间长期在房间里,没有接触阳光,如今猛然出来了,再加上失血过多,整个人就更加白,恐怖。

    裴诗语的脚步停了下来,她都不敢继续往前了,生怕看到唐佩不行了。

    她手腕上还在曰曰的流血,把缠在手腕上的白色纱布也染成了血红的颜色。

    “姐。”

    唐夜一个箭步冲过去把唐佩接过来抱在怀里,眼泪已经流下了,可是却还是没有忘记,让医生过来。

    “佩姐,坚持住,你一定要坚持下去啊。”叶沛灵跟在后面还在不停的说着,脸上都是自责。

    她明明就是看着唐佩的,但是还是让唐佩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自杀了,如果唐佩有事的话,叶沛灵一定不会原谅自己。

    她不想让自己这样下去,她也不想让唐佩出事。

    看着唐夜抱着唐佩进去了,裴诗语的脚下却好像生了根一般,根本没有办法动。

    她不知道自己要如何进去,要怎么看着唐佩。

    “小语姐姐,你怎么不进去!”

    石晓晓跟在后面看着裴诗语停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忍不住说到。

    其实这个时候,大家心里都是非常的担心,石晓晓也没有时间想太多,还以为裴诗语是因为太震惊了。

    毕竟自己看到唐佩变成这样后,也是充满了震惊。

    “我们进去吧。”

    裴诗语摇摇头,苦涩的笑了笑,然后跟着石晓晓一起进去。

    虽然脚下还是虚浮,但是裴诗语很清楚,自己不可以倒下去。

    如今唐佩还在里面生死不明,自己怎么可以这样呢。

    刚进去医院,裴诗语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她拿出手机就看到封擎苍的电话,立刻接了起来。

    “苍哥哥,我”

    裴诗语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封擎苍的声音:“我知道,我马上过来,你不要多想,冷静一点。”

    听到封擎苍的声音后,裴诗语整个人好像都冷静了下来,没有刚才那样的急切。

    虽然还是担心,但是心里却好像有了主心骨一般,她知道自己不可以怎么样。

    但是医生在里面不停的出来,然后进去,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裴诗语感觉周围的人说话,自己完全都听不到她,她不知道自己要怎么样,也不知道那些人为什么说话。

    她木然的看着那些人,心里却只有一个念头,唐佩不能死,绝对不可以。

    叶沛灵看着裴诗语一直站在那里,不动也不说话,心里更加的担忧了起来。

    “小语,你这是怎么了?一直不说话?”

    “灵灵,佩姐怎么样了?我好担心佩姐啊,我不知道她怎么会那样,我”

    裴诗语一直在不停的说话,可是却不知道自己到底再说什么。

    她看着叶沛灵的脸,好像都会变成唐佩,还有唐佩一幕幕的,教自己做事,教自己如何把别人欺负自己的还回来。

    也是因为唐佩,自己才会变成如今这样,才不会任人欺凌。

    可是如今唐佩就躺在里面,她不知道怎么样,自己却没有任何的办法拯救她。

    “佩姐一定会没事的,我相信她会没事的。”

    叶沛灵因为自责而脸色发白,这会在看到裴诗语这样。她心里更加的自责了起来。

    “小语都是我粗心,如果我可以在认真点,佩姐也许就不会,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掉以轻心啊!”

    叶沛灵也在一边抹泪说到,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要怎么样。

    一边的唐夜一直盯着里面的动静,一句话没有说,石晓晓安静的陪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