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8章 你的归处就是死-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238章 你的归处就是死

    唐佩的话并没有让周立产生太多的感情,他这会一动不得看着唐佩,似乎眼里都有万千柔情。

    “解释什么?我跟你说过了,想解释,除非李毅活过来,否则我不会听,我也不会放过你!”

    “我更加不会原谅你,因为你不配得到我们的感情,你知道吗?”

    每次想起来李毅的惨死,唐佩心里就充满了绝望,她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办,也不知道自己要如何面对。

    可是这一切却是自己应该做的,也是自己必须做的。

    “佩佩”

    “别喊我,你去死去死!”

    唐佩被周立的话刺激的更加的激动了起来,直接拿着刀子就往周立的身上捅去。

    然而周立并没有吭声,他一直温柔的看着唐佩,就像看着自己的恋人一般。

    这样的眼神让唐佩整个人都要疯狂了,她挥手就准备继续下去。

    “佩姐,不要!”

    裴诗语眼疾手快的冲过去,直接抓住了唐佩的胳膊。

    然而唐佩却根本没有看裴诗语,冷漠的说到:“松手!”

    “佩姐你冷静点啊,你这样怎么可以,在这样下去,他就要死了!”

    裴诗语忍不住喊道,她不想让唐佩继续痛苦下去,李毅已经死在了她的手里,如果周立也死了,而且是死在自己手里,恐怕唐佩真是会彻底疯癫。

    但是如今正在疯狂的唐佩怎么可能会听进去裴诗语的话,她手腕一个用力,直接就把裴诗语推在了另外一边。

    “我就是要他死,他这样的人,只有死才是归宿,只有死亡才可以救赎他!”

    唐佩激动的说到,她的眼里都是绝望,这种绝望不同于李毅的死,这次就是她的心都死亡。

    所以裴诗语可以想到,如果周立今天死了,唐佩恐怕也会选择那条路。

    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唐佩这样,可是唐佩根本听不进去,她现在心里唯一想的,就是把周立也杀了。

    “小糖丸,你拦着佩姐啊,不能让她在继续错下去了。”

    裴诗语忍不住喊道,她不想让唐佩痛苦,可是唐佩却不得不痛苦,就算自己阻止,恐怕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姐,你”

    “唐夜你给我松手,在拉着我,我就跟着这个混蛋,同归于尽!”

    唐佩激烈的挣扎着,可能一个人在绝望或者崩溃的时候,潜力都是无限的。

    比如唐佩这会,她居然都快要挣脱唐夜的钳制了。

    “唐夜你到底是谁的弟弟,你居然不听我的话,我怎么养了你这个白眼狼,你有种给我松手!”

    唐佩被唐夜的行为彻底激怒了,她觉得就是唐夜阻止了自己今天的行为。

    然而地上的周立这会却忍不住重重的咳嗽了起来:“咳咳咳”

    “佩姐,他再这样下去,也会流血而死的,难道你要周立跟李毅一样去死吗?”

    “你想想李毅死之前的绝望,你看看周立,你看看他,他也是你爱的男人啊,佩姐!”

    裴诗语忍不住祈求道,她不知道自己要怎么说,怎么做,可是如今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堵了。

    大概是听到了裴诗语的话,叶沛灵这会也想起来了周立是谁,立刻跟着劝说道:“是啊佩姐,你不要让同样的错误,存在好几次啊!”

    “你一定会后悔的,佩姐,佩姐!”

    叶沛灵的声音并没有让唐佩产生任何的情绪波动,甚至她还维持着自己的愤怒。

    看到这一幕,裴诗语心里也第一次出现了绝望,如果唐佩再这样继续闹下去,裴诗语也不知道自己回做出什么事。

    “你们到底是帮我,还是帮他?”

    对于裴诗语跟叶沛灵俩个人的袒护,唐佩心里很生气,立刻询问道。

    “佩姐,在我心里你才是我们的家人,朋友,我们怎么可能会帮助别人,不理你呢。”

    裴诗语皱眉说着,因为她也清楚,只有佩姐才是这里的人,只有她是自己亲情的。

    “姐,小语说的对,在心里我们都是好朋友。”

    听到叶沛灵的话,裴诗语心里顿时就有些感动了。

    毕竟也就只有俩个人才跟唐佩有关系,但是如今唐佩说了,也不是随便说的。

    “那你们就不要阻止我,让我杀了他,给李毅报仇。”

    唐佩愤恨的看着面前的几个人,怨她们阻止自己。

    地上的周立如今看起来更加的痛苦,可是大概是因为伤口不致命的原因,他并没有晕倒。

    “佩姐!”

    “姐。”

    唐夜一边拉着唐佩,还不忘喊了一声,可是如今唐佩根本听不进去任何人的话。

    她脑子里大概只有一件事,就是一定要为李毅报仇。

    可是李毅却是自己杀的,唐佩始终没有办法原谅自己,所以只能通过这些,让自己心里好过。

    “别喊我,你要让开!”

    唐佩怒吼道,忍不住看到地上的周六,他此时因为疼痛还有失血过多,脸色苍白,整个身子都蜷缩成了一团。

    “佩佩,能够死在你的手里,也是我的幸福,直接给我个痛苦吧。”

    周立现在说话都很费力,可是他还是挣扎着没有闭眼,大概是因为闭上眼以后,怕自己再也没有办法醒过来吧。

    他贪婪的看着身边的唐佩,恨不得把她的一切都记在心里。

    “虚伪,你别以为我会信你,我不会让你这样轻易的死掉的,我要让你也体会一下别人的痛苦。”

    唐佩直接挣脱了唐夜的手,然后低头对周立说道。

    但是因为她手里的东西已经被唐夜拿走了,这会变成了空手,似乎看到周立这样,她也有些惊慌了。

    “阿夜,阿夜,你送他去医院,我不能让他就这样死了。”

    唐佩立刻回头对唐夜说到,生怕周立也就这样死了。

    明明那会还在叫嚣着一定要杀了他,可是看到周立流血那么多以后,唐佩还是不忍心了。

    她低头看着周立,恶狠狠的:“我告诉你,你别想一死了之,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许死听到没有?”

    “不许死,我命令你不许死,听到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