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7章 这是欠她的-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237章 这是欠她的

    到了别墅区,唐夜就立刻下车,不顾后面的人样别墅里狂奔而去。

    裴诗语跟着叶沛灵几个人在后面进去,可是裴诗语心里却有些诧异了,因为现在没有人。

    那天过来的时候,明明还有很多保镖在的,但是今天什么都没有了。

    “灵灵,佩姐一定是出事了,保镖都没有了!”

    裴诗语身影一晃,差点就摔倒在地上,全身的虚弱感似乎在这一刻全部涌了上来。

    她甚至不敢去想,如果唐佩出事了,自己应该怎么办。

    叶沛灵诧异道:“小语,也许保镖吃饭了啊,总不能一整天都守在这里吧!”

    对于裴诗语的担心,叶沛灵就没有过多的感慨,因为她觉得保镖也是需要时间的。

    “不,那天我过来有很多很多保镖,而且还需要暗号,可是今天一个人都没有了,你说这能代表什么。”

    在叶沛灵的搀扶下,裴诗语一步步往进去走,还是忍不住说着。

    跟在几个人后面的石晓晓脸色也特别难看,因为她也知道唐佩回来了,但是今天的情况,看起来就是有事。

    “灵灵,我们快点进去,快点。”

    裴诗语忍不住加快了脚步。她觉得自己不能再这样慢悠悠的下去了。

    几个人进去后,偌大的别墅区依旧没有什么人,空荡荡的,就像一个空房间。

    “小糖丸!”

    裴诗语喊了一声,可是并没有任何的声音。

    她继续走进去,找到了那天去的那个房间,依旧是全部的纯白,没有任何多余的颜色。

    叶沛灵进去后,全身都感觉到一阵阵发冷,忍不住抓住裴诗语的胳膊:“小语,这里怎么这样,看起来挺阴森的啊!”

    “佩姐就住这里,你们过来。”裴诗语四处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任何人的影子。

    而唐夜自从进来后也不知所踪,看起来应该是进去了。

    “这里!可是没有人啊。”

    叶沛灵跟石晓晓俩个人都很奇怪,目光还在房间里四处看。

    可是因为这个房间都是白色的,所以俩个人的眼睛都有些不舒服了起来,长期接触白色的东西确实会眼睛不舒服。

    甚至产生了一种刺痛的感觉,裴诗语摇摇头,然后往柜子旁边走了过去:“在这里,我们过去!”

    “佩姐在这里?”

    叶沛灵忍不住问道,对于裴诗语的行为感觉道很诧异。

    可是裴诗语却根本没有心情说话,她直接伸手推开了书柜,柜子应声而开,几个人当场就震惊了。

    里面的房间,全部黑黝黝的,可是裴诗语还是清晰的看到了里面的情景。

    这会,唐佩正站在地上,而她的面前居然躺着一个人男人,这个男人并不是唐夜。

    唐夜这会站在俩个人的跟前,似乎想拉着唐佩,却又没有上前。

    “佩姐!”

    裴诗语由不得心里的震惊,立刻张口喊了一声,朝着唐佩跑了过去。

    这个时候,裴诗语根本没有心情去注意别的东西,现在唯一想的就是过去看看唐佩。

    她不知道唐佩怎么了,可是裴诗语过去后,立刻看到了唐佩手里的一把刀,上面甚至还在滴着血。

    她,做了什么?

    裴诗语忍着心里的震惊,看向了地上的人,他此时正奄奄一息的躺着,可是脸上却带着幸福的笑容。

    “佩姐,他”

    “小雨滴,你离远一点,小心姐姐她伤到你,姐姐现在有点不对劲。”

    唐夜看到裴诗语一直往唐佩跟前走,立刻过来拉着裴诗语往另外一边,生怕唐佩会伤害到裴诗语。

    然而裴诗语却怎么可能会离开呢,她直接挣脱了唐夜的胳膊:“不,我不过去,佩姐不会伤害我的。”

    “佩姐,佩姐!”裴诗语喊了几声,可是唐佩一直处于十分呆滞的状态,并没有回答。

    可是地上的周立,此时却因为身上缺血而脸色苍白,可是他并没有怨恨或者什么。

    “佩佩,”

    虽然周立现在很虚弱,可是还是忍着痛,微笑看着唐佩,好像身上的伤并不是唐佩做的。

    相对于他的温柔,唐佩的反应可以说是非常冷淡了,甚至可以说无比的厌烦他,不然为什么不说话。

    “别喊我,你不配喊我的名字!”

    几个人都以为唐佩不会说话了,她却忽然怒吼道,声音嘶哑,可是却带着无尽的愤怒。

    她一步步走过去,弯腰看着地上的周立,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周立,这种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好,很刺激呢?”

    “嗯?你说说,你是怎么对李毅的,你是怎么安排了一切的,你又是如何相安无事的过了那么多年,啊?”

    唐佩的声音骤然提高,可是心里的愤怒却无论如何都难以用语言形容。

    她盯着周立,就好像看着一个仇人一般。看到他,自己就想到了曾经死在自己手上的李毅。

    他一直到死,都没有说过一句埋怨的话,可是自己却逃避了那么多年,一切不过是因为,他犯了错。

    他为了自己的好朋友隐瞒了一切,可是这对唐佩来说,如何的残忍啊。

    “佩佩,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我愿意弥补,你,相信我好不好?”

    周立躺在地上,还不忘跟唐佩道歉,然后唐佩却直接狠狠的一脚,踹在了周立的胸口。

    “咳咳。”

    本来因为受伤,这会在加上唐佩的动作,周立忍不住咳嗽了几声,口里还吐出来血。

    “相信你?你对不起的不是我,而是李毅,他为了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妻离子散,这就是你要的结果吗?这是你可以弥补的吗?”

    “他的生命,你要如何弥补?你以为我会原谅你?还傻傻的被你欺骗吗?周立,你太让我伤心了。”

    唐佩的声音虽然嘶哑,可是依旧让人感觉到无比的绝望,还有荒凉。

    她亲手杀了自己的爱人,然后还是因为另外一个误会,因为另外一个人的自私,这是唐佩永远没有办法原谅自己的事情。

    “我可以解释的,佩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