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心有牛粪,所见皆为牛粪-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25章 心有牛粪,所见皆为牛粪

    裴绵绵这句话,再次掀起了千层浪。所有人都汇集过来,围观这场大戏。

    大家的目光在裴施语和裴绵绵之间徘徊,低声议论着。

    和之前一听到裴绵绵的话,就对裴施语无限鄙夷不同。得知裴施语和封擎苍相识,大家更多了点怀疑。

    封少是什么人物,在商场上叱咤风云,能在a市横着走,他结识的肯定都不是一般人。

    听刚才的语气,两个人关系匪浅,这女人在封少面前还很嚣张。

    这样的女人只怕不简单,还是先观望微妙。

    短短一瞬间,无数种猜测在众人心中升起,与之前听到一点风吹草动,就疯狂抨击不同,更多了一点理性。

    封擎苍对裴绵绵的话宛若未闻,连一个眼神都欠奉,目光投向裴施语。

    “需要我出手吗?”男人的声音低沉有力,围观的人全都听得清楚。

    裴施语笑着摇头:“谢谢,我可以自己解决。”

    男人微微颔首,虽然没有动作,可那架势俨然一副保护者的形象。

    告诉大家:这是我的人,谁都不准欺负!

    众人皆惊诧极了,封少竟然这么维护这个女人,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这还是封少身边第一次出现年轻的女性,还这么的漂亮。

    难道万年单身汉的封少,桃花总算要开了?

    众人的眼神跟x光似的,扫射着裴施语,纷纷想要知道这个神秘的女人到底是什么样的身份,竟然能入封少的法眼。

    裴绵绵直接僵在原地,整个人都快原地燃烧,怎么会这样?

    封少不仅没有生气,还要把她轰出去?

    这怎么可能!

    那个野种怎么可能有会这么大的能量,连封少都在为她说话?那可是封少啊,她费尽力气想要牵扯上关系,却毫无办法的封少啊!

    这一定是她的错觉,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

    裴施语沐浴在众人的目光之下,其中不乏恶意的。

    她稳稳的站着,挺直腰杆不怕任何风吹雨打,傲然的做着自己。

    “裴绵绵,你闹够了没有?”裴施语声音低低的,静静的看着她,充满了无形的压力。“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你做过的事,不可能不会留下一点痕迹。”

    她的身体微微前倾,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道:

    “我一个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你现在可是乔家媳妇是个明星。在这种场合上闹起来,被看笑话的绝对不会是我。事实是什么,你比我更清楚。”

    裴绵绵心里咯噔了一下,心里有些发慌。可她的内心不服气极了,看不得裴施语得意。

    “那又怎样,坐牢……唉哟!”

    她话说到一半被人猛的拉了一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裴绵绵愤怒的转头,竟然是乔祁。

    “你干什么!你弄疼我了!”

    乔祁却并未理会她,朝着封擎苍微微鞠了一躬:“封少,抱歉。内人刚才喝了点酒,脑子有些晕乎。刚才都是在胡言乱语,请你们不要放在心上。”

    他的目光不自禁投向一旁的裴施语,看着她光彩夺目,是整场晚会里最耀眼的明星,完全没有从前灰蒙蒙的模样,眼底闪过复杂的情绪。

    “小语,绵绵的性子你也知道,醒过来就不知道自己胡说些什么了。”

    “我没有胡说八道!这个女人就是坐牢的黑历史,你干嘛要阻止我说出真相!我压根没有喝酒!”

    裴绵绵气恼不已,完全没有想到乔祁会是这样的反应。

    “喝醉的人,永远不知道自己醉了。”乔祁的手微微的使了力,让裴绵绵忍不住倒吸一口气。

    胳膊好疼!乔祁的手紧紧的抓着她,好像要把她捏碎,任她怎么挣扎也不放开。这个男人什么时候这么粗鲁的对她,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这个男人一向对她百依百顺,哪怕她偶尔做错事,惹来一些风波,他也没有说过她一句,今天为什么会这样对她?

    他一直想要和封少搭上关系,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他没有抓住就罢了,还对她动怒,简直不可理喻。

    只要让封少认识这个贱人的真面目,肯定会让封少对他们心存好感,难道这个道理他的丈夫都不明白吗?

    裴绵绵突然想到什么,目光扫向依然婀娜多姿的裴施语。

    再看看毫不怜惜用力拽着自己乔祁,那眼底充满了矛盾和黯然,她顿时明白了。

    是她,肯定是裴施语这个野种!是她蛊惑了所有人!

    包括封少,包括自己的丈夫!所以才会让大家变得那么奇怪,都是这个女人在作妖。

    她的目光仿佛淬了毒,恶狠狠的射向裴施语。

    “裴施语,你怎么这么不知廉耻,直到现在还敢诱惑我的老公,!你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跑到这里就是专门为了勾引男人。这样还不够,连我的老公都不放过!”

    封擎苍的面色顿时沉了下来。

    他站在裴施语的身边,整个人身上笼罩了一层阴翳,如山雨欲来那满风的楼一样,显得冰冷又压抑。

    那垂在身侧的手一抬,就要做些什么,没想到,一只白皙的手掌,带着一点点凉意,就这么压在了他的手上。

    封擎苍抬头一看,只看见了裴施语那有些苍白的脸。

    只是很艳,一种盛着怒意的艳。

    不动声色地收回手来,裴施语微微一笑:“我能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