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5.第1225章 大概所有的相遇都是为了离别-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225.第1225章 大概所有的相遇都是为了离别

    唐佩的脸上充满了泪水,好像忽然想起来了那一幕。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佩姐,你别难过!”

    裴诗语不忍心看着唐佩这样下去,忍不住开口说到。

    这个时候,似乎除了安慰,别的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可是唐佩却一直在摇头,看起来十分的痛苦,双手还做出了拥抱的姿势。

    “他就这样倒下去了,脸上还带着笑,他还让我不要哭,不要难过,他告诉我一切都是他自己选择的。”

    “你们说,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呢?我怎么会傻的就信了他。让他死在我的手上了啊。”

    唐佩痛苦的说着,可想而知李毅的死对于她的打击到底有多么深刻。

    似乎还是觉得自己不够认真,唐佩想了想,又说道:“我选择了那里,没有什么交通工具,呵呵,我只有等着他死,他,为什么要爱上我!”

    最终,唐佩还是忍不住闭上了眼,似乎对于这种情况还是特别的恨,可是她的恨只是自己。

    她只有真对自己,只能让自己这样惩罚自己,对自己的错误做出一个惩罚,不然她也没有办法了。

    毕竟李毅已经离开了,她可以做的,大概只有这样了。

    “佩姐,斯人已逝,你在这样难过也是没有办法的,明白吗?”

    裴诗语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唐佩,毕竟她需要的不是安慰,而是时间吧这一切给愈合了。

    都说时间才是最大的治愈术,不管有什么伤痕,只要时间久了,还是可以愈合的。

    虽然会有一点点的伤痕,可是却并不是不会好,所以裴诗语相信,只要唐佩可以这样坚持下去,总是会过去的。

    如今只是她自己心里过不去,所以才要这样拼命的惩罚自己。

    “可是,我害了他,我为了另外一个人伤害他,他为什么不恨我,为什么不恨我!”

    唐佩愤怒的站起身,看着面前的俩个人,好像要把所有的愤怒都给嘶吼出来。

    然而没有用,没有任何的办法,既然已经发生了,只能面对。

    “姐姐,”

    唐夜只能喊了一声,可是却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办。

    他没有办法,没有任何的办法,只能看着唐佩如此的痛苦,却没有任何的解决办法。

    “你们不用担心,我没事,可能是我还想不开吧,可能过段时间就会好了。”

    唐佩最后笑了笑,虽然很勉强,但是依旧还是挤出来了一个笑。

    好像她还是那个可以照顾保护他们的唐佩,还是那个无所不能的唐佩,一切都不会难道她。

    然而裴诗语心里却很清楚,那个唐佩永远不会回来了,面前的这个唐佩,她可能很难走出来。

    但是裴诗语却也相信她,因为唐佩终究不睡是一般人,她的心比别人更加的强大。

    “佩姐,我相信你,我们一定会陪着你的。”

    裴诗语笑了笑,走过去想给她一个拥抱,可是却被唐佩直接拒绝了,没有任何的委婉,而是直接。

    看到这样子的唐佩,裴诗语还说忍不住愣了,不过她也只能自我安慰:佩姐,我……”

    “小语,我知道,让我冷静一段时间吧,别多想,我还是那个佩姐,永远会护着你。”

    唐佩大概也明白自己的行为会让裴诗语多想,或者心里出现什么阴影,忍不住再次说到。

    虽然她的声音很嘶哑,但是说话却并没有影响,只是会有点不好听。

    “我知道,我知道的佩姐,你不用解释,我可以理解,也不会乱想,我会等着我的佩姐回来。”

    其实裴诗语心里也很清楚,唐佩并不会故意真对自己,她现在只是还过不去自己那一关。

    听到裴诗语的话,唐佩点点头,并没有说什么。

    而一边的唐夜也只有沉默,因为他不知道怎么说,感情的事情他自己还是一团糟,别人就更加不用说。

    “姐,你好好的就可以了。不管你想要什么,弟弟就是再多困难,也一定会满足你。”

    唐夜看着唐佩说到,可能也是一种保证吧。

    “我知道,你长大了。”

    对于唐夜的话,唐佩只是感慨了一句,她低着头好像在想事情。

    忽然之间,唐佩又抬起头,目光凌厉的看向了唐夜:“为什么他的人会在外面!”

    虽然没有说那个他是谁,可是裴诗语跟唐夜却很清楚,一定是周立。

    因为现在似乎也就只有周立一个人,才是可以让唐佩产生一些情绪波动的人了吧。

    她的心已经产生了污点,恐怕就是自己想怎么样,也是没有办法的吧。

    “姐姐,他自己来的,而且你这个样子我也不放心。”

    唐夜撇撇嘴,似乎正在对着唐佩撒娇,虽然唐佩如今情况不对,可是唐夜面对唐佩的时候,依旧还是个孩子。

    或许这个样子永远都改不了,而且唐夜对于唐佩的害怕,其实还是在心里根深蒂固的。

    “那就让他好好待着吧,”唐佩并没有再说什么,一副很累了的样子。

    其实她也确实很累,好像回来后,一直就把自己深藏在这种地方,她怎么会不累。

    “我饿了,阿夜,给我弄点吃的来吧。”

    唐佩皱眉想了会,还是对唐夜说了一句,最后又转头跟裴诗语说:“你回去吧,跟封少好好的,在一起不容易,有事就告诉阿夜,他会给你解决的。”

    “佩姐我知道。你不要担心我,现在其实也没有谁可以欺负我的。”

    裴诗语看到唐佩到了这个时候了,居然还是替自己想着,忍不住有些想哭了。

    可是她也明白自己不能这样,只能对着唐佩点头:“佩姐你也是要好好照顾自己啊,不然我也不会放心你。”

    “放心吧,我不会做什么傻事,我还不能丢下阿夜一个人,还有你。”

    对于裴诗语的担心,唐佩终于还是从正面回复了她,虽然有些不一样,可是裴诗语却还是放心了。

    只要唐佩还有活下去的勇气,这就好了,别的自己根本没有兴趣去想那么多了,该怎么就怎么吧。

    本书来自

    xbqg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