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2.第1222章 一切都是假的-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222.第1222章 一切都是假的

    似乎是因为裴诗语的话让她有了什么触动,唐佩的脸上居然默默的流下了眼泪。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裴诗语的心顿时就像被撕裂了一般,她不知道唐佩去z国到底发生了什么,会变成这样。

    可是裴诗语却很清楚,一定是有什么可怕的事情,不然唐佩不会变成这样的。

    “佩姐,你说话啊,你不要一直这样隐瞒下去,自己一个人痛苦了,你这样我们也会伤心啊。”

    裴诗语忍不住继续劝说,虽然唐佩没有说话,可是裴诗语却明白,她应该是有话想跟自己说的。

    可是她好像又有什么顾忌一般,这让裴诗语顿时更加的诧异了起来。

    “佩姐!”

    等不到唐佩开口,裴诗语忍不住再次喊了一声,希望唐佩可以说话,至少让自己安心。

    不然看到唐佩这样,裴诗语肯定都不会回去的,因为实在太担心了。

    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唐佩大概终于想明白了,这才喊了一声:“小语!”

    声音充满了凄凉,嗓音听着确实很让人惊悚,怪不得她一直不说话,应该也是怕唐夜害怕或者多心吧。

    可是裴诗语如今却没有害怕,更多的都是心疼。

    “佩姐,我在我在,我一直都是在的啊。”

    裴诗语过去紧紧的抓着唐佩的手,想让自己给唐佩一点点的力量跟勇气。

    可是裴诗语却感觉到,自己根本温暖不了她。

    房间里的空调温度很低,因为唐佩穿的很多,似乎身上都是厚厚的衣服,应该说专门定做的。

    “佩姐,你是不是很冷啊,我让唐夜吧空调关了好不好?你不要这个样子折腾自己啊。”

    裴诗语忍不住拖着哭腔说到,因为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要怎么说,该怎么说。

    似乎所有的话在这一刻都显得那么的苍白跟可笑。

    时间一直在不停的过去,裴诗语抓着唐佩的手,可是依旧感觉到很冷,尤其是唐佩。

    她全身都冰凉的要死,如果不是因为她会动会说话,裴诗语真的会以为她根本就是一个死人了。

    “你还是来了,我本来不想见你,不想让你见到我这幅样子的,可是阿夜他,哎!”

    唐佩忍不住叹气,声音透着浓浓的疲惫还有苍老。

    她不知道自己要如何说,也不知道要怎么面对这一切,所有的所有好像都跟自己没有关系了。

    “佩姐你别这么说,你不要把我当外人,或者一直想着保护我,如今我也可以保护自己,保护你的,真的。”

    唐佩的话让裴诗语忍不住一阵阵的哽咽,甚至有些想哭。

    可是她也明白,自己现在不能这样,不能说那些话,一切都是自己想要的样子。

    “傻瓜,我没事,能有什么事呢?只要没死,就是好事,对吗?”

    唐佩的眼神有些空洞,似乎永远无法聚焦一般,就那样空洞的盯着自己面前的人。

    “嗯,活着才是最大的幸福。”裴诗语哽咽的点头,她不知道自己要怎么说了。

    可能是因为自己也体会过这种绝望吧,可是很明显,唐佩受刺激太深了,根本没有办法自己走出来。

    所以回来以后,唐佩立刻把自己封闭在这样的空间里,一定是怕自己会乱想,或者做出什么事把。

    “我,不想,可是我不能,只有这样活着,才是赎罪吧,我这一生就是一个错误啊。”

    唐佩抓住裴诗语的手,似乎有要告诉她什么,可是却没有勇气开口。

    这让裴诗语心里很意外,到底是什么事情,值得让唐佩这样高傲的一个人,居然变成了这样。

    所以裴诗语很诧异,很痛苦,甚至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办了。

    “佩姐你别这样说,你这么厉害,这么优秀,你做的事情都非常的有意义,真的。”

    怕唐佩会想不开,裴诗语立刻开口安慰道。

    虽然她也很明白,这样的安慰有多么的苍白,但是裴诗语却也清楚,大概唐佩自己心里是有什么计较的。

    “嗯,不用怕,我不会想不开的,可能是我需要时间冷静吧,我需要时间去消化一切,可是现在我还是没有办法走出来。”

    “你看,我一直在怪别人,怪李毅,恨他,可是最后他却死在了我的手里,你知道那一刻,我多么的痛苦吗?”

    唐佩的精神似乎忽然之间就激动了起来,声音听起来更加的嘶哑了。

    “你知道我开枪打死他的时候,他居然是笑的吗?你知道他告诉我,其实一切都是假的,我有多么恨自己吗?”

    “我错怪了他,错杀了他,让他死在了我的手里,可是他还告诉我,让我别后悔别自责,他是自愿的,你说他是不是有病!”

    好像又想起来了这些事,唐佩惊恐的看着自己的手,反复的看,好像手上都是血。

    最后,她又看到了裴诗语,她的眼中都是嗜血的光,裴诗语甚至不敢去看她。

    “佩姐,你别这么说,这不能怪你。”

    除了这个,裴诗语根本想不通,自己还能说什么,不知道自己还要说什么。

    “不。都怪我,都是我,是我自己固执的认为一切都是他的错误,其实呢?根本就是误会啊!”

    唐佩的精神一直处于崩溃的状态,她好像陷入了自己的思绪里。

    “佩姐,佩姐你别激动,慢慢说,我还在听的。”

    裴诗语察觉到了唐佩不对劲,立刻过去拉着唐佩,想要让她可以冷静一点点。

    然而唐佩却直接伸手推开了裴诗语,将她推的摔在了地上。

    “啊,佩姐,你冷静点。”

    裴诗语倒在地上,根本顾不上自己身体的痛,立刻说到。

    可是唐佩却根本不听,她似乎开始癫狂了,伸手狠狠的撕扯着自己的衣服,口里还在不停的说着:“不能死,别死,别死啊,你坚持住啊!”

    “不要,不要丢下我,你不能这样,不。”

    虽然唐佩一直无意识的说话,可是裴诗语却听出来了,好像是唐佩失手杀了谁。

    其实裴诗语这会已经想出来了一些事情,只是还不能十分的确定。

    本书来自

    xbqg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