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1.第1221章 你心里的伤呢-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221.第1221章 你心里的伤呢

    唐夜的话让裴诗语顿时明白了过来,可是她还是有些无奈。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如果佩姐真是有意识的,不知道她听到唐夜的话,会不会气到想打他。

    裴诗语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唐佩,可是唐佩依旧没有任何的表示,甚至眼珠子都没动一下。

    “你别看了,不管怎么样姐姐都没反应,所以不用担心。”

    “所有的办法我都试过了,可是没用,小雨滴,所以你还是做好心理准备吧。”

    唐夜似乎明白了裴诗语的想法,立刻对她解释道。

    本来裴诗语也明白一定是没有办法了,不然唐夜怎么会那样,可是自己一定要试试。

    不管怎么说,唐佩当初也是最后一个找到了自己,所以裴诗语还是愿意相信。

    “嗯,你出去吧,我跟佩姐单独聊聊。”

    最后,唐夜终于出去了,看着唐夜的背影在柜子那边消失,裴诗语顿时放心了下来。

    她坐在床边,安静看着唐佩,她真的就像没有意识,可是她的目光却是那样的忧伤,绝望。

    “佩姐,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到底发生什么了,你都不能跟我说吗?”

    “你这个样子你也看到了,唐夜多痛苦啊,你不知道你走了以后,他有多少次去找你,怕你出事。”

    “可是如今你回来了,怎么就变成了这样,你让我们怎么办。”

    裴诗语忍不住说到,可是唐佩却依旧没有任何的反应,好像裴诗语完全都是在自言自语。

    她一直盯着唐佩,可是唐佩甚至没有看自己一眼,她的所有目光都投向了窗子。

    “佩姐你说话啊,那边到底有什么,你这样看着。”

    裴诗语有些生气的说到,可是唐佩没有任何的反应。

    裴诗语立刻站起来,跑过去将窗帘直接啦了起来,窗帘也是纯黑色。

    好像拉了窗帘后,房间里彻底变成了一个黑色的世界,裴诗语看不到任何东西,都是纯黑。

    慢慢的,眼睛终于适应了光线,她这才看到了床上的唐佩。

    她依旧是那副样子,看着窗子的方向,也不知道到底在想着什么。

    “佩姐,你到底在看什么!”

    裴诗语走过去,站在唐佩的跟前,挡住了她的目光,希望她可以看看自己。

    然而裴诗语瞬间就无奈了,因为唐佩的目光真的好像穿透了自己一般,直接看向了后面的窗子。

    “佩姐。”

    这一刻,裴诗语似乎除了无奈只有无奈,不管自己做什么,好像都没有办法改变。

    然而写也让裴诗语心里一阵阵的挫败,她不信,她真的不想这样放弃,也不想看到这样的唐佩。

    “佩姐你说话啊,你这样我很怕的你知道吗?你为什么不说话?”

    “你知道吗?我又遇到困难了,我被别人算计,孩子都没了,可是我什么都不能做,我想着你说过的,受欺负了还回来。”

    “但是如今我根本没有办法,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你一定又要骂我蠢了,可是我妈妈都给她求情!”

    裴诗语忍不住跟唐佩说起来自己的事情,因为唐佩一直就特别关心自己,如果听到自己受伤,也许她会触动。

    所以裴诗语一直在讲述自己的事情,最后她还告诉了自己跟封擎苍和好了,而且封擎苍终于恢复了记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裴诗语几乎说完了所有的事情,但是唐佩还是没有动。

    好像身边的一切都是假的,都是虚妄的,不用刻意的去怎么样。

    “佩姐你说话啊,你这样让我好担心,你说句话好不好?你知道吗,刚进来的时候,外面好多人,差点被挡住了。”

    “如果你醒了,一定不会让别人拦着我的,对不对?我是你疼爱的小语啊,佩姐,你快点好起来,你还得为我撑腰。”

    裴诗语忍不住过去摇了摇唐佩,可是唐佩却依旧没有动容。

    她的嘴唇因为没有吃饭,此刻看起来也是干裂的厉害,似乎只要说话了,就会破。

    她的脸色因为这会太黑了,裴诗语也看不清楚。

    “佩姐,你不是应该是那个霸气十足的佩姐吗?你快点好起来吧,不然小糖丸一定会被欺负的,你要保护他啊。”

    裴诗语不停的说着,希望可以唤回来唐佩的意识,然而却根本没有什么用处。

    这一刻,裴诗语终于理解了唐夜的心情,估计唐夜比自己更加的崩溃吧。

    一向要强的唐佩,如今居然变成了这样,恐怕任何人都没有想到吧。

    “佩姐,我知道你一定是发生事情了,可是你这样封闭自己也没用啊,我知道你的痛苦,可是我们还是要振作起来。”

    “你看,周立还在外面等着你,他一直在等着你,想让你好起来,应该想跟你见面吧。”

    裴诗语忍不住说到,可是听到周立的名字的时候,唐佩的脸上终于有了动容。

    她的眼睛骤然看向了裴诗语,仿佛会发光一般,甚至实质性的射向了自己一般。

    “不许提他。”

    嘶哑的声音,让裴诗语顿时愣了起来,因为唐佩的声音好像变了,以前的那种声音没了,如今不仅仅嘶哑,甚至变的有些奇怪。

    好像她不再是她了,她的声音好像换了一个人。

    裴诗语顿时瞪大了眼睛,看向唐佩,眼底有着惊恐:“你,你不是佩姐!”

    肯定不是唐佩,如果是的话,怎么会是这种声音呢?一定还有什么是自己不知道的。

    “你说啊,你是谁,你到底是谁,你为我要冒充佩姐,你是谁,你把佩姐怎么了?”

    裴诗语愤怒的看向了眼前的这个人,虽然她狠狠的瞪着自己,可是裴诗语却根本不怕她会把自己怎么样。

    “呵呵。”

    可是唐佩却没有回答她,只是阴冷的笑了,这个笑给人的感觉就是毛骨悚然。

    裴诗语根本不知道要如何回复她,好半天,她才蠕动嘴唇说了一句:“佩姐,你的嗓子变成了这样,可是你心里的伤呢。”

    “心里的伤口,永远都看不到,你要永远一个人撑下去吗?”

    本书来自

    xbqg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