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0.第1220章 一切都安静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220.第1220章 一切都安静了

    “小糖丸,床上的是佩姐吗?她怎么待在这里,是在睡觉吗?”

    虽然裴诗语知道不会发生什么事,可是这会心里还是有些后怕的感觉。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她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或者说要怎么办,但是裴诗语还是紧紧的拉着唐夜。

    床上的唐佩看起来一动不动,根本不像是在睡觉,就像坐在床上,然后缩成了一团一般。

    “没有,姐姐她正在坐着,小雨滴你别紧张。”唐夜似乎看出来了裴诗语的紧张,立刻开口说到。

    虽然明知道自己不应该这样,可是裴诗语还是忍不住啊,她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办。

    就在这样诡异的情况下,似乎呼吸都是多余的,这让裴诗语根本没有办法接受。

    “可是,佩姐怎么……”

    裴诗语这会心里终于察觉到了一点点不对头,唐佩不对劲。

    可是还没走到跟前,裴诗语还是没有办法确定下来,唐佩到底是怎么了。

    大概是这里的气氛太过于压抑了,哪怕如今窗子也是开的,可是裴诗语还是感觉到了一丝丝的凉。

    她忍不住哆嗦了下,就听到唐夜在一边说:“这里开空调了,温度会有点低,因为姐姐她太热了。”

    “嗯。”

    裴诗语终于还是稳定的嗯了声,不过她并没有在害怕了。

    不管怎么样,唐佩还是那个唐佩,唐夜也是那个唐夜,自己没有什么可怕的。

    刚才是因为这个环境,对人的心里造成了一定的压力,所以裴诗语才会忍不住的多想。

    这会想明白了,裴诗语也知道不应该再这样,所以她跟着唐夜一步步走过去。

    这会离的近了,裴诗语才发现唐佩确实不同了,她似乎全身都透露着一种令人绝望的悲伤。

    这种悲伤好像会感染别人一般,裴诗语都忍不住想哭。

    一步,俩步,裴诗语离唐佩更加的近了,可是却看到唐佩根本没有动,她似乎就像一座雕像。

    “小糖丸,佩姐她……”

    “你过去就知道了。”

    唐夜没有等裴诗语说完,直接打断了她的话,就像一个故意诱i惑别人的毒苹果。

    可是裴诗语的脚步却忍不住停了下来,这个房间很大,可是里面除了一张床以外,再也没有别的东西。

    甚至都没有鞋,唐夜没有穿鞋,唐佩更加没有。

    裴诗语的心里涌出来一股巨大的不安,她知道一定是哪里出问题了。

    可是她不清楚,唐夜让她过去她就只能一步步过去,因为有些答案确实只有自己一个人过去了,才可以清楚的知道。

    裴诗语终于走到了唐佩的跟前,在那么大的黑色床上,只有白色的唐佩,她那么弱小,看起来楚楚可怜,哪里还有平时那种黑道大姐大的样子。

    “佩姐。”

    裴诗语开口喊了一声,可是因为房间太过于空旷了,声音居然还有了回音,一时之间房子里都是那声,佩姐。

    巨大的床,在房间的中央,唐佩就像一个孤岛上的人,她在那里沉浮,在那里停留。

    “佩姐,我来了。”

    裴诗语忍不住又说了一句,可是唐佩依旧没有回应,甚至没有看自己一眼。

    她的目光一直空洞的看着外面,好像外面有什么让人值得吸引的地方。

    “小糖丸,佩姐她这是怎么了?”

    裴诗语的声音都忍不住带上了一丝的哭腔,因为她真的不知道怎么会是这样。

    唐佩居然变成了这样,离的近了,裴诗语可以更加清楚的看到,唐佩整个人都瘦了。

    脸上的轮廓变的更加的尖锐,可是身上的白色衣服,却让她看起来更加的绝望。

    “姐姐她回来后,就变成了这样,一句话也不说,她还没开口说过话。”

    唐夜跟着在后面说到,他忍不住看了眼外面,明明外面什么都没有,可是唐佩却是一直看着。

    “佩姐她一直睡在这里吗?”

    “是,她一直在这里,不吃饭,不喝水,实在没办法晕过去了,我只能给她打营养针,可是醒来后,她还是会这样。”

    唐夜有些痛苦的说到,可想而知唐佩的这种情况,让他有多么的崩溃。

    他们一直希望唐佩可以回来,可是如今唐佩确实回来了,可是却变成了这幅样子。

    “房子,怎么都是白色的,还有这里,是佩姐要的吗?”

    裴诗语忍不住指了指房间里的一切,她不明白唐佩到底是怎么了,变成了这样。

    “对,房子是姐姐自己找人装修的,她不说话,只是写的,还画了图纸,我只能这样。”

    “小雨滴,姐姐她已经俩天没吃东西了,我本来不想让你看到这样的姐姐,可是我没有办法了。”

    唐夜有些痛苦的说到,他的目光一直在唐佩的身上,最终依旧只能悔恨的转过头。

    而裴诗语听到唐夜的话,甚至有些不敢想象了,因为她根本不清楚,这样到底会发生什么。

    “可是,佩姐她,我,小糖丸,是周立送佩姐回来的吗?”

    裴诗语忽然想起来外面的人,既然是周立跟着唐佩回来的,那么周立一定是知道什么的。

    然而唐夜却摇头说:“不是他,姐姐自己回来的,周立是专门跟着姐姐回来的,可是姐姐没有见他。”

    “我知道了,小糖丸,你先出去吧,我有话想跟佩姐说。”

    裴诗语听到唐夜的话,心里似乎有了一个模糊的想法,自己好像有点明白了什么。

    唐佩忽然之间变成了这样,一定是受什么刺激了,最可能的就是感情的事情。

    所以裴诗语想试试,看看有没有什么用。

    听唐夜说的那些事,裴诗语就可以明白,周立本来是已经死了的,可是如今却忽然死而复生了。

    这就说明了一个事,唐佩变成这样一定是跟周立有关。

    “可是……”

    唐夜有些犹豫,似乎不想出去,裴诗语顿时有些不开心的说到:“你是不是怕我对佩姐怎么样?”

    “怎么可能,我是担心你一个人会害怕,姐姐她这样,会让人窒息的,我担心你。”

    本书来自

    xbqg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