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6.第1206章 人都是会变的-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206.第1206章 人都是会变的

    “因为我忽然发现,你好像变的更加成熟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叶沛灵摇了摇头,有些感慨的说到,她还以为裴诗语又会被施玲说动了,结果没有。

    虽然叶沛灵心里对裴诗语还是很有信心的,可是依旧感觉到非常的担心。

    她心里有种不安,好像感觉施玲特别危险一般,但是如今施玲已经离开了。

    “有吗?其实我还是一样啊。”

    “当然有呢,我以为你会听她的话。”

    叶沛灵忍不住叹气,虽然并没有说那个她是谁,但是裴诗语却知道,叶沛灵说的一定是施玲。

    她默默的看了眼叶沛灵,这才说到:“虽然我相信她,并且不想怀疑,可是我并不傻,她这样分明就是一点儿都不在意我。”

    “或许以前是我自己太过于相信亲情,内心太渴望了,所以才会被蒙蔽吧,可是灵灵,我还是不信,她不是我的妈妈。”

    裴诗语还是有自己的坚持,自己的相信。

    虽然她对施玲的态度不好,可是她心里还是充满了希望,希望施玲可以对自己好一点。

    或许每一个父母不宠爱的孩子,心里都有一个小小的梦想吧,就是希望可以得到父母的疼爱。

    比如一些小孩子,他们可能就是会感觉,爸爸妈妈对自己不好,所以他们就会拼命的做出一些事,让父母注意。

    “哎,你啊,我真的很心疼你,可是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小语你一定要坚强好吗?”

    叶沛灵只能叹气,因为裴诗语如今已经说了,自己并不愿意相信。

    或许她心里还是有了一个小怀疑,但是并不会把这个怀疑怎么样。

    听到叶沛灵的话,裴诗语心里还是充满了温暖,就好像有一束光直接照射进来自己的心里。

    “我很坚强啊,灵灵你别乱想好不好?”

    裴诗语很多时候都在想,如果自己当初没有叶沛灵这个朋友,要如何坚持下去吧。

    在这个充满意外还有痛苦的世界,大概也就只有叶沛灵才是自己心里唯一的安慰吧。

    “那就好,对了小语,等你出院了,我们出去玩啊,我跟你讲,我发现了一个特别好玩的地方,你一定要陪我去。”

    “好啊,等我出院了,我们一起去,反正也没事做。”

    俩个人在一起约定好了,出院后一定要出去玩。

    下午,叶沛灵直接回去了,没多久封擎苍就带着保温盒过来,给裴诗语喂饭。

    “这段时间辛苦你了,天天这样照顾我,公司的事情都没法做。”

    裴诗语还是有点不好意思,感觉这样麻烦封擎苍,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这样一个视工作为生命的人,却为了自己丢下工作,对于裴诗语来说,还是特别的感动。

    “傻瓜,说什么呢?工作可以不要,可是你,却是无论如何不能丢的,以后别说这种傻瓜了。”

    “而且辛苦的是你,因为我遭受这种无妄之灾,我真的很心疼,怪自己没有保护好你。”

    封擎苍摇摇头说到,眼里都是疼惜,其实对于封擎苍来说,裴诗语就是自己的生命。

    自己可以放弃一切,除了眼前的这个女人。

    “好,以后你要保护好我,不然我就到一个你永远找不到的地方。”

    裴诗语扬头说到,脸上说不出的幸福感。

    看着裴诗语如此孩子气的动作,封擎苍的心里也很幸福,大概这是俩个人,这么多年来,最幸福的时候了。

    或许每个人都会找到自己的幸福,只要耐心等待,只要可以坚持下去,那个人就一定会出现吧。

    “小语,今天你妈妈过来了?”

    封擎苍将保温盒收起来后,温柔的问道,眼里还有一些锋芒,可是却被他适时的收了起来。

    而裴诗语却点头:“嗯,她过来看看我。”

    裴诗语并不想告诉封擎苍,施玲过来说了那些话,因为她怕封擎苍会做出什么。

    然而封擎苍却并没有怀疑她的话,只是轻柔的摸了摸她的头发:“傻瓜,这些不用瞒着我,我不会怎么样的。”

    “而且她是你的妈妈,你不必有心理负担。”

    封擎苍的声音一直听着很轻柔很温和,可是裴诗语却很意外。

    以前封擎苍对于自己很施玲的见面,总是有种很特殊的感觉,好像并不是很赞成。

    “好,我会的,苍哥哥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不必这样一直迁就我,哄着我。”

    裴诗语有些无奈,对于封擎苍对自己无限制的宠溺,她总是有种无奈的感觉。

    可是说了很多次,封擎苍却并没有任何的感觉。

    “在我眼里就是,我愿意这样宠着你,我也想宠你。”封擎苍摇头,他的眼里似乎有万千星辰,全部都照在裴诗语的身上。

    “苍,我,你这样我会很有压力的,万一我……”

    可是裴诗语的话还没说完,口就被封擎苍直接捂住了,对她摇头:“不用,你就享受被我爱着的感觉就好了。”

    “好,那可是你说的,你可不许偷偷的再去喜欢别人了。”

    裴诗语伸手主动抱住了封擎苍,在他唇上轻轻的印上一吻。

    “不会的,我的心里眼里只有你,哪里还能容忍的下别的人,你就是故意让我心疼吧!”

    封擎苍对于裴诗语的这种行为很无奈,可是却非常开心,因为裴诗语似乎慢慢的恢复过来了。

    其实恢复记忆后,封擎苍对裴诗语的担心更加的严重了,他怕裴诗语会有一点点意外,自己就会崩溃。

    “哪有,我这么爱你,怎么舍得让你痛。”

    裴诗语笑着说到,可是俩个人却有些尴尬了,因为身边忽然冒出来一个人,将头直接插进来俩个人中间。

    “你!”

    看着忽然出现的乔天,裴诗语心里很崩溃,真想狠狠的打他。

    自己跟封擎苍说话,居然没有注意到进来的乔天,这也太尴尬了。

    “哎,我好伤心你,你跟封少在这里**,丢下我一个人,让我怎么办,瑞娜,你好狠的心。”

    乔天的话顿时让裴诗语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