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5.第1205章 清醒-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205.第1205章 清醒

    “哼,你就是这样跟我说话的吗?”

    施玲也有些生气了,尤其是叶沛灵这样极其的不尊重自己。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可是叶沛灵会害怕吗?当然不会了,施玲她能把自己怎么样?跑去跟顾墨告状吗?

    “不然你还想我如何说?顾老夫人,我觉得我现在没有赶你走,已经是很客气了。”

    叶沛灵心里很生气啊,可是裴诗语并没有说话,自己也不好擅做主张。

    “灵灵,不要说了。”

    最后,裴诗语还是忍不住回过头对叶沛灵说到。

    因为她还是不愿意相信,施玲不是自己的妈妈,所以她这样对自己,裴诗语也只能接受。

    虽然心里还是会很痛,可是那又怎么样呢?谁的生活不是充满了痛苦跟不如意。

    “小语。”叶沛灵不满的喊了声,最后还是选择了闭嘴,不过眼神却一直轻视的看着施玲。

    她现在已经很确定了,施玲一定不是裴诗语的亲生妈妈,一定还有什么是自己遗漏的。

    “我知道。”裴诗语伸手在叶沛灵的手背上拍了拍,示意她冷静一下。

    其实裴诗语心里薇恩清楚,叶沛灵是为了自己,她就是有点心疼自己,可是施玲始终都是自己的妈妈。

    “诗语。”看到裴诗语替自己说话,施玲脸上顿时就笑了起来,她以为裴诗语一定是想明白了。

    然而裴诗语却沉下脸,对施玲说:“妈妈,如果你就是因为凌悦过来,那我告诉你,我不会同意的。”

    “就算她是我的表妹,我也不会同意,因为没有人可以自作主张的伤害我。”

    裴诗语的声音充满了悲凉,她并不想这样对妈妈说话的,可是自己却还是必须这样做。

    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原则,自己也不能因为这个,而对施玲怎么样。

    如果让凌悦肆无忌惮的伤害自己,自己以后还不是会被她一次次的伤害吗?况且孩子,已经没有了。

    “而且,凌悦伤害的不仅仅是我,还有我的孩子,你知道我有多期待这个孩子吗?可是现在都没了,我凭什么原谅她?就因为她是表妹?”

    裴诗语忍不住自嘲的笑了,她觉得自己的生活,就是一场戏剧性,总是充满了一切的不可能。

    比如现在这中情况,怎么会就在已经身上发生。

    “诗语!”

    似乎对裴诗语的固执有些不满,施玲的声音都有点高。

    “况且,施怡当初那样对你,你还可以对她的女儿这么好?不惜让她的女儿伤害你的女儿吗?”

    这是裴诗语心里最像知道的,因为施玲对于施怡的恨,其实裴诗语也是可以感觉到的。

    当初的事情就是施怡做的,施玲也表现出来了不满跟愤怒。

    大概没想的裴诗语回这么说,施玲愣了下,这才说道:“可是凌悦是无辜的啊,一切都是施怡的错,跟凌悦没有关系!”

    似乎完全没有想到施玲就会这么说,裴诗语也有些傻了。

    她呆呆的看着施玲,就像看着一个陌生人一般。

    “可是,凌悦是她的女儿,凌悦无辜吗?她现在可是跟我有了杀子之仇,你认为我可以无视?”

    裴诗语好笑的看着施玲,本来不想这样的,可是自己实在是忍不下去了。

    “诗语,你不能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啊,你因为下去,妈妈真的好担心你。”

    “你担心什么?担心小语不会相信你,担心小语会跟你一样吗?”

    叶沛灵忍不住说道,他实在是忍不下去了,因为施玲真的是太虚伪了。

    然而施玲根本没有回答叶沛灵的话,她就是看着裴诗语,仿佛在等着裴诗语给自己一个答案。

    “妈,是凌悦先惹我的,我不会放过她,这个世界上,没有比凌悦更加可恨的人,她无辜?恐怕这只有你心里会这么想。”

    “施怡都来过了,可是她都没说出来,跟你这样维护凌悦的话。她才是凌悦的亲生母亲啊!”

    裴诗语忍不住叹气,心里想到了施怡,她都没有说那些话,可是自己的妈妈却说了。

    她真的是为了自己吗?怕自己生活在仇恨里吗?这是裴诗语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的。

    “她来过?说什么了?”施玲听到施怡来过医院,顿时紧张了起来,好像有什么会发生一般。

    这样反常的施玲,立刻引起了叶沛灵的注意,她立刻说到:“当然是说凌悦错了,让小语随便处置凌悦了。”

    “她居然那么说,”施玲忽然生气了起来,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目光锐利的看着叶沛灵。

    不过叶沛灵并不会害怕什么,直接跟她对视:“不然呢?你希望凌夫人跟你一样,对小语说出来这种不分是非的话吗?”

    面对叶沛灵的质问,施玲居然沉默了,可能是因为自己也不知道说什么吧。

    “别忘了,你才是小语的妈妈,而不是施怡。”

    叶沛灵忍不住再次提醒道,她其实发现了一件事,很多时候好像凌悦跟施玲才更加像。

    可是因为没有证据,叶沛灵只能叹气,毕竟这些事并不是多简单。

    “我知道,如果我不是她的妈妈,我怎么会过来跟你们说这么多!”

    施玲立刻接话说到,明眼人一看就是知道她心里的想法。

    可是裴诗语却不愿意继续给她机会了,因为自己的一颗心也是会受伤的。

    “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最终,裴诗语还是叹了口气对施玲说到,因为现在她好像都没有办法穿咋滴厚。

    “哎,好吧,我都跟你说了,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啊。”

    施玲临走了还不忘给裴诗语说话,可是注意安全,所让裴诗语心里非常的无奈。

    或者自己好像根本就不知道施玲说的什么意思。

    “嗯。我知道了。”

    裴诗语点头说到,一直看着施玲离开了。裴诗语这才诧异的看着叶沛灵:“灵灵,你为什么一直用这种奇怪的眼神看我?”

    因为裴诗语早就注意到了,叶沛灵始终担忧的看着自己,好像自己就是忽然之间会出事了一般,这让裴诗语格外的担心。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