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4.第1204章 如果你是为了她那就离开吧-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204.第1204章 如果你是为了她那就离开吧

    “怎么了诗语?”

    施玲有些诧异的看着裴诗语,是她不明白,怎么忽然之间她就这样激动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看到施玲面露诧异,并且还有些不耐烦的样子,裴诗语忍不住想笑。

    这就是自己一直维护着的妈妈,怎么对自己一点耐心都没有呢。

    “妈妈,你今天过来,就是为了跟我说顾芮的事情吗?”

    其实裴诗语心里一直有个不好的念头,总觉得施玲今天好像来者不善,不然自己也不会那么问。

    听到裴诗语的话,施玲脸上有一瞬间的呆滞,最后还是反应了过来,对着裴诗语摇头:“当然不是了,怎么可能是说小芮的事情。”

    “那是什么?”

    “诗语啊,妈妈知道说这个,可能会让你有些伤心,可是妈妈还是感觉应该告诉你。”

    施玲似乎有些犹豫跟尴尬,不知道该怎么说,可是最终还是说了。

    “你说,我们之间没有什么不应该说的,你是我的妈妈,你的话我肯定不会不听。”

    裴诗语有些勉强的露出一个笑容,也不知道是为了施玲的目的,还是有些心疼自己了。

    原来她是有事,并不是专门过来看自己,连迟到的关心都没有,虚假的关心也没有。

    施玲点点头,有些无奈的看了裴诗语一眼,这才说:“其实我是因为小悦的事情才过来的!”

    “凌悦?”

    “嗯。”施玲点点头,似乎下定了决心一般,看着裴诗语:“小悦这次确实有些过分,可是她还小,这次也是知道错了,她……”

    “好了,你到底想要怎么样!”裴诗语还是打断了施玲的话,她的心一阵刺痛。

    好像施玲就是故意过来气自己的吧,明明是自己的妈妈,却要帮着凌悦吗?

    被裴诗语的话吓了一跳,施玲忍不住开口指责道:“诗语,你怎么这样跟妈妈说话!”

    “妈妈,我叫你一声妈妈,那你告诉我,你要怎么样?”

    对于施玲这样,裴诗语只能自嘲的笑,大概是自己太失败了,不然也不会这样。

    自己的妈妈,居然帮着别人,而且那个人还害了自己不仅仅一次。

    “诗语,妈妈知道你心里肯定受不了,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再怎么样,孩子也回不来的,你这样只会让自己更加的痛苦。”

    施玲居然苦口婆心的开始劝说裴诗语,可是她的话却让裴诗语的心,一点点的冷却了下来。

    她只是以为施玲以前不跟自己相认,是怕顾老先生怎么样,可是如今裴诗语却感觉自己太天真了。

    居然被亲情蒙蔽了双眼,施玲哪里是害怕,她分明就是不喜欢自己吧。

    “那你说,我的孩子呢?就这样被她害了,然后我还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吗?”

    裴诗语心痛的看着施玲,她真的不明白,自己的妈妈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而施玲似乎没有想到裴诗语居然会这么激动,一般自己说什么,裴诗语还是会听的。

    可是这次居然如此强烈,施玲顿时沉下脸,看着裴诗语:“诗语,你怎么这么冲动!”

    “是不是你现在跟封少复合了,就觉得妈妈没用了,所以这样对妈妈,你太让我失望了。”

    听到这些话,裴诗语的眼睛几乎都要瞪出来了。

    可能好的时候,什么都会好,不好了,就变成了这样,她如今觉得施玲好像真的不是自己想到那样了。

    “我没有那么想,在我心里一直特别尊重你,我也一直让自己可以听你的话,可是这次的事情,我不可以听。”

    裴诗语忍不住说到,她也不想拒绝施玲,可是这次的事情自己怎么可能会让步呢。

    这是原则问题,而且对于伤害自己的人,怎么让?

    “诗语!”

    “妈妈,如果你今天过来,就是为了说这个,那你还是回去吧,就算我同意了,苍哥哥也不会同意的。”

    裴诗语转过头不让自己去看施玲,她还是怕自己会忍不住,会心疼一点点。

    “你真要这么狠心?她可是你的表妹!”

    似乎没有想到裴诗语居然会这么坚决的拒绝,施玲再次说到。

    她脸上的表情已经变的格外的深沉,哪里还能看出来一点点的笑意。

    还好裴诗语没有看到,可是这一幕却被外面进来的叶沛灵看到了,她立刻冲过来,对着施玲吼道:“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小语她才是你的女儿!”

    “我还真是第一次看到啊,居然有妈妈会这样对自己的女儿,真不知道你怎么想到。”

    叶沛灵心里充满了愤怒,其实她虽然一直站在门口,可是还是听到了施玲跟裴诗语说的话。

    也是第一次,对施玲有了更加严重的讨厌,因为实在是太过分了。

    平时对裴诗语不好也就算了,如今居然还是这样对待裴诗语,这也太狠心了。

    就算裴诗语不是她的女儿,她也不能这样啊。

    “叶小姐,这是我们的家事,还希望你不要插手!”

    听到叶沛灵的话,施玲脸色铁青,连一贯平时维护的形象,都不想在维护了。

    如果可以,她真想把叶沛灵给赶出去,只有叶沛灵在这里,怎么都不会如愿的。

    “家事?你确定这是你的家事?好啊,既然我没有资格管,那我这就给封少打电话,看看他会不会让您解决家事。”

    叶沛灵气愤的说到,她的眼睛一直等着施玲,如今她给裴诗语的伤害已经够深了,难道还要继续伤害她吗?

    就算裴诗语会听话,可是施玲的心难道就不会有一点点的难过吗?

    “你……”

    施玲伸出手指,指着叶沛灵,可是却并没有说出来话。

    因为她也很清楚,如果封擎苍来了,恐怕自己根本就是会被直接赶出去,或者他会直接怼凌悦动手。

    “顾老夫人,如果你没事,就请离开吧,这里不欢迎你。”

    叶沛灵直接说到,既然施玲都这么说了,自己也没有必要一直遮遮掩掩的。

    大家都是明白人,想来也不需要什么过多的掩饰。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