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3.第1203章 冷漠-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203.第1203章 冷漠

    “呵,她有什么好看的?你早干嘛去了?”

    叶沛灵忍不住质问到,裴诗语在医院都已经好几天了,可是施玲都没有过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昨晚封擎苍刚出事,今天她就来了,不得不说俩者之间可能会有什么联系。

    “嗯,之前一直在忙着一些事。”施玲点头说到,并且让开了位置,让叶沛灵过去。

    可是叶沛灵却忍不住冷哼:“我不知道顾老夫人每天有什么可忙的,忙着想如何分了家产吗?”

    其实叶沛灵很清楚,施玲每天在家没有任何的事情,所以她说在忙,完全就是借口。

    “灵灵,咦,我们怎么回来了?”

    裴诗语醒了后,就看到俩个人已经回来了病房,忍不住惊奇的说到,同时又有些懊恼。

    看到裴诗语醒过来了,施玲立刻走上前,看着裴诗语说:“诗语,妈妈过来看你了!”

    “是啊小语,你妈妈忙完了,终于有时间来看你了。”

    叶沛灵也跟着在后面阴阳怪气的说到,不过裴诗语却没有任何反应。

    说实话,看到施玲的第一反应,裴诗语是有些震惊跟不敢置信的。

    如今她听到俩个人的话,只是对施玲点点头,甚至都没有笑,态度有些冰冷:“嗯。”

    “诗语啊,你感觉怎么样了?我之前一直有事,你别怪我啊。”

    施玲看到裴诗语有些冷漠,心里顿时有些不高兴了,可是并没有表现出来。

    “不会,我知道你在忙,而且我这也不是什么大病,修养修养就好了。”

    裴诗语是的轻松,可是叶沛灵却忍不住有些心疼她了。

    明明心里很渴望施玲过来看她,可是如今过来了,她大概还是心里有些郁结吧,否则不会这样。

    每次裴诗语见到施玲,其实都是很开心的,并没有这样。

    “还是诗语懂事啊,等你出院了。记得来家里玩,我给你做好吃的。”

    施玲的眼神到处漂浮不定,这会跟裴诗语说话,却给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看到施玲,裴诗语的脑子里就忍不住想起来顾墨跟叶沛灵给自己看的那些资料。

    虽然裴诗语当时并没有同意做亲子鉴定,可是那些话还是一直存在脑子里,让她时刻都会想起来。

    如今看到施玲了,那些事就更加清晰的浮现出来,在酒店的耳环,还有一些事,裴诗语就有些心情不好。

    “好。我出院了一定会去的,我都很久没有吃妈妈做的饭了,好怀念啊。”裴诗语露出向往的样子,其实她根本就没有吃过妈妈做的饭。

    一切都是脑子里还在幻想,给自己一个梦罢了。

    而施玲听着裴诗语说话,心里总是感觉有些奇怪,但是又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问。

    “快点好起来,我……”

    “真虚伪啊,如果我是小语,我都不会理你,有你这样做妈i的吗?”

    叶沛灵忍不下去了,直接开口打断了施玲的话。

    虽然叶沛灵说话难听,可是说的也是事实,裴诗语并没有开口阻止,她忽然之间感觉好累。

    好像所有的一切都让被别人计划好的一般,她永远都走不出来这个怪圈子。

    “叶小姐,如果你很无聊的话,还是回去多陪陪顾墨,免得顾墨被哪个小姑娘勾搭走了!”

    “谢谢关心了,如果有小姑娘想勾搭顾墨,我还真是开心,就让他们去吧,反正能抢走的,一定不是自己的。”

    叶沛灵轻蔑的说道,自从发现那些事情后,她真是把施玲都开始恨的牙痒痒了。

    但是自己又没有任何的办法,所以只能这样说着不痛不痒的话。

    “灵灵。”

    裴诗语对于叶沛灵还是有些无奈了,虽然施玲对自己确实不是很好,可是裴诗语还是不希望她被指责。

    毕竟自己很施玲之间的感情也不是从小就有的,大概还是需要培养的。

    “好把,我知道了,小语,我去外面等着,你跟顾老夫人好好聊聊吧。”

    叶沛灵无奈的说到,她也不想继续带着了,鳄鱼纹还真是怕自己忍不住对施玲说出来什么过分的话。

    病房里如今就剩下了裴诗语跟施玲俩个人了,气氛有些尴尬。

    最后还是施玲忍不住了,主动开口问到:“诗语,你是不是不开心,妈妈这么久没有来看你?”

    “没有啊,怎么这么问?”裴诗语扯着嘴唇想笑的,可是最终也没有笑出来。

    因为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如何笑,自己还能笑出来吗?

    “我还以为你不高兴了,妈妈这段时间确实是在忙的,你也知道顾芮那个孩子,都不让我省心。”

    听着施玲的话,裴诗语差点就信了,可是想想,还是没有相信,因为施玲的话,完全都是假的。

    这不是裴诗语对于她怀疑,而是施玲不可能忙到没有时间。

    自己出事这么久,她等了这么久才来医院,怎么可能是真的。

    “嗯,我知道,我真的没有怪你,我知道妈妈对我很好的,你不要在意灵灵的话。她那个人就是这样的,说话比较直。”

    裴诗语主动给叶沛灵解释了起来。因为除了这些,她居然不知道俩个人可以聊什么。

    而施玲也跟着点头:“好,我不会在意的,以后啊,我会多陪陪你,你也是个苦命的孩子。”

    看到施玲这样说,裴诗语忍不住皱眉,抬头看着施玲,她脸上并没有任何表情。

    没有疼惜,没有不舍,没有关心,唯一有的只是冷漠,还有脸上那虚假的关心。

    裴诗语的心一下子就凉透了,不过还是笑着点头:“好。”

    如果这是真的,那么多好啊。可是裴诗语心里却很清楚,都是假的呢。

    “顾芮的婚事怎么样了?还是需要嫁给那个人吗?”

    “退了,她的婚事别人退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说已经结婚了。”

    施玲叹了口气,这会才终于有了一点点忧愁的样子,可是却并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顾芮。

    “妈妈。”

    裴诗语忽然喊了一声,施玲诧异的看着她然后点头:“怎么了?”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