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1.第1201章 我不会让她好过的-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201.第1201章 我不会让她好过的

    封擎苍紧紧的抱着裴诗语,他心里也有些后怕,自己差点就失去了裴诗语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如果不是婚礼上她忽然晕过去,恐怕自己就要跟凌悦结婚了。

    他太了解裴诗语了,如果自己真的很凌悦结婚了,恐怕裴诗语一定会离开的。

    “嗯,我想你,想你,”

    裴诗语不停的说着想你,似乎想要把自己心里所有的怀念都说给他听。

    她的眼泪不停的往下落,本来这是高兴的事情,可是裴诗语却不停的落泪,好像只有流泪才可以表达自己此时的心情。

    “我知道,我知道,你的一切我都知道,我回来了,不会在离开,也不会让别人欺负你。”

    “嗯嗯。”

    裴诗语似乎只会嗯了,她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唯一知道的,就是自己好想他。

    大概是因为裴诗语太过于粘他了,这让封擎苍心里顿时更加的自责,觉得自己没有保护裴诗语。

    如果自己可以好好保护她,她也不会经历那么多事情。

    想起来当初裴诗语毁容了,还得面对自己要结婚的事,还得面对自己不记得他的事,她要多崩溃啊。

    “甜甜,以后有什么记得跟我说,明白吗?我就是你的一切,也是你的依靠。”

    似乎可以说的,也就是一些安慰的话了,更多的还是需要自己去行动。

    “当初我那样对你,我真是个混蛋,我确实好后悔,恨不得杀了那个愚蠢的自己。”

    听到封擎苍这样说,裴诗语立刻摇头:“不,苍哥哥,不是你的错,你不要自责。”

    “我们都不要自责了,都别这样了好不好?”

    裴诗语祈求的看着封擎苍,他的自责也会让自己更加的心疼跟绝望,就好像有人再拿刀狠狠的戳自己的心脏。

    “嗯,我们还有很多以后。”

    封擎苍笑了笑说到,可是在裴诗语看不到的地方,眼底却是一片的冰冷。

    那些伤害过裴诗语的人,自己一个都不会放过,既然有胆子,就要做好心里准备,承担后果。

    “嗯,看起来还是要感谢今晚那些人,不然你都不会想起来。”

    裴诗语也忍不住笑了,脑子里想起来,他被别人打了一下,居然要起来了,早知道自己就应该亲自动手。

    而封擎苍忍不住伸手轻轻的点了点裴诗语的鼻子,说到:“调皮。”

    “哇,你居然知道我心里想什么,你这个变态。”

    裴诗语惊讶的说到,一脸的孩子气,好像只有和封擎苍在一起,自己才会变的更加的幼稚,跟幸福。

    “你说我变态,嗯?”封擎苍挑眉看着裴诗语,手却没有停下来,直接讲裴诗语抱着,搂进了自己的怀里。

    她挣扎,可是没有任何的用处,封擎苍抱着她,捏着她的下巴:“我会让你知道,我有多变态。”

    他的唇就这样没有任何征兆的吻在了裴诗语的唇上,她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他对自己的渴望。

    似乎经历了那么久的事情,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

    “甜甜。”

    “嗯,我在,我……”

    裴诗语被他的一个吻,吻的晕头转向的,甚至有些意乱情迷。

    她感觉自己真的好训啊,就是一个吻而已,居然会这样。

    偏偏,封擎苍的手还不规矩的在自己身上不停的游走着,这让裴诗语的心里更加按捺不住。

    “不要,”

    “为什么不要?”

    似乎是为了诱i惑裴诗语一般,他的声音都有些嘶哑了起来,在她耳边轻轻的响着。

    就像情人之间温柔的呢喃,也像他的吻轻轻的落在自己的身上。

    “我,我,现在还在医院,而且,而……”

    裴诗语的话还没说完,再次被封擎苍吻了上去,他不停的加深那个吻,恨不得把裴诗语整个都给吞下去。

    他的吻来的狂暴又猛烈,裴诗语也只能激烈的回应,他的手在裴诗语的身上停了下来。

    将她的上衣的扣子解开,然后直接伸了进去,裴诗语想阻止,却因为浑身乏力根本没有办法阻挡。

    俩个人不知道吻了多久,一直到呼吸都没有办法呼吸了,封擎苍这才停了下来。

    “苍哥哥,你……”

    裴诗语想说什么,可是却没有说下去,因为她发现自己的上衣,居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脱掉了。

    她羞涩的看着封擎苍,顿时低下头,这也太尴尬了,自己居然投入到不知道衣服什么时候脱了。

    “嗯?你的脸很红,热吗?”

    封擎苍低下头,温柔的看着她,一本正经的问道,可是眼底却是充满的笑意。

    “讨厌啦你,还不是你,哼。”裴诗语傲娇的哼了声,转过身直接把被子拉着盖在了自己身上。

    看到眼前什么都没了,封擎苍只能遗憾的摇头,将被子拉开一点儿,温柔到:“傻瓜,你这样捂着不会很难受吗?”

    “那也不要你看,你这个坏人,你就故意欺负我!”

    裴诗语闷闷的说道,可是听到裴诗语的话,封擎苍却忍不住笑的更加大声了。

    “你现在好像变了,”

    “啊?我怎么了?”

    “你变的,可爱了,也更加的傲娇温柔,让我越来越喜欢了。”

    封擎苍笑嘻嘻的说到,明明是这样的话,可是从他的口里说出来,裴诗语却还是感觉到了快乐。

    这是自己很久都没有体会到的感觉,这也是封擎苍独特的魅力吧。

    “大概是因为我已经爱你到入迷了。”

    “哦?让我看看,我的甜甜有没有入迷!”

    封擎苍坏笑着吧裴诗语从被窝里拉出来,直接抱在了怀里,似乎只有这样抱着她,才不会失去她。

    “让我抱抱,好久没有抱着你,有点不安心。”

    “哪有,明明一直再抱的好吗?”裴诗语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她觉得俩个人之间相处的模式似乎有点奇怪。

    不过裴诗语却很清楚,自己很喜欢这种感觉,也想永远都这样活下去。

    身边的这个人,就像他说的,他是自己的一切。

    是啊,很久很久以前,他就是她的全部,她的一切了。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