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8.第1198章 不尴尬吗-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198.第1198章 不尴尬吗

    “咳咳。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卫小萌本来想说话的,可是却听到了咳嗽声,顿时伸手推开了凌然。

    转过头,就看到封擎苍此时正站在俩个人面前,一脸好笑的望着他们。

    “封少,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卫小萌心里还是有些心累啊,怎么忽然之间封擎苍为回来了,而且还看到自己很凌然。

    “一会了。”

    “那你都看到了!”

    卫小萌表示惊奇,看到封擎苍点头后,立刻回头狠狠的瞪了凌然一眼,眼里还写着威胁。

    都是你害的,凌然无辜躺枪,哀怨的看着封擎苍,忍不住说到:“你就一点都不尴尬吗?”

    “我觉得该尴尬的不是我。”

    好吧,如此高冷的回答,也就只有封擎苍可以说出来了,可是他的话却同时让卫小萌脸红了。

    此时卫小萌好希望自己脚底下出现一个洞啊,这样自己就可以钻进去,不被看到。

    “看别人亲热还好意思说,封少的脸皮可真够厚的。”凌然不客气的反驳道,一点都没什么不好意思。

    不过眼睛瞥道卫小萌通红的脸,还是忍不住有些想笑,对着卫小萌勾了勾手指:“过来,小萌。”

    “哦。”卫小萌这会红着脸只能哦着走过去,可是脚底下却好像灌铅了一般的沉重。

    封擎苍看着俩个人,再次说到:“在医院门口亲热,还不许别人看,医院又不是你们凌家的。”

    其实封擎苍也就刚过来,并没有看到他们俩个人做了什么。

    “走,小萌,我们回家亲热去,不理他,谁不知道封少如今都是找不到老婆的人。”

    凌然笑着对卫小萌说到,脸上还挂着坏坏的表情。

    看着凌然搂着卫小萌准备走了,封擎苍这才开口说道:“凌然,凌夫人已经回去了,她没事。”

    “谢谢。”

    凌然的脚步有一丝停顿,道谢后这才搂着卫小萌继续往外面走去。

    卫小萌挣扎着想出来,可是被凌然搂的太紧了,只能回头对封擎苍说:“封少,你不忙了吗,小语还要我照顾呢。”

    “辛苦你了,我这会忙完了。”封擎苍露出一个微笑说到,可是卫小萌却还想打他。

    而旁边的凌然却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得到卫小萌一个可爱的白眼。

    “你笑什么!”

    “笑你啊!”

    “我有什么好笑的。”

    “因为你可爱。”

    听着凌然这样不要脸的毫无原则的夸奖自己,顿时有些无语,直接不说话了。

    看到他们的背影,封擎苍却忍不住皱眉,然后推开门进去。

    裴诗语已经醒了,这会正坐在床上玩手机,看样子今天状态不错的样子。

    “醒了,在玩什么,这么开心?”

    “啊,你回来了,我在跟啊笙说话呢,他问我最近怎么样,想过来看我,我没有让他过来,这会正撒娇呢。”

    裴诗语回头笑嘻嘻的说到,看样子她的心情不错。

    不过每次提起来顾笙的时候,裴诗语脸上总是充满了笑,这让封擎苍心里忍不住有些吃味。

    “嗯,可以让他过来陪陪你。”

    虽然心里有些不情愿,可是只要裴诗语喜欢,封擎苍还是愿意做的。

    听到他的话,裴诗语还是摇头:“不要了,啊笙身体也不是很好,过来看到我这个样子,他一定会担心。”

    “而且他身体不好,还是不要总是过来医院,万一……”

    裴诗语并没有继续说下去,可是封擎苍却还是明白了,说到底裴诗语就是心疼顾笙,怕顾笙过来医院受不了。

    “你挺在乎他的。”

    “是啊,他可是我弟弟,而且身体不好,我多关心一下他也是正常的嘛。”裴诗语笑了笑,有些尴尬的说到。

    不过心里好像明白了什么一样,立刻看向了封擎苍:“苍,你不会吃醋了吧?”

    “没有啊,我吃醋做什么。”虽然心里确实吃醋,可是封擎苍依旧不愿意承认。

    可能人都是这样的,明明吃醋了,不开心了,还是不要承认,大概是害怕被喜欢的人讨厌吧。

    “这个嘛,我怎么知道,不过你脸色好差啊,你不会生病了吧?”裴诗语看到封擎苍脸色很难看,忍不住问到。

    其实心里已经明白了,封擎苍就是吃醋了,并且有些不开心。

    她叹了口气,这才拉住封擎苍的手,跟他解释:“好啦,你别不开心了,我对啊笙就是简单的当他是弟弟,你不是也很宠小宇吗?”

    “啊笙他身体很差,好几次差点就,你也知道的,所以别生气了好吗?我就是多关心他一点点而已,而且我也很关心你的。”

    裴诗语为了让封擎苍不乱想了,立刻说出来一大堆安慰的话。

    那些话换做以前,自己肯定不会说的,可是如今俩个人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可以说的。

    所以听着裴诗语义正言辞的话,封擎苍还是相信了,脸色也好看了,心情更加不用说。

    “我相信你,不过你只能是我的,明白吗?”

    似乎为了怕裴诗语逃跑或者怎么样,封擎苍还是忍不住叮嘱。

    听着他的话,裴诗语额头顿时一条条黑线飘过,她看着封擎苍,在他期盼的眼神下,最后还是点头了。

    “好,我知道,你也是我一个人的。”

    “本来我就是你的。”

    封擎苍温柔的说到,似乎现在他说起来这些话也是随口就来,根本没有不好意思。

    其实他的这些转变裴诗语心里还是很喜欢,毕竟没有一个人愿意整天对着一个不懂风情的人。

    所以裴诗语心里很开心,她希望封擎苍可以越来越好,这样自己也会越来越好。

    大概俩个人都是需要变好的吧,裴诗语靠在封擎苍的怀里,听着他安稳而有力的心脏跳动,整个人都感觉好幸福。

    “苍哥哥,你说我们会永远幸福吗?”

    对于这个,裴诗语心里一直没有底,因为俩个人总是充满了各种波折,总会被各种伤害。

    不是这样的原因,就是那样,所以裴诗语也是很没有信心。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