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6.第1196章 顾芮的担心-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196.第1196章 顾芮的担心

    虽然顾笙心里对于顾芮还是相信的,可是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顾芮心里咚咚的狂跳了几下,然后对着顾笙说了自己听到的事情,还有一些假设。

    听到顾芮的话,顾笙心里还是有些诧异,不过并没有什么意外,他只是点点头:“小芮,我知道了,你别害怕,妈妈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如果有什么事你记得直接过来找我,明白吗?不管她让你做什么,你都别答应。”

    这是顾笙唯一可以做的了,虽然顾芮有时候会让人讨厌,可是她心里还是善良的,并不会跟凌悦那样。

    她给凌悦出主意,自己却并不敢的,因为顾芮没有那个胆子。

    “嗯,哥哥我知道了,你也是啊,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我感觉妈妈已经变了,她都不是以前的妈妈了。”

    顾芮心里还是有些伤感的,毕竟施玲以前还是对自己很好。

    挂断电话后,顾芮直接躺在床上睡了过去仿佛那些事就是自己做了一个梦一般。

    而医院里,施怡还在不停的跟裴诗语还有卫小萌俩个人说,她希望裴诗语可以给凌悦一个教训,只要不伤害凌悦的生命。

    “凌夫人,这个事我不可能答应你,凌悦的以后会怎么样,我不知道,但是我可以知道的是,凌悦以后一定会很惨。”

    “我不会容忍她在余生,还有一天的幸福生活,她的幸福就是对我孩子的残忍。”

    裴诗语狠心说到,只要想起来自己还没出生的孩子,她的心就像痛的死了一样。

    经历了一次鬼门关,更加的让裴诗语明白了,一切都是会有报应的,就算自己有报应,也不会让凌悦好过。

    “诗语,你就不能……”

    “不能。”

    裴诗语直接打断了施怡的话,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很不喜欢看到施怡这种低声下气的样子。

    虽然凌悦确实是她的女儿,可是这种温婉的人,怎么会练出那样的女儿。

    最重要的就是,施怡还是伤害自己妈妈i的凶手,当初她那样做了,就应该想到会有这样一天的。

    “诗语,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你的姨妈,我还是希望你好的。”

    施怡忍不住说到,脸上却带着一丝的决然。

    其实裴诗语根本不想跟施怡多说一句话,在裴诗语的心里,施怡其实就跟凌悦一样可恨。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如此假惺惺的话吗?就凭你这些话,你以为我就不会对凌悦怎么样吗?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

    “实话告诉你好了,就算凌悦没有对我如何,我也不会放过她的,更不要说,她这会跟我已经有了血海深仇。”

    裴诗语的眼里出现了一丝残忍,她想到了施玲,想到了施怡做的一切对施玲造成的伤害。

    她不能让施怡好好的,这样自己的妈妈受的苦,不是白白的受了。

    “你怎么伤害我妈妈i的,你心里应该很清楚吧,当年的事情你以为你就可以逃脱了?凌悦简直就是跟你一样啊,你们母女俩个人,都是一样的狼心狗肺。”

    “我告诉你,我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不用说了,再说下去也只是让我更加的厌恶。”

    裴诗语都不想在继续看施怡一眼,她这些话很早就说了,可是今天还是得再说一次。

    她必须让施怡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如此真对他们,不仅仅因为孩子,还有别的事情。

    “诗语,当年的事情我知道是我不好,可是我……”

    施怡着急的想要解释,她总是感觉裴诗语好像误会了什么,或者说裴诗语知道的事情是错误的。

    然而裴诗语却根本不想听,也不想给施怡这个机会。

    “小萌,让她走!”

    裴诗语直接躺下去,用被子把自己全部蒙了起来。

    “凌夫人,回去吧,你不用再说了,凌悦做出这样的事,不管怎么样,都是她该得的报应。”

    “别的事情,我觉得你也应该好好想想,到底怎么回事,一切都是有因有果的。”

    其实卫小萌也是有些清楚裴诗语那么对施怡的原因。

    所以她忍不住解释了起来,还是希望施怡可以明白过来,改过自新的,所以有些话还是要说。

    施怡听到卫小萌的话,忍不住的叹气:“哎,造孽啊,都是我的错,这才让诗语如此的恨我,如果恨我可以解决一切,那就好了。”

    “我愿意用自己,让诗语解恨,让她的仇恨可以得到释放。”

    不知道为什么,施怡好像总是想为裴诗语做些什么,但是奈何一直没有机会。

    这让施怡很无奈,同时也很挫败,当年的事情,其实不完全都是自己错的。

    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除了接受没有别的办法。

    “你还是等完了再说吧,现在诗语听不进去的,而且那些事,我想也就只有你们当事人清楚了。”

    卫小萌心里忍不住的叹气,她其实还是有些不相信的,毕竟施怡看起来不像那样残忍的人。

    不过裴诗语也不会骗她,或者愿望施怡的,既然裴诗语说了,事情一定是有原因的。

    “卫小姐啊,希望你好好照顾诗语,她现在身体太差了,虽然小悦的事情没有办法,可是我心里还是希望诗语不要出事儿。”

    到了外面,施怡拉着卫小萌的手忍不住叮嘱道。

    其实施怡也是认识卫小萌的,可是因为裴诗语的原因,她也不能说什么,毕竟卫小萌不会原谅自己。

    就算凌然跟卫小萌在一起了,可是卫小萌也是有自己的原则。

    “我知道,就算你不说,我也会好好照顾小语的,时间不早了,您还是早点回去吧。”

    卫小萌看了眼手腕上的变,对施怡说到。

    其实她心里总是有种感觉,好像施怡才是跟裴诗语最像的。

    虽然施玲是裴诗语的妈妈,但是跟裴诗语只有一点点的像,裴诗语很多程度,居然跟施怡很像。

    这让卫小萌心里很郁闷,不过施玲跟施怡本来就是双胞胎,长得像也没有什么不对劲。

    “谢谢你了,卫小姐。”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