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5.第1195章 都是戏精-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195.第1195章 都是戏精

    如今施怡在这里伤心难过的说着,可是凌悦却在家里,想着其他的事情。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虽然她现在被关起来了,可是手机什么的还是没有没收,这就给了凌悦机会。

    她坐在床上,想了很久,最后还是把电话给施玲打了过去,因为她忽然发现,似乎只有施玲才会无条件的纵容自己。

    “小悦,你怎么忽然给我打电话了?你爸妈没有为难你把?”

    接到凌悦的电话,施玲整个人都是懵了的,有些惊喜也有些开心,更多的却是担心。

    听到施玲关心的话,凌悦的一颗心,总算是有了一点点温度,她就知道施玲不会跟施怡他们一样。

    “姨妈,我,呜呜……”

    凌悦没有说几句话,直接哭了什么,这也是凌悦提前想好的,一定要让施玲可怜自己。

    只有这样,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才可以完美的进行下去。

    听到凌悦居然哭了,施玲的一颗心都乱了,她急忙对着电话说:“小悦你别哭啊,有什么事情你告诉姨妈,姨妈帮你想办法。”

    “是不是你爸妈他们欺负你了?还是说你了?”

    这是施玲唯一可以想的到的,毕竟那天凌悦可是被凌非岩的人带回去的,应该不会出事。

    “姨妈,他们把我关起来了,还说什么要把我给擎苍哥哥处理,你也知道的,我对裴诗语那样了,擎苍哥哥一定不会放过我的。”

    “可是我真的好喜欢擎苍哥哥,没有他我就活不下去了,如果不能跟他在一起,我宁愿去死。”

    凌悦哭哭啼啼的说到,心里却在不停的想着事情,她觉得自己哭了,施玲一定会想办法。

    “小悦,你现在在家里吗?”

    “是啊姨妈,他们还不给我吃饭。说让我反省,我好想吃饭,我好想回家,可是我没有家,我可能是要死了吧。”

    本来装可怜了,凌悦也不介意彻底的装下去。

    听到凌悦的话,施玲的心顿时都忍不住提了起来:“小悦你别胡思乱想,姨妈会帮你的,知道吗?”

    “现在你就好好的跟他们认错,接下来的事情有我帮你去做,你就等着做好准备,跟你的擎苍哥哥在一起吧。”

    施玲的叮嘱让凌悦放心了下来,挂断电话后,立刻抹了抹脸上的泪水,心里都忍不住有些鄙视自己。

    而施玲吗本来就是跟顾芮在一起的,如今听到施玲居然要帮助凌悦,她立刻不满了。

    “妈,你要做什么啊?表姐她可是伤害了裴诗语,裴诗语不也是你的女儿吗?难道你要帮助外人伤害自己的女儿?”

    “是不是在你心里,凌悦比我们都要重要啊?我那么喜欢擎苍哥哥,你都不管,如今居然要帮凌悦。”

    虽然顾芮心里也有些害怕,可是想起来施玲上次说的,她还钱忍不住有些生气。

    人一旦生气了,就什么都敢说,敢做了,比如顾芮现在。

    “小芮。”

    施玲不满喊了一声,张开嘴想说什么,可是却并没有对顾芮解释。

    但是他的行为却让顾芮更加的生气了,直接站起来看着施玲说:“你就是喜欢凌悦是不是?”

    “为了她,你连自己的亲生女儿你都不需要,也不管了,没想到你居然会这样。”

    顾芮心里很失望,她以前还觉得施玲至少还是爱自己的,不仅仅是喜欢顾笙?

    可是如今,顾芮却有些伤心了,除了顾笙,她还是会在乎别人,可是不是自己,不是裴诗语。

    那个人,居然是自己的表姐凌悦,这让顾芮心里充满了憋屈。

    “你给我回房去,这件事你敢告诉任何人,我就打死你。”

    施玲终于生气了,指着顾芮的房间大声说到,好像顾芮真的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你随便吧,以后我也不管了,你不想管我的事,你就好好跟着凌悦吧,看看谁才是你的女儿。”

    顾芮心里郁闷,直接把这些话说出来,然后转身跑回去自己的房间,趴在床上开始哭了起来。

    哭了很久以后,顾芮还是站了起来,现在这种时候,她不能就一直哭,施玲要帮凌悦对付裴诗语。

    虽然自己一直对裴诗语没有好感,可是裴诗语毕竟是自己的姐姐。

    而且俩个人也是有血缘关系的,至少哎凌悦亲近一点,现在顾芮已经把自己跟裴诗语,画在了同样的一条战线。

    俩个人都是被施玲遗弃的孩子,凌悦在房间走来走去,可是却没有什么好办法。

    她甚至不知道施玲的计划,如果就这样告诉裴诗语,别说裴诗语了,就是自己都不信。

    如果顾芮没有亲耳听到施玲对凌悦那样温柔的说话,她还真是不会想到,自己的妈妈也会那么温柔。

    她以为施玲温柔都给了顾笙一个人,可是如今看起来,却是自己错了。

    顾芮想了很久,最终还是给顾笙打了过去,如今顾笙身体好了起来,他也没有继续在施玲的牵掣下了。

    “小芮,你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吗?”

    看到顾芮的号码后,顾笙心里也是有些意外的,其实顾芮对于自己一直还是有意见的。

    所以,他看到顾芮的号码,心里充满了好奇。

    “哥哥,我,我有事想跟你说。”

    “你说。”

    顾笙的声音很温柔,在这一刻却让顾芮莫名的感受倒了温暖。

    以至于她的心里都开始有些激动了起来,抓着手机的手有些紧张,还鬼鬼祟祟的跑去外面看了看,没有看到施玲,这才放心了下来。

    “哥哥,我跟你说,妈妈她要帮着表姐对付裴诗语,我虽然不喜欢裴诗语。可是她毕竟也是我们的姐姐,可是凌悦就不同了,她可是我们的表姐。”

    “妈妈居然要为了表姐去伤害自己的亲生女儿,我真的好失望,心里也好怕。”

    其实顾芮心里也是有些担心,生怕有一天,施玲会那样对付自己。

    听到顾芮的话,顾笙的眉头都忍不住皱了起来,不过还是隔着电话安抚了顾芮。

    “小芮你别怕,到底怎么回事?”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