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小语,我想你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21章 小语,我想你了

    胸口的火气让乔祁无法静下心来,用力踹了桌子一脚,感受到疼痛才压制住狂躁的心。

    他站在落地窗前,看着楼下面川流不息的车辆,整个人十分的阴郁。

    这就是他要的生活吗?身边最亲近的人,和他的谈话永远只有买买买,完全没有一点有营养的东西。

    他们完全没法沟通,互相不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永远活在不同的频道里。

    如果是从前,肯定不会是这个样子吧?

    裴施语很简朴,从来没有问他要过什么。现在回想,他甚至连一个像样的礼物,都没有给她买过。

    乔祁突然想起他刚刚接手乔氏,一开始并不顺利,有太多的人虎视眈眈,想要把他从这个位置拉下去。

    那时候的他,因为一个不被人看好的新项目,到处拉赞助拉投资,和现在的情形很相似。

    当时那个女人是怎么做来着?

    从记忆里翻找,他终于找到了一些碎片。

    那个傻女人那段时间也非常的忙碌,经常大半夜不睡觉,不知道在做什么。

    当时他并没有工夫理会她,还是家里的佣人告诉他,觉得这个女人是不是外面有人,行为异常。

    这才让他将注意力放在她的身上,他虽然当时不爱她,可是毕竟是夫妻,不能让对方给自己戴绿帽子。

    他质问那个傻女人,她不仅没有慌张,还顶着熊猫眼,一脸苍白的喜滋滋将一张卡放到自己手上。

    “这是我这段时间做翻译赚到的钱,虽然不多,但是希望能够帮到你。”

    和银行卡同时递给他的,还有一个优盘。

    “这里记录着你想要拉拢投资人妻子和儿女的资料,那几个人都是顾家的人,我觉得可以考虑从他们的家人入手。”

    当时,他是什么反应?

    乔祁回想到当时的情形,就忍不住想要扇自己一巴掌。

    他当时不但没接,还把银行卡和优盘毫不留情的推了出去。

    当时裴施语并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做,拿得也不是很稳,导致银行卡和优盘全都被打飞了。

    噼里啪啦,散落在地上。

    他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忘记这个并不在意的小片段,可现在回想才发现那个画面深深的印在了脑子里,不是没记住是不愿意记起。

    裴施语当时完全呆住了,根本想不到他会这样做。

    因为熬夜带着青紫的深凹眼眶,嵌着充满红血丝的眼睛,里面满是不可置信

    反应过来,连忙跪在地上捡。她惊慌失措,拿了好几次都掉,整个人十分的狼狈。

    他当时看在眼里,不屑一顾。冷哼了一声,语气里充满着浓浓的不屑和嘲讽:

    “你这是做什么,我无能到需要你来帮忙?连你都要来看我的笑话吗?!告诉你,做梦!”

    她跪在地上,连忙摇头:“不是,我只是看你最近很辛苦,希望自己能为你分忧,我知道我这点钱什么也干不了,我只是想……”

    “我的事用不着你管,我再落魄也轮不到你来假好心!”

    “我没有,我只是……”

    他不耐烦的挥手打断:“你好好把家里的事料理好就行,公司的事我还犯不着让一个女人为我操心。”

    她低着头,沉默了。

    再抬头,嘴角扯出一抹僵硬的笑意,声音都在微微颤抖。

    “我知道了。”

    她苍白的脸更加颓然,眼睛里充满了忧郁和暗沉。

    就像黑暗里的烛光,被熄灭了一样。

    现在回想起来,他的心被狠狠一揪,很想跨过去将她搂入怀中,安抚她的情绪。

    不让她的背影这么寂寥,不让她的眼底充满忧伤。

    可他当时视而不见,就像着了魔一样,认定她像外面的人一样都想要看他的笑话。

    当时的他自尊心特别的强,因为他很清楚自己得到这个位置靠的是什么。

    如果没有裴施语的父亲为他在暗中牵线搭桥,他根本没法拿下能让他有资格进入乔氏核心的大工程。

    也因为这样,他总觉得裴施语把他当做软饭男,总觉得她认为他是靠她才有的今天,心底在瞧不起他。

    其实那个时候他明明很清楚,裴施语什么都不知道。

    他和裴爸爸的约定,只有他们自己清楚。

    可是因为心虚,他变得偏执,还迁怒到了无辜的人身上看,他的举动现在看来非常的可笑。

    那时候的他,完全无法接受裴施语接触他工作上的事,哪怕对方只是随口问起,他都觉得是在小看他的能力。

    觉得他是靠个女人上位,而并非拥有真才实学。

    偏偏她总是想要渗透到他的身边,参与他的工作,这让他对她更加厌烦。

    现在回过头才知道,当初他厌憎的东西,其实是多么的宝贵。

    裴施语并不是想干涉他什么,不过是想要表达与自己风雨同济的心。

    只是那时候的他太年轻太敏感,并不理解这样的情意。

    或许那时候他心底是知道的,所以那时候虽然困难重重,却总觉得干劲十足。

    虽然也很累很辛苦,可心情却是非常愉悦的,并没有什么可愁的。

    不像现在心力交瘁,总觉得整个人很疲惫。

    只是他当时并不明白。

    现在他终于明白了,从前他能轻松上阵,是因为有个人在默默为他付出,始终在那里为他点亮一盏灯光。

    这个人,现在已经离他而去。

    还真是可笑啊,人为什么总在失去之后才知道珍惜?

    乔祁抚摸着一张泛黄的相片,相片上印着依然还青涩的自己,这是大学毕业时候照的,还穿着学士服。

    当时的他意气风发,眼神充满了对未来的向往,不像现在饱经沧桑,被迫成熟。

    角落里有个身影,那是误入镜头的裴施语。

    她站在一棵树后面,探出头来,羞涩痴迷的望着自己。

    这是他们俩个人现存的唯一合照,前几天翻相册的时候,他无意中发现的。

    他们很少在一起合照,结婚只有结婚证上的那一张,离婚时被裴绵绵都给扔了。

    那时候,他不想和她有一点瓜葛,不想和她同在一个画面,并没有想着阻拦,现在后悔莫及。

    他轻轻抚摸着那个模糊的身影,一滴眼泪从眼角滑了下来。

    小语,我想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