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4.第1184章 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184.第1184章 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

    凌非岩真是被凌悦气到了,伸出手指指着凌悦,脸上都是失望。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以为凌悦做错事了,现在至少还会有一点点的悔意,可是如今看来,她根本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明明就是她错了,可是结果呢?她还是这样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爹地,我哪里错了?”

    凌悦居然直接反问凌非岩,自己哪里错了,眼里倔强的光让施怡都忍不住想动手。

    可是施怡还是没有,她一直站在一边,安静的看着。

    这个女儿从小就是跟自己很像,可是性格却完全都没有像自己。

    “你开车撞裴诗语,对不对?”

    “是。”

    “你找人围追裴诗语是不是!”

    “对。”

    “你害死了她的孩子对不对。”

    “都是她活该!”

    “啪。”

    几乎是跟凌悦的声音同时响起的,还有一声巴掌声,清脆的在房间里回响。

    凌悦偏过头,头发垂下来,刚好挡住了半个脸,但是她还是倔强的抬起头,看向了施怡。

    “妈咪你居然打我!”

    她的声音充满了意外还有震惊,在凌悦看来,自己不管做错了什么事情,自己的父母都不会对自己不管不顾。

    所以一直以来凌悦就是一个小公主,可是如今施怡居然打自己。

    “我不打你,你能知道自己错了吗?那还是个孩子,什么都不懂的孩子,你居然要对一个未出生的孩子下死手,你还是个人吗?”

    “你的良心呢?不会痛吗?裴诗语怎么你了,你平时用点小心思我也就不想说了,可是如今你居然敢做出如此恶心的事情。”

    施怡忍不住朝着凌悦吼道,她一直宠爱凌悦,可是却根本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的女儿凌悦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这是一件可怕的事情,所以施怡不想在纵容下去了。

    “你妈说的对,你的善良呢?你还是我凌非岩的女儿吗?”

    凌非岩将施怡搂在怀里,擦了擦她眼角的眼泪,心痛的说道。

    凌悦的堕落,其实只要凌非岩跟施怡俩个人最心痛,他们从小一直引以为傲的女儿,变成了一个恶毒的人。

    “我没有什么善良,我为什么还要一直忍着,裴诗语抢走了我的丈夫,爹地,妈咪,她抢走了我的丈夫,抢了擎苍哥哥!”

    凌悦的手放下来,朝着俩个人怒吼道,眼泪不停的往下落。

    一直到了现在,凌悦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一直爱自己的父母,会对自己这样失望。

    她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在凌悦看来,自己不过是吧该做的,全部还给了裴诗语罢了。

    “封擎苍本来就是裴诗语的未婚夫,这个你不知道吗?如果不是因为当初都以为裴诗语死了你以为你有机会吗?”

    施怡失望的说道,她一直以为凌悦心里还是清楚的,可是现在听到凌悦的话,她明白了。

    凌悦根本不清楚,她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根本没有想过这些事。

    “可是擎苍哥哥要娶我了,她为什么还要回来,她都死了,毁容了,为什么还要破坏我的幸福!”

    凌悦捂着胸口说道,她一直以为封擎苍对于自己还是有些喜欢的,不然怎么会想要娶自己。

    可是裴诗语回来了,一切都结束了,她想要的幸福没有了。

    凌非岩听到凌悦的话,忍不住更加的生气,看着凌悦说:“人家没有死,凭什么不回来,而且封擎苍根本不喜欢你,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凌悦,你不知悔改,心高气傲,天真的简直就是蠢,你还不明白吗?”

    对于凌悦这样的想法,凌非岩真的好想把凌悦的脑子给撬开,看看她到底在想什么。

    不然怎么就会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想法。

    “不,我就是不明白,所以我要她什么都没有,孩子没了,擎苍哥哥就肯定不会要她了。”

    “爹地,你帮我。你帮我把裴诗语赶出去,这样擎苍哥哥心里就只有我一个人了。”

    凌悦走过去,抓住凌非岩的袖子,笑着说道。

    可能是因为凌悦脸上的纯真太让人无奈,也可能是因为她太蠢,太天真了。

    “你还想做什么,是不是帮你赶走裴诗语,再让封擎苍娶你啊!”

    凌非岩沉声说道,如果凌悦不是一个人,自己还真想就现在结果了她啊。

    一个人,怎么可以阴毒到了这个地步这个程度。

    “是啊,只有裴诗语走了,擎苍哥哥才会娶我,她一直在,擎苍哥哥怎么会娶我,裴诗语就是一个扫把星,爹地你帮我赶走她,以后我一定听话好吗?”

    凌悦祈求的看着凌非岩,希望他可以改变主意帮助自己。

    然而她并没有看到凌非岩答应,看到的就是凌非岩眼里深深的疼惜还有后悔。

    “小悦,你知道自己再说什么吗?”

    施怡忍不住吼道,她也没有办法想象,自己的女儿居然说出这样的话,她到底在想什么啊。

    听到施怡的话,凌悦转过头看着施怡,轻蔑道:“我当然知道,你不是不让我对裴诗语怎么样吗?现在她肚子里的孽种已经没了!”

    “你知道吗?就是我开车撞的,就这样开着车,砰的一下狠狠的就撞了上去。”

    凌悦仰着头一边说还在一边笑着,手上还在做动作。

    “她就在车上,你知道吗?我亲眼看到她直接撞在了玻璃上,然后顺着玻璃滑了下去,哈哈!”

    听着凌悦这样叙述当时的事情,施怡仿佛看到了当天的情景。

    似乎看到裴诗语跟凌悦说的那样,直接撞在了车窗上,然后都是血,她的孩子没有了。

    “你给我闭嘴!”

    施怡忍不住朝着凌悦吼了一声,眼里都是失望,如果刚刚她心里还有一些侥幸的话,那么如今,一切都像泡沫一般,狠狠的破碎了。

    凌悦亲手毁了自己对她所有的宠爱,施怡在这一刻,居然从心里就对凌悦产生了一些厌恶。

    “不,我为什么闭嘴,她就是那样,她的孩子没了,哈哈,擎苍哥哥终于不会爱她了!”

    本书来自

    更多乡村言情流行 加公众号 hkdxsw    阅读速度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