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你倒霉我就高兴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2章 你倒霉我就高兴了

    裴施语听到这句话,不知为何心里咯噔了一下。

    “谁?”

    “是你绝对想不到的!”叶沛灵变得双眼亮晶晶的:“是封少名下的。”

    她的右手指尖抚摸着小绿上的红心,压下心中的波动。

    “封氏集团那么大,涉足出版圈也很正常。”

    “如果是封氏集团名下的,我就不会特地说了,是封少个人名下的。”

    她倒了一杯茶,抱在手里,目光一直盯着杯中茶水:“那还真是有点巧啊。”

    “我听到的时候也惊到了,他可真是你的福星。”叶沛灵满脸兴奋:“让你有了工作,还帮你打渣男贱女的脸……”

    “这都是巧合。”

    “不管是不是巧合,反正结果是这样就对了。我决定,他以后就是我的男神了。”

    裴施语顿了顿,试探道:“你喜欢他?”

    “我都没见过他,谈什么喜欢啊,只不过他做的事让我觉得痛快而已。”叶沛灵在感情方面向来大方。

    “话说回来,这种人我也不敢喜欢。”

    原本嬉笑的态度,说到这个也变得认真起来。

    裴施语不解:“为什么?是因为他对外的名声吗?”

    外界对于封少的印象,除了代表了金钱和权势之外,就是性格冷酷狠戾。

    甚至有传言,曾经有女人诬陷纠缠他,结果被弄死了嵌进墙壁里。

    不管真假,一定程度证明他对外的形象是什么样的。

    “那倒不是,身份差距而已。”叶沛灵自嘲道。

    “我不过是个没名没分的私生女,跟这样的人在一起就是高攀。你不用安慰我,这是事实没什么不能说的。”

    叶沛灵的身世也很一言难尽,现在她这么拼,何尝不是想那些看不起她的人面前扬眉吐气一把。

    “我又不差,找个门当户对的也很优秀,何必这么为难自己。”

    裴施语听到这样的话陷入了沉默,她和乔祁在一起何尝不也是高攀。

    他们家虽然还不错,可与乔家比,就如同乔家和封家。

    乔祁之所以会跟他们有牵连,是因为爸爸对他有恩情,具体什么恩情他们都没有说起过。

    什么恩情需要这样遮遮掩掩,连家人都不能说?

    这件事本来就蹊跷。

    爸爸很早就认定了乔祁这个女婿,希望她嫁给他。

    高嫁尤其是乔家这样的人家,日子很难好过,这个道理爸爸不可能不懂。

    她是很喜欢乔祁,可当时她不过才十六岁。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遇到优秀的男生会喜欢是很正常的事,要说有多爱却不一定。

    对乔祁的爱意越变越浓,是因为接触之后被他的优秀所致,完全可以在最早的时候掐断。

    爸爸并不是那种攀龙附凤的人,非常通透,非常的疼她,为什么坚持让她嫁给乔祁?

    甚至,不惜用恩情压住乔祁。

    现在回想,她发觉这段婚姻背后,有很多她想不明白的东西。

    如果不是爸爸早早去世,乔祁是绝对不敢有二心。

    闹到今天这个地步,他也不敢完全把她抛开,除了大男子主义作祟,还有爸爸的余威在。

    他们家不过是小富之家,爸爸为什么能给乔祁这么大的震慑力?

    叶沛灵发觉她的异样:“我说这话你不用多想,你和我的情况不一样。”

    收回思绪,她真心实意的笑道:“你说得对,找合适自己的最重要。”

    “说起来封少除了家世,依然是个好对象。他是一个毫无生活情趣的工作狂,这意味他没时间出轨。”

    “听说他不近女色,没有特别的爱好,性格冷然,这样的人遇到所爱的人肯定会很忠诚。”

    叶沛灵一脸认真的分析,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

    “说起来我想起一件关于他的事,他的外祖母宁老夫人最喜欢的兰花不是病了吗。他为此从国内外找了好多植物专家过来,有一个专家很难请,他还亲自去了呢。”

    “都说他冷清冷血,我觉得估计他只是对外人这样,对自己人完全不同。”

    裴施语下意识摸了摸虎口上的小绿,顿了一会才开口:“他再好和我们也没有关系,还不如说说今天晚上吃什么呢。”

    “说得也是。”

    叶沛灵的思绪立刻被带了回来,考虑今天如何犒劳自己的胃。

    乔氏被封少厌弃的事并没有就此打住,一系列的后续扒皮在论坛上传得沸沸扬扬,尤其是乔祁和裴绵绵两人更是被扒得底朝天。

    裴施语没有想到自己也陷入其中,有个帖子扒出乔祁之前已经结了婚,没有对外公开,但是圈子里的人都知道。

    乔祁没离婚,裴绵绵就插了进去,把正室给挤走。她未婚先孕的事也被爆了出来,说她是借肚上位。

    帖子说得有鼻子有眼,不过并没有把她的信息贴出来,连她和裴绵绵是养姐妹关系都没有提到。

    世人对小三向来十分痛恨,裴绵绵在娱乐圈走的又是清纯的路线,形象一下跌到了谷底,事业严重受挫。

    “这两个人惹了什么人,被针对了吧?”叶沛灵也感受到这件事的不对头。

    封擎苍是放弃和整个乔氏合作,结果矛头全针对乔祁和裴绵绵这对未婚夫妻,其他人完全没有被波及。

    这里面肯定有猫腻。

    “这不会是封少的意思吧?否则不会是这样的走向。”

    裴施语也闹不明白:“不会吧,他们没有什么交集啊,乔祁对封少一直是讨好的态度,不会这么不长眼去惹这个大人物。”

    说完她才发现,现在她已经可以没有芥蒂的说出那个人的名字,就像提到一个不怎么熟悉的人一样。

    “难道是乔家内部的争斗?想要趁机把乔祁拉下来?”

    “有这个可能。”

    乔家内部一直没有平静过,从前也曾辉煌,因为内耗而衰落的。

    乔祁离婚的借口之一就是她当初的入狱,乔家继承人不可能有个进过监狱的配偶。

    他的配偶必须是光鲜亮丽,没有任何污点。

    这段失败的婚姻对她伤害最大的不是乔祁带来的,而是她最为珍视、宠爱的妹妹带来的。

    虽然并不是亲生妹妹,可相处这么多年,早就血浓于水。

    她现在只当是回报养父养母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恩,从此再也不见。

    叶沛灵看她脸色黯然,道:

    “你也别多想了,知道他们在倒霉,我们过得很好就行了。”

    她粲然一笑:“没错,我们现在该做的是开香槟庆祝!”

    这时电话响了起来,掏出一看,脸色沉了下来,眉头皱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