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3.第1183章 冥顽不灵-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183.第1183章 冥顽不灵

    “有话说,你看我做什么,我脸上有给你写治疗方案吗?”

    对于医生封擎苍是彻底的没有了耐心,如果可以,真的好想把这个医生抓起来狠狠的暴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不过这种似乎无济于事,封擎苍只能用足够杀人的眼神看着医生。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这个医生估计早就被秒成了渣渣。

    “是是。”

    对于封擎苍的怒吼医生也不敢说什么,只能拼命的点头答应。

    好在另外一边,护士已经给裴诗语打了镇定剂,裴诗语已经彻底的睡了过去。

    然而医生却脸色难看的看着封擎苍,就好像裴诗语得了什么绝症一样。

    “我再警告你一次,你特么在敢露出这幅表情,我立刻让你滚!”

    “好好,封少,裴小姐这次是因为心里因素导致的神经质头疼,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啊。”

    医生心里也是有苦说不出,医生也是救死扶伤的,当然希望病人可以快点好起来。

    可是裴诗语明显就是属于非常难好的人,就让医生治疗,也是为难医生。

    因为这种病,只能靠着自己心里慢慢恢复,或者专门去看心理医生。

    “没办法,你就等着下岗吧。”

    封擎苍眼神冰冷,对于这个医生,他也是没有了任何的耐心。

    他很明白这不能怪医生,可是医生拿不出来治疗方案,裴诗语就只能自己一直痛。

    “封少,现在只能吃药调理,然后,然后……”

    医生抬头小心翼翼的看着封擎苍,后怕的话他实在是不敢说出口。

    “然后什么!”

    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来这几个字,他敢保证,如果这个医生再敢这样废话下去,自己一定不会放过他。

    “然后只能让裴小姐寻找心理方面的治疗,比如找个心理医生做心里疏导,这样才有可能……”

    对于这些话,医生也是斟酌了很多,在心里几乎重复了一万遍,这才敢对分封擎苍说出来。

    如他意料之中,听到让裴诗语看心理医生,封擎苍脸色顿时更加的难看了,他的目光在医生身上绕了一圈,这才慢悠悠的说道:“你是说她有病!”

    这句话几乎是肯定的,而不是询问,可想而知,里面的怒火有多么的旺盛。

    “不,不是的,裴小姐没有病,就是需要做心理疏导。”

    医生立刻说道,他当然不敢说裴诗语有病,可是不说也不能这样继续隐瞒下去了。

    否则让裴诗语下一次发病后,还不知道封擎苍会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来呢。

    “知道了,滚!”

    封擎苍闭着眼点头说道,心里却有了一个想法。

    他很清楚医生说的话一定是真的,也许裴诗语真的需要做这种心里疏导,所以他立刻出门,开始联系医生。

    好在现在裴诗语已经睡着了,并没有醒过来,不然他还是得顾虑裴诗语的心情。

    搞定医生后,封擎苍还是忍不住叹气,打电话给了凌然。

    “凌然,明天让卫小萌过来下。”

    “知道了。”

    电话里凌然也没有询问为什么,因为他也知道了凌悦做的事情,心里也是充满了疼惜。

    所以现在裴诗语的情况,卫小萌天天挂在嘴边,只是一直没有找机会过来医院。

    “嗯,尽可能让卫小萌开导下她,如今医生说她需要做心理疏导。”

    封擎苍的声音里充满了无奈还有叹息,对于裴诗语的情况他不想越来越糟糕的。

    可是事实却总是这样出乎人的意料,如今封擎苍唯一希望的,就是裴诗语可以快点好起来。

    他不想让裴诗语一直这样下去,最起码也要快乐的生活。

    挂断电话后,他发现凌非岩给自己发了短信,上面只有一句话:“凌悦已经找到了,具体的我会给你打电话!”

    看到这个信息,封擎苍感慨很多,他并不想吧凌悦怎样的,可是如今凌悦自作孽不可活。

    只要凌非岩决定好了,自己一定要让凌悦彻底的进入地狱。

    大概凌悦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失去一切吧,可是很快恐怕她都会一一的体验了。

    “谢谢。”

    最终,封擎苍还是给凌非岩回复了一个谢谢,毕竟大义灭亲也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

    凌非岩在家收到短信后,嘴角忍不住抽了抽,他想要的并不是谢谢。

    凌悦作为自己的女儿,做了错事肯定是需要惩罚的,但是凌非岩还是会不忍心。

    所以在凌悦进门以后,他立刻把凌悦关进了房间里,让她自己好好的反省一下。

    “非岩,小悦都绝食一天了,我们真的要这样一直关着她吗?”

    施怡看到凌非岩坐在沙发上叹气,还是忍不住走过去问道。

    俩个人只有凌悦这一个女儿,她如今这样,施怡心里也是非常的疼惜。

    “不然呢?她想绝食就让她绝食,等晚上,我们好好问问她,看她到底怎么想的。”

    凌非岩还是狠不下心,但是总是会有人开始一步步吧他逼到了那条路上。

    晚上,施怡进去房间,看到凌悦正坐在窗台上发呆,她叹了口气,这才说道:“小悦,出来!”

    虽然心里很惋惜很疼惜,可是施怡心里也很清楚,不可以再这样继续纵容凌悦了。

    如果一直那样纵容下去,恐怕凌悦真的会变的很可怕。

    “妈咪!”

    凌悦听到施怡的声音,眼里还是划过了一丝惊喜,可是看到施怡冷冰冰的表情,她的一切侥幸都收了起来。

    跟着施怡下楼后,就看到凌非岩站在客厅里,身影还是依旧的挺拔,可是背影却看起来沧桑了很多。

    “爹地。”

    下去后,凌悦小声的喊了一声,其实对于凌非岩,凌悦还是从心里有些害怕的。

    不生气还好,如今真的生气了,凌悦从心底里害怕。

    可是再怕还是得面对,所以凌悦告诉自己要有勇气,一步步走了过去。

    听到声音,凌非岩回头看着凌悦:“别叫我爹地,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

    “爹地,我哪里错了!”

    “你到现在还冥顽不灵!”

    本书来自

    更多乡村言情流行 加公众号 hkdxsw    阅读速度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