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8.第1178章 天堂的路没有悲伤-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178.第1178章 天堂的路没有悲伤

    他们正在一起不知道亲昵的在说着什么,哪怕旁边的那个孩子没有了双腿,可是他们脸上却有最纯真的笑容。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你看他们,多幸福啊!”

    裴诗语忍不住感慨道,她好像不知道怎么的,忽然就开始喜欢起来了小孩子。

    好像只有跟小孩子一起,心灵才可以得到最深的救赎,让自己可以更加勇敢的生活。

    “嗯,我们回去吧。”

    封擎苍推着裴诗语回去病房,然后陪着裴诗语安静的睡觉,一直等到她终于睡着了,他的心才稳定了下来。

    起来走到外面,轻轻的关门,然后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凌非岩刚开完会回家,准备吃饭的时候,手机就响了起来,他皱眉看了眼,发现居然是封擎苍。

    “非岩,你怎么不接电话?”

    施怡看到凌非岩不接电话,反而一脸的若有所思,顿时忍不住问道。

    一般凌非岩看到号码来了,都会直接接起来,而且这个手机是私人号码,应该只有亲近的人才知道。

    “是小苍的电话。”

    “啊,他是不是忽然想明白了,觉得我们小悦才是适合他的?”

    听到施怡的话,凌非岩立刻摇头说道:“不可能是这个,应该是别的事情!”

    “那你快接起来看看,小苍也许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也许他知道小悦在哪儿呢!”

    施怡在一边忍不住催促道,如今凌悦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他们很担心,可是并没有出去寻找。

    凌非岩最近也一样在忙,根本没有时间去管凌悦的事情,再加上也是想让凌悦可以得到教训。

    “小苍,找我什么事?”

    “凌悦在家吗?”

    封擎苍的声音听起来没有什么感情,甚至仔细听的话,居然还有一丝丝的愤怒。

    这让凌非岩很诧异,摇头说:“她那天离开后,还没回家。”

    “原来是这样,我觉得你应该找凌悦回家了,顺便好好教教她,怎么做人,否则在外面遇到什么事了,您可别怪我!”

    封擎苍几乎是咬着牙说这些话的,因为想到凌悦做了那么多的错事,坏事,他就根本控制不住。

    然而听到封擎苍这么说。凌非岩脸色顿时沉了下去,恨不得摔了手机,还是忍不住了。

    旁边的施怡看到情况不对,立刻拿过去电话,对着封擎苍说:“小苍,到底出什么事情了?”

    “凌悦回来,你们就知道了,或者你们可以看看新闻,这件事,我不想再说了,对于她我不会再留情了!”

    封擎苍虽然很不想对施怡这样讲话,可是愤怒让他根本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行为。

    尤其是凌悦那么过分,虽然施怡跟凌非岩是无辜的,但是凌悦却是他们的女儿。

    电话被封擎苍挂断了,施怡只能叹口气吧手机放下,这才看着凌非岩说:“非岩,你说会不会是小悦又去找小苍了,所以小苍才这么生气!”

    “肯定不是,他不是那么小气的人,一定是凌悦做了什么,才会让他那样生气。”

    凌非岩心里有种很不好的预感,他觉得凌悦一定是做了什么无法挽回的事情。

    他一直皱着眉,不管怎么样,凌悦都他的女儿,名义上也是国民小公主。

    “对了,小苍说看新闻,我们先看看新闻,你说你一整天忙的,连女儿都不管,也不知道她到底去哪儿了!”

    施怡忍不住叹气,想起来凌悦那种性格,她还是摇头,因为凌悦根本没有遗传到俩个人的因素。

    不管是俩个人好的,或者坏的,大概唯一遗传的就是自己的容貌吧。

    “嗯。”

    凌非岩点头,然后直接打开手机新闻,就被上面巨大的标题吸引了。

    他顿时有些血气上涌,怪不得开会的时候,大家都表情都看着有些奇怪,可是也没有人告诉自己。

    “这是什么,她胆子也太大了,居然买凶杀人,而且你看看,过不过分,我怎么会有那种女儿!”

    凌非岩看到那些照片后,也是被气的恨不得当场就打死凌悦。

    但是如今凌悦并没有在自己跟前,他也不能对施怡发脾气,感觉自己能把自己给整死。

    施怡也看到了新闻,上面很清晰的拍到了,凌悦的车子撞到了一辆车,里面看起来还有人。

    “非岩,这可怎么办啊,小悦不会撞死人了吧,她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事,有什么不能好好说吗。”

    施怡有些失望的说道,整个身子都瘫软在了沙发上,对于凌悦做的事情,她也感觉到了一种深深的绝望。

    不管以前凌悦如何任性,他们都可以忍受,可是如今居然这样胆大妄为。

    “我就说那天交通出现问题,还以为怎么,原来都是凌悦那个混账搞得鬼,她这是嫌自己活的太久了吧。”

    “怡儿,给她打电话,让她给我立刻回家,我要打死那个逆子。”

    凌非岩气愤的说道,脸上都是失望,对于凌悦做出的事情,他们没有办法,只能给别人一个交代。

    那么多的人看到了,自己却毫不知情,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包庇呢。

    “我给她打电话,回来我也要好好问问她,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那里对她不好了。”

    施怡说着就流下了眼泪,一边抹着眼泪,一边给凌悦打电话。

    可是凌悦的电话却始终都没有人接听,施怡只能放弃打电话。

    “她的手机没有人接,我们只能派人出去找她了,要把她带回来,让她给小苍还有诗语道歉啊!”

    施怡哭着说道,凌悦做出这样的事情,也让他们更加没有脸面面对其他人。

    然而凌非岩却摇头说:“恐怕道歉也不行了,听小苍的语气,一定是裴诗语有事了,不过性命应该没事!”

    “恐怕,那个被凌悦撞的车里,就是裴诗语了,她不是怀孕了吗?凌悦一定是想……”

    最后的话凌非岩都不忍心继续说下去了,自己的女儿做出这样的事情,他根本没有办法说下去。

    本书来自

    更多乡村言情流行 加公众号 hkdxsw    阅读速度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