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0.第1170章 你走开,走开-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170.第1170章 你走开,走开

    可是怀里的裴诗语一直哭,怎么都不肯抬起头来,一直扑在封擎苍的身上,不停的哭。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好像只有哭泣才可以吧心里所有的郁闷一扫而空,似乎只有哭才可以让现在的心得到释放。

    裴诗语心里充满了自责,她没有怪别人,她唯一可以没责怪的只有自己。

    都是自己不好,没有能力保护好宝宝,不然也不会发生这种事。

    “乖,不哭了好吗?”

    封擎苍听着裴诗语的哭声,感觉自己的心都要碎掉了。

    可是他却无能为力,没有办法阻止事情的发生,没有办法直接冲过去保护着她。

    “呜呜,可是,可是孩子没有了,苍哥哥,我们的宝宝没有了啊!”

    裴诗语哭的凄厉,这么多年其实从来没有这样绝望过。

    就算当初自己被毁容,自己死了,一切的一切,自己都没有绝望,可是这次,却那么的绝望。

    一切都没有机会了,永远没有了。丢了的宝宝怎么还可以回找回来。

    “还会有的,傻瓜,不要一直哭了,没有人怪你,没有人责怪你。”

    封擎苍也有些哽咽的说道,可是他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这样紧紧的给她一个拥抱。

    或许只有拥抱才可以让自己的心,变的更加的坚定吧。

    “可是,都是我的疏忽,我没有保护好他,如果我护着肚子,也许宝贝就不会消失。”

    “如果我更加勇敢,可能孩子就不会被这样莫名其妙的没了,他还那么小,还没看看这个世界啊。”

    裴诗语一边哭一遍说着,可是每次说一句话都会让她的心更加的尖锐的疼痛。

    没有任何办法,没有了,没有用的,她余生大概也就只有在痛苦里不停的挣扎。

    “甜甜,你不要这样说好吗?都是我没用,如果我可以陪着你,就不会发生这种事。”

    “现在已经出事了,你这样责怪自己,愧疚,都没有办法,我知道你很痛苦,可是要勇敢好吗?”

    封擎苍抱着裴诗语,可是却只能说这些无力的话。

    本来裴诗语一直处于这种状况,可是此时听到封擎苍的话,却忽然想到了凌悦。

    她撞了自己,然后凌悦人呢?一定要她偿命。

    “苍哥哥,凌悦呢?她去哪儿了?你找到她了吗?我要她偿命,一定要凌悦给我的孩子偿命!”

    裴诗语声音凄厉,听起来就像一个抓狂的泼妇。

    可是这个时候却没有人会那么想,只是封擎苍听到裴诗语的话后,整个人都有些呆滞。

    看着他如此反应,裴诗语顿时更加心痛了,她冷漠的质问道:“你是不是放走了凌悦!”

    这句话不是反问,而是肯定,裴诗语似乎可以想到了,封擎苍一定不会对凌悦怎么样。

    脑子里忽然想起来那天凌悦发给自己的照片,他们一起在酒店,可是到底发生什么了?

    “我,”

    封擎苍有些犹豫,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告诉裴诗语,确实是自己放走了凌悦,没有让凌悦偿命。

    可是一个人的命,并不是只有死了才是惩罚。

    “你什么?你就是舍不得对不对?你心里还是对凌悦有想法是不是?”

    裴诗语忍不住质问道,心里的痛更加的明显,她伸手狠狠的把封擎苍推开,不让他靠近。

    “走开,你不要碰我,你这个帮凶,是不是你跟凌悦早就计划好了,你们一起合伙的对不对。”

    面对裴诗语的质问还有猜测,封擎苍居然不知道说什么了。

    “你不要激动,我……”

    “走开。你不要过来,我恨你,你居然跟着凌悦一起对我们的孩子动手。”

    裴诗语激动的喊着,眼睛瞪得那么大,似乎整个人都崩溃了。

    “小语,我没有,我不知道凌悦会这样,我没有任何的参与,我怎么可能会跟别人害我们的孩子。”

    对于裴诗语的怀疑,封擎苍虽然心痛,可是却没有怪她,因为确实是自己做了对不起裴诗语的事。

    可是封擎苍这样说了,裴诗语却并没有相信他,因为脑子里已经彻底的被凌悦的那些照片占领。

    “你觉得我会信吗?你怎么那么狠心啊,就算你忘了一切,可是你也不能这样,那是我们的孩子,你怎么可以跟别人一起伤害我们的孩子,他是无辜的。”

    “那些照片我早就看到了,你以为我还可以心无旁骛的相信你吗?相信你不会跟凌悦一起做什么!”

    裴诗语狠狠的说道,失去孩子这件事,对于她的打击空前的大,让他都没有办法再去相信封擎苍。

    “照片?什么照片?你到底再说什么?”

    封擎苍这边彻底的着急了,好想狠狠的把裴诗语的脑袋撬开,看看里面到底装着什么。

    可是他还是忍住了,因为俩个人之间似乎出现了什么意外。

    听到封擎苍的话,裴诗语忍不住仰头笑了起来,笑的疯癫而又凄凉:“哈哈哈哈……”

    “你居然不承认,照片我都看到了,哈哈,你们到底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面对裴诗语的质问,封擎苍此时一脸的懵了,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可是如果不解释的话,裴诗语估计会更加疯狂。

    封擎苍忍不住往前了一步,想跟她解释,可是裴诗语却伸手拒绝:“你不要过来!”

    “好,好。我不过来,你冷静点,别激动!”

    最终,封擎苍还是屈服了,因为他害怕裴诗语会出事。

    “别激动,你让我怎么冷静?孩子没有了,没有了你知道吗?你还让我冷静,他不是你的孩子吗?”

    裴诗语失望的说道,她以为俩个人都是一样的,可是没想到却是自己一个人的事。

    “我没有那么说,你现在冷静点好吗?不要那样,你现在身体那么虚弱,我……”

    “你少在那里假惺惺的,我不会相信你的,你走,你走啊,我不想看到你。”

    她不想听封擎苍的解释,这一刻她甚至不想看到这个人,只要看到他,自己就想要未出生的孩子,都是因为他,因为凌悦。

    本书来自

    更多乡村言情流行 加公众号 hkdxsw    阅读速度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