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9.第1169章 对不起-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169.第1169章 对不起

    这种巨大的落差,恐怕不是谁都可以接受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封擎苍一步步往进走,就像走了千万步,好像脚底下有千斤重的石头,拉着自己,牵扯着自己。

    脑子里想到自己跟裴诗语一起的种种,他终于明白了心痛是什么滋味。

    自己始终都是在辜负,一刻不停,而且每次辜负的都是裴诗语,明明她是那么的善良可爱。

    但是善良的人总是受伤害,所以裴诗语只能一次次的被伤害,心灵或者身体上的。

    到了病房门口,封擎苍还是没有勇气进去,默默的站着,他想给自己勇气,可是却没有。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他还是没有伸出手去推开那扇门。

    明明推开门就可以看到裴诗语,可是封擎苍却还是没有勇气,他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办。

    他也不清楚,要怎么面对,因为一切都是他的错,都是因为他所以才会造成裴诗语的受伤。

    如果可以提前知道,自己一定会处理好那些问题,不让他们牵扯到裴诗语。

    可是如今说什么都晚了,一切都太迟了。

    “封少,你……”

    叶沛灵打开门就看到封擎苍站在门口,一副悲伤的样子,全身上下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光看他的样子,就好像有人欠了他多少钱一般。

    “我,她醒了吗?”

    “刚醒了,不过这会睡着了。”

    叶沛灵看着封擎苍一副害怕的样子,她心里也很痛心。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后悔还有心痛,可是都没用,裴诗语身上的伤痛只能她自己去承受。

    一切都没有人可以代替,她叶沛灵不能,封擎苍也不可以,只能让裴诗语自己好起来。

    “我去看看她吧。”

    最终,封擎苍还是忍不住叹气,自己不进去是不可能的,总是要进去面对的。

    封擎苍准备进去,却又对叶沛灵说:“你跟顾墨先回去吧,这里还有我,今天累了一天,好好休息。”

    大概这还是封擎苍第一次关心除了裴诗语以外的其他人。

    他只是不想让叶沛灵太过于自责了,毕竟叶沛灵能力有限,而且那种环境下,恐怕也很难护着裴诗语。

    但是她已经尽力了,最后的结果虽然不尽人意,但是这不能怪罪叶沛灵的。

    “嗯,你也是,既然已经发生了,只能坦然接受了,好好安慰她吧。”

    叶沛灵没有想到封擎苍居然会主动安慰自己,心里顿时划过一丝暖流。

    她也很清楚,今天的事情自己愧疚,还有一个人比自己更加的愧疚,那个人恐怕就是封擎苍了。

    他没有陪着裴诗语,那些事也是因为他,他没有赶过来,这一切的压力封擎苍一定会怪自己。

    进去后,就看到裴诗语安静的躺在床上,眼睛紧紧的闭着,看起来那么的温和无害。

    可是封擎苍却知道,如果她醒过来了,她的眼神一定会非常的绝望,非常的伤心。

    别人可能没有办法体会裴诗语心里的激动,可是封擎苍却完全知道。

    自己似乎了解裴诗语比裴诗语自己还要多,大概这是多年养成的习惯,或者说已经变成了一种本能吧。

    “顾墨,你跟叶沛灵先回去吧,今天你们也跟着忙了一天,等小语好了,我们在一起。”

    看着顾墨跟叶沛灵在一边站着,封擎苍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嗯,我们先回去了,你有事就说。”顾墨没有过多的客气,就答应了下来。

    因为顾墨知道叶沛灵今天也受到了很大的刺激,她的心估计也是被伤害的一片片的。

    所以他想带着叶沛灵回去,好好的安慰她,或者让她睡一觉也是好的。

    没有一个人精神可以这样高度集中太久,一直那样真会崩溃的。

    “好,我知道。”

    “那我们先回去了,小语醒来了你跟她说说。”

    叶沛灵跟顾墨走了,病房里立刻就剩下了封擎苍跟裴诗语。

    他忍不住有些感慨,似乎裴诗语总是跟医院有着不解之缘。

    明明还没出院几天,如今居然再次住进来医院里,这让封擎苍很无奈,他如今只希望裴诗语可以好起来。

    不要让她的心理创伤变的严重,这就是封擎苍可以想到的最好办法了。

    “甜甜,对不起。”

    趁着裴诗语还没醒过来,封擎苍立刻对着她道歉。

    因为封擎苍很清楚,只要裴诗语醒来了,她那么善良的人一定不希望有人自责,或者因为她自己的事情怎么样。

    所以他只能趁着裴诗语睡觉的时候道歉,这样也可以算自己跟她说了对不起。

    封擎苍就这样坐着,安静的看着裴诗语,她似乎睡得特别沉,一直没有醒过来。

    明明就是睡觉,可是封擎苍却还是感觉好像过了一个世纪一般。

    这种感觉太过于折磨人了,他都感觉自己要疯了,或许当初自己得知她死了,也就不想复活,封闭了自己吧。

    可是如今的封擎苍却并没有多大的感悟,他只是希望自己可以跟裴诗语好好的。

    她已经回来了,自己却迷失了,可是封擎苍依旧不愿意放手。

    “不,不要,孩子,我的孩子,啊,不要……”

    裴诗语忽然之间喊了起来,并且双手在空中不断的胡乱的抓着。

    听到声音,封擎苍的心更加痛了,看着裴诗语胡乱挥舞的手,她就连做梦都不放过自己。

    “小语,孩子没事,你醒醒,醒醒。”

    为了不让裴诗语继续经历那些,他只能讲裴诗语喊了起来。

    看到面前的封擎苍,裴诗语鼻子一酸,眼泪就忍不住吧嗒吧嗒的往下落。

    “不哭,不哭。”

    看着裴诗语一直哭,封擎苍都快要疯了,他不知道怎么安慰。

    “苍哥哥,苍哥哥!”

    裴诗语喊了几声,然后直接扑倒了封擎苍的怀里,放声大哭了起来。

    听着裴诗语的哭声,封擎苍还是感觉到了绝望,如果没有发生这一切,可能裴诗语也不会如此难过。

    同时,他心里对于凌悦的怨恨也更加的深了起来。

    “乖,不哭了啊,不哭了。”

    本书来自

    更多乡村言情流行 加公众号 hkdxsw    阅读速度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