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8.第1168章 错误-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168.第1168章 错误

    封擎苍说完,立刻转身就走,仿佛多带一分钟,都是对自己的侮辱一般。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出去后直接吩咐马仔放了凌悦,让她走,虽然马仔很奇怪,可是还是放了凌悦离开。

    听到让自己走,凌悦脸上立刻浮现出笑容。她就知道封擎苍不会对自己怎么样。

    可是想到他打了自己,凌悦心里就气不打一出来,甚至想倒了一个罪魁祸首,顾芮。

    这个主意是顾芮给自己出的,所以如今出事了,凌悦自然要给顾芮打电话。

    “铃铃铃。”

    电话铃声刚响起来,那边就接了起来,还有顾芮激动的声音:“喂,表姐,怎么样!”

    听着顾芮的声音,凌悦总是好哪里有点不对劲,可是很快就把那个想法摒弃在脑后。

    “表妹,成功了,孩子没了。可是擎苍哥哥居然打了我,你说他怎么可以打我!”

    凌悦委屈的说着,提起来这些事眼泪居然还拼命的往下落。

    听到凌悦的话,顾芮顿时有些无奈,对于凌悦没脑子还真是深有体会了啊。

    她害了封擎苍的孩子,居然还觉得封擎苍不该打她,凌悦果然还真是单纯的可怜。

    “表姐,你就别伤心了,擎苍哥哥虽然打了你,可是他一定也不想的,现在孩子没了,我觉得擎苍哥哥一定会很快回来你身边的。”

    顾芮再次对着电话说道,听到这些话凌悦顿时开心了起来,觉得都是自己的功劳。

    不过她还是忍不住吐槽:“可是擎苍哥哥打我了,我想想就好伤心,表妹我待会过来找你!”

    “好。”

    挂断电话,顾芮还忍不住吐槽,真是没脑子。

    “你再说什么!”

    施玲愤怒的声音响起来,吓了顾芮一大跳,她颤颤巍巍的回过头,看到施玲,顿时更加害怕了。

    因为施玲一直对凌悦还是比较照顾的,如果施玲知道了凌悦做出来的事情,恐怕一定会生气的。

    关键凌悦怎么样跟自己没关系,可是自己给凌悦出主意了,施玲一定不会放过自己。

    “妈,你怎么忽然来了,吓死我了。”

    “我问你。你刚说了什么!”

    施玲没有回答,愤怒的看着顾芮,一直询问到底说什么。

    看着施玲如此执着的问,顾芮没办法只能说:“也没什么啦,就是表姐被擎苍哥哥打了而已。”

    “她被封擎苍打了?为什么?”施玲有些尖锐的问道,随后怕吓到顾芮了,又笑了笑。

    “小芮,怎么回事!”

    这是施玲真心想知道的,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恐怕封擎苍也不会打凌悦的。

    顾芮看着自己的妈妈这样,顿时有些慌乱了,她只能告诉施玲,凌悦撞了裴诗语,所以封擎苍才会打。

    然而她却把孩子彻底遗忘了,或者说故意不说出来,顾芮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隐瞒,就是自然而然的就这样做了。

    “太过分了!”施玲听后生气的说道。

    而顾芮只能在一边跟着说:“我也觉得表姐这次有些狠了,再怎么样也不能……”

    “我是说封擎苍,算了算了,跟你说不明白,我出去下。”

    施玲恨铁不成钢的看着顾芮,最后还是没有说什么,只能摇头换衣服。

    封擎苍刚到医院大门口,居然看到了施玲,她站在门口,似乎在等人的样子。

    “顾老夫人!”

    “封少,我等你好久了。”

    尽管施玲在拼命的压抑着自己内心的暴动,可是还是忍不住怒火啊。

    “顾老夫人等我?有什么事吗?”封擎苍忍不住皱眉,还以为是施玲知道了裴诗语住院的事情。

    可是施玲却冷哼一声,看着自己问道:“我就是想问问你,为什么要打悦儿,她还是个孩子!”

    听到这个回答,封擎苍明显有些错愕了,不明白施玲在搞什么。

    “顾老夫人,你是不搞错了!”

    除了这个问题,封擎苍还是想不到别的了。

    可是施玲的话再次让封擎苍明白了,自己果然没有听错啊。

    “我问你,为什么打悦儿?”

    面对施玲的质问,封擎苍忍不住笑了,他好笑的看着施玲,仿佛看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

    可是施玲看到封擎苍居然笑了,她顿时生气了起来,怒道:“有什么好笑的,难道打人就让你这么开心。”

    “不,我打人的原因,顾老夫人大概没有搞清楚。”

    “什么原因?”

    施玲忍不住皱眉,她并没有说自己知道了什么,就是不想让封擎苍有什么怀疑。

    “那我就告诉你,凌悦做了什么好事,她故意找人拦截裴诗语,然后开车撞了裴诗语,将她肚子里的孩子都撞没了。”

    封擎苍气愤的说道,每次提起来这个,全身都忍不住冒火。

    真是想把凌悦直接弄死,可是最终还是没有下手,他要让凌悦经历更加绝望的事,让她死了,太便宜了。

    “原来是这样,看来是我错怪封少了。”听到原因后,施玲立刻明白了过来。

    自己不能再这样,不然会让人感觉好奇怪,莫名其妙护着。

    “既然是我搞错了,那我道歉,封少,抱歉,我先回去了。”

    看到施玲说完后,转身就走,封擎苍顿时忍不住问道:“顾老夫人,难道就不关心关心你的女儿吗?”

    听到声音,施玲的脚步顿了顿,然后奇怪的看着封擎苍:“我的女儿怎么了?”

    “没事。”

    最后,封擎苍还是直接说了没事,既然施玲故意装作不知道,那么自己何必多此一举。

    况且如果裴诗语知道了自己的妈妈这样,肯定也会心疼。

    与其让裴诗语不开心,还不如现在就把那个不开心的源头彻底的制止在摇篮里。

    一直等到施玲的身影看不到了,封擎苍才一步步的往医院里面走去。

    他要好好想想,自己要怎么安慰裴诗语,失去孩子恐怕是对于裴诗语而言,最严重的打击了。

    早上她还是那样充满期待的跟自己打电话,告诉自己出去买东西,明明对那个新生命充满了期待,如今却这样没有了。

    本书来自

    更多乡村言情流行 加公众号 hkdxsw    阅读速度更快